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316章 找到病因

苏溪音话音一落,无异于是给苏娉婷肚子里的孩子判了死刑,苏娉婷绝望的倚在床上,眼泪不住的落了下来。

“本郡主再奉劝一句,苏娉婷中毒已久,胎死腹中。如果不尽快落胎的话,只怕会牵连母体,到时候不但孩子保不住,就连苏娉婷也保不了。”苏溪音看着苏娉婷的那副模样冷声说道,淳远等人闻言大惊。

“苏溪音!我要你亲自为我落胎!”苏娉婷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孩子没有了没关系,反正她还年轻,日后只要淳远宠爱她,孩子自然是会有的。但是如果苏娉婷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你说什么,本王听的不是很清楚。”一边的玄华闻言淡淡的说道,语气里满是威胁的意味。苏娉婷闻言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害怕玄华的同时,又在心中暗暗的记恨为何苏溪音会有这样好的命,玄华这样精彩绝艳的男子,几乎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着护着。

“八王叔息怒,这样的事情不敢劳烦安平郡主。但是不知道郡主愿不愿意留下来帮忙查探一下婷儿为什么会中毒?”淳远自小便是和玄华一起长大的,对于玄华的情绪变化也还是很清楚的,这会儿看见玄华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便连忙上前去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苏娉婷中毒已久,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察觉,这也就代表着下毒之人很是厉害。淳远现在一时之间没有什么头绪,也就只能求助苏溪音了。

“去将你主子平日里常用的东西全部都拿上来我看看。”苏溪音闻言望向莲花沉声说道。

其实对于这下毒之人,苏溪音的心中已经大概有了些猜测,这件事和蒋丽必定脱不了干系。前世里蒋氏是怎么作贱自己的,苏溪音可没有忘记。既然这样,那就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教训一下她。

莲花闻言连忙带着两个小丫头下去,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将苏娉婷平日里最喜欢用的那些东西全部拿了出来。苏溪音走过去一一查探,从苏娉婷用过的杯碗盏碟,再到她经常佩戴的耳环首饰,但是却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之处。

“东西都在这里了吗?”苏溪音眉头紧皱的问道,这些东西都没有问题。方才进来的时候苏溪音就已经留了一个心眼,这个屋子里也没有什么能够落胎的东西,如此说来倒也奇怪了。

如果不是苏娉婷经常碰到的东西,她又怎么会中毒已久呢?

想到这里,苏溪音不由得看了看刚刚才赶过来的蒋丽,只见她隐在人群中,面上神色阴郁,这般模样大概是不会有人会怀疑到她的头上去的吧。

尽管蒋丽已经隐藏的很好了,但是苏溪音还是从她微垂的眼眸中看到了淡淡的欣喜之色。

“对了,我们娘娘自从有了身孕之后,每天都会为小殿下缝制些小衣服之类的。”莲花闻言想了许久之后这才说道,随后转身来到苏娉婷的床边,从床里面翻出一个做工精致的小竹筐,里面放着一大堆的绣线和一些小衣裳。

看到这里,苏溪音余光扫过蒋丽,果然见她有些慌了神。

“拿过来我看看。”苏溪音收回目光淡淡的说道,莲花闻言连忙递了过来。

苏溪音接过那绣线和已经成型的小衣服看了许久,这才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也难怪蒋丽能够得逞了,苏娉婷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平日里只会对自己的饮食多加注意,又怎么会怀疑这些小衣服呢。

“音儿,可是看出了什么?”玄华见她叹气,不由得轻声问道。苏娉婷的孩子若是自己不小心流掉倒也算了,但是现在看来分明就是有人蓄意谋害,既然这样免不了是要上报皇上和太后的。

“绣线被藏红花熬的水浸泡过,而且上面还撒有了夹竹桃的花粉充当保存绣线的香粉。藏红花和夹竹桃的花粉都是落胎的厉药,苏娉婷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很不错了,所幸发现及时,否则只怕终生都不能受孕。”苏溪音淡淡的说道。

淳远等人闻言早就已经感觉背后一片冰凉,这样狠的招数,究竟是谁在背后下的手!

玄华闻言眉头紧皱,一把将苏溪音手中的绣线夺过来扔的老远,仿佛是害怕会伤到苏溪音一样。

“九皇子,本郡主能帮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还是需要你自己去查。”苏溪音微微耸肩说道,她今天能帮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剩下的就需要苏娉婷和蒋丽自己狗咬狗了。

“你不能走!”苏娉婷见苏溪音要走,顿时有些慌了。那些绣线她几乎每日都抱在怀里,方才苏溪音的一番话已经让她心惊胆战了。如果真如苏溪音所言,那么自己现在说不定已经无法受孕了。

想到以后有可能再也怀不上淳远的孩子,苏娉婷哪里肯这样轻易的放苏溪音离开。

“若不是顾念着你身子不适,本王是不会容忍你一而再的对王妃不敬。”玄华闻言回升冷声说道,那样冰凉的语气,带着森然的目光,让苏娉婷不由得浑身一抖。

“罢了,将军府总该有个人出来为你撑腰。九皇子,你现在就去查究竟是谁给家妹下毒的,这样本郡主回去之后也好向爹爹和姨娘有个交代。”苏溪音看向淳远沉声说道。

苏溪音自然知道苏娉婷让她留下来根本不是为了撑腰,而是害怕自己终身不孕,想要苏溪音为她诊治一番。但是苏溪音和她前世里隔着那样的血海深仇,又怎么会出手相助。今天苏溪音做到这里,也完全是看在那个无辜的孩子的份上。

淳远闻言不由得眉头紧皱,现在虽然找到了这个有毒的绣线,但是他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头绪,现在心烦意乱,到哪里去查这下毒之人。

“莲花!这绣线是从何而来?”一边的陈贵妃见状终于有些坐不住了,看向莲花狠狠的质问道。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