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283章 噩梦惊魂

不过是片刻之间,李固便觉得自己浑身酸软,竟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整个人重重的跌落在地上。其余的黑衣人见状大惊,正准备上前来营救李固,但是苏溪音手中的剑刃已经率先抵上了李固的脖子。

“你们敢动,李固必死。”苏溪音垂手指向李固,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数十名黑衣人沉声说道。那些黑衣人闻言皆是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月光下女子绝世的容颜更显清冷,只那样静静的站着便让人感到心底一凉。

“音儿!”正在两方僵持之际,玄华担忧的声音传了过来,苏溪音回头望去,正对上玄华担心不已的眸子。

“滚!”玄华看见李固浑身瘫软地倒在地上,这才放下心来,回身望向那些黑衣人怒声道。那些黑衣人也是为难不已,但是现在他们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李固还在苏溪音的手上,他们绝对相信这个女人什么都能够做的出来。

“本王不过是想要与阁主好好的说说话,时日到了自然会将阁主安全送回的。”玄华见那些黑衣人还在犹豫,便开口沉声说道。他现在一心想着该如何向苏溪音解释自己和谢棋画的事情,哪里还有闲工夫在这些无关的人身上浪费。

“既然王爷这样说了,本阁主若是不给这个面子倒也不好,你们都退下吧。”终于清醒过来的李固闻言看向自己的手下沉声说道,那些黑衣人闻言无奈便也只能离开。

“无殇,将阁主带回去好生的照顾着,本王忙完之后便会过去。”玄华见那些黑衣人都离开了之后,这才看向身后的无殇吩咐道。

“音儿,我送你回去。”安顿好李固之后,玄华这才回身来看向苏溪音柔声说道。苏溪音闻言皱眉,方才她在马车里倒还可以拒绝玄华,但是这会儿面对面了却没有办法拒绝了。

玄华揽着苏溪音翻身上马,将她送回了落音阁。玄华有意说话,但是苏溪音却一味躲避,这让玄华有些无奈。

“我与谢棋画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罢了。”玄华见苏溪音想要关门,连忙伸手挡住,颇为着急的解释道。

“我相信你。”苏溪音闻言很是无奈的说道,她当然知道玄华对她的心意,让苏溪音心烦是玄华上一世和谢棋画的关系。这一世若不是玄华遇到了她,只怕还是会按照前世轨迹迎娶谢棋画为妻。

“你相信我便好。”玄华闻言这才稍稍放了心,长臂一伸将苏溪音纳入怀中,细心的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母后早就存了这个心思。但是只要我不同意,谁也奈何不了我。能和我携手走完这一生的人,必定是你。”

苏溪音闻言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随后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好生休息。现在李固已经抓到了,明日你可要去看看?”玄华见她这般模样也不想要再解释什么了,总之来日方长,他会让苏溪音彻底的放心的。

“好,你也早点回去。”苏溪音点了点头,目送着他离开之后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今天和太后斗智斗勇,回来的路上又和天机阁的人一番周旋,苏溪音早就有些累了,因此上床没多久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窗外的清风吹了进来,满室的烛光突然灭了,整个房间瞬间暗了下来。床上的人儿却怎么也睡不安稳,眉头紧皱着,豆大的汗珠顺着有些苍白的脸庞慢慢滑落下来。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啊小姐!”苏溪音正觉得心头烦闷不已,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响起,苏溪音用尽全力睁开眼睛,却看见此刺眼的阳光和芍药有些着急的小脸。苏溪音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用尽全力坐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样着急?”苏溪音沉声问道,只感觉脑袋疼的厉害。

“小姐忘了?今日可是八王爷和谢家小姐的大婚之日,太后娘娘让你去陪着谢家小姐呢。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若是再不过去,怕是就要耽误吉时了。”芍药闻言轻笑着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为苏溪音准备衣服。

听完芍药的话,苏溪音猛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她,试图从她的脸上找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但是,结果却让她失望了。

“芍药你说什么?玄华和谢棋画的大婚之日?”苏溪音扶着床边站起来,腿上却是一阵酸软无力。

“小姐怎可直呼八王爷名讳,这若是被人听见了,可是大不敬之罪啊。”芍药闻言连忙回身将她扶到床上坐好,进而小心翼翼地说道。

苏溪音越发的觉得事情不对劲儿,这一定是在做梦啊!苏溪音那水葱一般纤长的指甲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胳膊,试图让自己从这样可怕的梦中醒过来,但是根本就没有用。

不过片刻之间,苏溪音只觉得眼前一阵白光,再睁开眼时已经是身处一片红海之中。苏溪音人的,这是玄华的王府。王府此时张灯结彩,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苏溪音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望向大殿里一袭红衣,和谢棋画并肩而立的玄华,顿时泪如雨下。即便她知道这是梦中,但是这样撕心裂肺的感觉已经足以让苏溪音窒息了。

苏溪音现在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前世的玄华应当也同现在一样,一袭红衣,和谢棋画并肩而立。两人的关系是那样的亲密,根本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玄华,玄华!”苏溪音突扑上前去,口中不住的喊着玄华的名字。

“原来是安平郡主,今日本王甚忙,招待不周郡主不要放在心上。”似乎是听见了苏溪音的声音,玄华转过身来,脸上挂着前所未有的疏离,望着苏溪音的眸子也不再是含情脉脉,取而代之的是平静无波,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苏溪音见状只觉得浑身一软,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昏死过去了。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