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323章 李氏惨死

“哼!你也是个口齿伶俐的!”太后闻言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好自为之吧。”太后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之后,便命人将谢棋画送走了。

这件事情最终还是没能瞒过皇上,因为谢棋画的身份也实在是不一般,皇上没有办法,为了顾及皇家颜面,只能将谢棋画赐婚给了太子,位份侧妃,与司徒静一样。

对于这件事情卫琦玉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司徒静却恨的咬牙切齿。但是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她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场赐婚被坊间的百姓津津乐道了许久,直到另外一件事情的发生,这才渐渐的消散了过去。

某晚,狱卒巡夜的时候发现李氏惨死在天牢里,连忙上报了皇上。但是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大理寺的人也无从查起,皇上最终只能判定李氏是畏罪自杀。

但是这样的判决显然不能让人信服。

蒋晨和蒋晚二人得知此事之后又悲又怒,他们一直认为李氏突然惨死一定和苏娉婷逃不了干系。

“你们两个要干什么去!”自从李氏惨死之后,蒋清就一直格外的注意蒋晨和蒋晚二人。因为蒋清知道,二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爹爹,难道你真得相信娘是畏罪自杀吗?”蒋晚见蒋清一味的阻拦他们,顿时怒声的吼道。当初就是因为听信了蒋清的话不能轻举妄动,这才害的李氏惨死天牢里的!

“你们想要做什么,这是皇上的判决,难道你们要造反不成吗?”蒋清的气也不小,看向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大声的呵斥道。蒋晨和蒋晚二人本就因为之前在三清观的事情名声尽毁,如果这会儿还要胡来,只怕两人这一辈子就彻底地毁了。

“我们自然是不会找皇上的麻烦,但是娘惨死一定和苏娉婷那个贱人脱不了干系,既然这样,我们也要她付出代价!”蒋晚闻言咬牙切齿的说道。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蒋晚二人现在真是恨的想要将苏娉婷剥皮抽筋来泄愤。

蒋清闻言眉头轻皱,上次因为李氏的事情淳远对他已经有所防备了,现在蒋清唯一能靠的就是苏书霖了。如果蒋晨和蒋晚二人真的对苏娉婷下手了的话,那么苏书霖势必会和他撕破脸,到时候就连淳远也不会放过他,那他这一辈子就彻底的完了。

想到这里,蒋清不由得沉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先稳住蒋晚兄弟二人。

“我自然知道你娘亲死的冤枉,这件事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若是现在下手容易打草惊蛇。”蒋清想了一会儿之后看向蒋晨和蒋晚二人,半是哄半是骗的说道。

蒋晚二人闻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蒋清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但是既然蒋清肯帮李氏报仇,他们也就放心了。

现在蒋府,司徒府,谢家等几个大家族,还有太子和淳远等人因为某些关系变得剑拔弩张。但是苏溪音的落音阁里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安宁,欢声笑语不断。

“小姐,王爷来了。”苏溪音正在赶制嫁衣,突然听到灵芝的声音。苏溪音闻言大惊,慌手慌脚的就要把嫁衣收起来,她可不想被玄华看到她这副着急待嫁的模样。

“啊!”苏溪音手忙脚乱间不小心被针扎到了手,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白皙纤细的手指上顿时渗出血来。玄华一进来就见到这一幕,连忙着急的上前来查看。

“我又不是第一次过来,你慌成这样做什么?”玄华面带责怪的说道,苏溪音心虚,只能微咬着唇瓣不说话。

玄华见她纤细食指上渗出了血珠,下意识地便将苏溪音受伤的手放进去了自己的嘴里。苏溪音顿时吓得愣在了原地,几个丫头见状也是吓得不敢动弹。毕竟这样的动作实在是过于亲密了。

“王爷请坐,奴婢去沏茶。”还是灵芝率先反应过来,垂眸说了一句话之后便连忙退了下去,几个丫头见状也都跟着退了下去。

“你就不能收敛些?”苏溪音收回自己的手,佯装责怪的说道。自从皇上下了那道赐婚的圣旨之后,玄华越发的有恃无恐了,这落音阁马上都要成了他的家了,想来便来。

“原来你方才慌成那个样子,是害怕我看到这个?”玄华的目光落在了一边还没有收起来的嫁衣上,随后心情很好的问道。不过玄华倒是没有想到苏溪音竟然现在就开始准备嫁衣了,这对玄华来说,无异于是今天遇到的最开心的事情了。

“不过是闲来无事,做着玩罢了。”苏溪音闻言不由得小脸微红,随后上前去一把将那嫁衣抢了过来,很是不自在的说道。

“好了,今天过来是有正事要和你说的。”玄华见她那别扭的样子很是宠溺的一笑,随后拉着苏溪音走到桌子前坐下来,突然严肃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溪音见他这般严肃的模样,不由得也跟着正经起来,很是好奇的问道。虽然说最近确实是发生了不少事情,但是没有一件事情和他们有关啊。

“李固昨天传来消息,有你娘亲的下落了。”玄华闻言柔声说道。

苏溪音闻言愣住,她查探了那么久都没有消息,现在突然有了下落,她自然是高兴的。

“真的吗?在哪里?”苏溪音反应过来很是激动的扯着玄华的手兴奋的问道。对于自己的娘亲,她已经疑惑了两世了,所以不管怎么样,这一辈子她都要找到自己娘亲的下落!

“在南疆国。”玄华沉声说道。

“我现在就去收拾,立马动身去南疆国!”苏溪音闻言大喜,说着便已经站了起来。玄华见状连忙伸手拉住她,这正是玄华所担心的。

苏溪音一听到自己的娘亲的消息便乱了阵脚,此去南疆也不是说去就去的,苏溪音这样贸然前去,一定会出事的。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