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401章 舌战使者

众人闻言又是一愣,越发的觉得这个西域使者实在是过分了些,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质问一国之君,实在是猖狂!

“圣女确好,只是朕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才不过短短半日的功夫,使者竟就忘了?”皇上闻言眉头微微蹙起,随后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木隐沉声说道,语气间一股子不怒自威的王者之气,倒是让人不由得暗暗心惊。

“这是我西域国君的一番好意,贵朝物泽丰盈,气候极佳,想必圣女在这里也会生活的很好。这些都是陛下多虑了。”木隐闻言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笑着说道,他语气虽然毕恭毕敬,但到底还是带了些逼迫得意味。

在场的臣子见状越发的恼怒起来。

“使者说笑了,只是陛下已经好些年没有封妃了。”坐在一边的皇后见状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便开口轻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若是不知道的人定会以为是皇后娘娘您善妒,这才致使陛下长年没有封妃。”木隐闻言先是一愣,随后这才淡淡的说道,言语间竟是在讽刺皇后善妒,皇上惧内,实在是胆大包天。

皇上和皇后二人闻言脸色顿时大变。

“本相倒是听说西域圣女不能嫁人,难道使者不知道这件事情吗?”文章莱间木隐步步紧逼,不由得开口沉声说道。

众人闻言又是一惊,木隐也没有想到文章莱会突然提起此事,愣了片刻之后神色这才恢复如常。

“这都是为了两国的邦交,修永世之好,想必圣女也是愿意的。”木隐看向众人大笑着说道,言语间竟没有丝毫让步的打算。

“本王妃近日来倒是听说了一件有趣儿的事,不知道使者有没有兴趣听上一听?”皇上等人和正和木隐纠缠的时候,突然听到宾客席上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那种感觉就是雨天圆润的雨珠一粒一粒落在白玉瓷碗上一样动听。

木隐闻言一愣,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白衣女子端坐于上方,纤细手指慢慢端起面前的杯盏送到嘴边,嫣红的薄唇微微抿了一口。她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但是一举一动之间却满是风情。

“这位是?”木隐愣愣的问道,虽然没有完全看清楚苏溪音的容貌,但是木隐依旧可以感觉到苏溪音的容貌绝非寻常,便是自己身边的被誉之为天下绝色的圣女恐怕都不及她。

“八王妃,苏溪音。”苏溪音闻言放下手中的杯盏,抬起头来看向木隐淡淡说道。

木隐闻言眉头轻蹙,在看清楚苏溪音相貌的那一刻,手中的被子突然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木隐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只因为苏溪音的容貌实在是太像一个人了!

苏溪音见到木隐这般反应,心中突然一亮。她记得洛水说过当初,当洛水看到她第一面的时候便认出了她是白玲圣女的女儿,这也就是说苏溪音和自己的娘亲还是很相像的。想到这里,苏溪音的情绪越发的激动起来,木隐的这个反应实在是太过于反常了,只有一个解释。

那就是,木隐一定认得自己的娘亲!

“使者方才侃侃而谈很是从容,这会儿是怎么了?”玄华见木隐一直盯着苏溪音看,不由的微微恼怒,看向木隐沉声质问道。

“不……不是,只是没有想到这天下竟还有比我朝圣女容貌更为出众的女子。”木隐闻言这才回过神来,看向玄华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不知道王妃方才想要说什么?”木隐连忙扯开话题,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慌乱。

“本王妃听说西域圣女是不能和任何男人在一起的,否则的话就会牵连到那男子。使者现在竟还执意想要将圣女献给陛下,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思?或者说……西域国君,安的是什么心思?”苏溪音慢慢的站起身来,轻轻的拂了拂衣袖,看向木隐一字一句的质问道。

木隐闻言更是慌乱,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了。

众人见状对苏溪音的佩服不禁又多了几分。

“原来竟还有这样的事,既然这样,看来朕于圣女实在是无缘了!”皇上见木隐被苏溪音牵制住,也连忙出声说道。

木隐闻言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挣扎。他倒是没有想到苏溪音竟是个这么厉害的绝色,一开口就是这样的狠辣。如果他再坚持下去的话,只怕苏溪音直接就会说他们西域是想要害死皇上!

这样影响两国邦交的事情,木隐自然是会多加考虑的,否则的话反而会弄巧成拙。

想到这里,木隐稳住脚步站直了身子,随后看向苏溪音和皇上说道:“这个不过是个传说罢了,既然必陛下忌讳,那么我们自然不能强求。”

木隐说完之后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但是目光却在暗地里一直打量着苏溪音。良久之后,他才轻轻的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不是那个人的女儿,那人温柔怯弱,生出的女儿又怎会像这般凌厉逼人,丝毫不让。”

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宴会正常进行。木隐的目光渐渐的从苏溪音身上移开,随后落在了不远处的淳远身上。只见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发,只顾喝酒。他容貌本就极为妖孽,这会儿一身黑衣,却更显得阴鸷了。

那一身黑衣竟像是在仇怨憎恨中浸染出来的一般,整个人只是往那里一坐,便让人不由得微微心惊。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苏溪音的气势压制住了,宴会的后半部分木隐都很是安分,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做出丝毫越矩的行为来。

宴会结束后,众人都散了。苏溪音拉住玄华,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随后两人这才并肩离开了。

马车上,淳远闭门养神,他身边坐着的是一言不发地蒋丽。蒋丽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知道似乎是从苏娉婷死了之后淳远就一直都是这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蒋丽也不敢去招惹他。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