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225章 三朝回门

淳远又和陈贵妃说了一会儿话之后这才回到九皇子府上,蒋丽知道淳远回来之后,连忙命人去备了些点心,便迫不及待地冲到了淳远的书房去,谁知道却被淳远冷眼赶了出来。这边苏娉婷知道之后心中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娘娘,我们现在要不要过去看看殿下,方才清丽苑的那位可是被赶出来了呢。这会儿若是过去,一定能给她添堵的。”莲花替苏娉婷倒了杯茶水之后轻声的说道。

“不了,蒋丽都已经撞到枪口上去了。我现在过去一定是一样的结果,她到底还是不了解殿下,还真把自己当成是正妃了!”苏娉婷闻言摇了摇头,随后冷笑着说道。

“娘娘说的是,看现在这光景,只怕明日那位要一个人回门了呢。”莲花听完之后想了想,觉得苏娉婷说的很有道理,便也不再说什么。

“对了,明日回门你可都准备好了?”苏娉婷闻言淡淡点头。

“回娘娘,都准备好了。”

是夜,一如昨晚洞房花烛夜,淳远依旧没有宿在两人的院子里。蒋丽和苏娉婷二人此时也打听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两人心中都稍稍好过了些。毕竟淳远谁都煤油召幸啊!

次日清晨,蒋丽早早地就侯在了淳远房门口,等着和淳远一起回门。淳远想到之前陈贵妃的交代,虽然心中烦闷,却还是简略的收拾了一番,带着蒋丽上了马车。

可怜了苏娉婷还在自己的院子里苦苦的等着淳远过来和她一起回门。

“侧妃娘娘,殿下已陪着娘娘回门了。他吩咐老奴告诉你,自己回门要一切小心。”苏娉婷正烦心着,就看到管家站在门口很是恭敬的说道。苏娉婷闻言身子一僵,久久没有回应。倒还是莲花率先反应过来,这才没有让苏娉婷丢了颜面。

“多谢管家告知,我们娘娘已经收拾好了。劳烦管家去备好马车,我们这就要走了。”莲花上前去尽量平静的说道。

管家闻言看了看还在愣神的苏娉婷,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这才转身离开。

“娘娘,我们现在走吗?”莲花回过身去小心翼翼的问道。

“走!为什么不走!”苏娉婷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心中已然是恨透了蒋丽。但是想到自己要一个人回门,苏娉婷的心里就象是针扎一样的难受。

苏娉婷话音刚落就大步向外走去,莲花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苏家众人都早早地便在大厅里候着了。约莫一柱香的功夫,终于看到守门的小厮跑了进来。

“老爷,二小姐回来了。”那小厮有些别扭的说道,苏书霖和蒋氏闻言大喜,连忙起身就要出去迎接。

“快快,不能让九皇子久等了。”苏书霖很是高兴的说道,蒋氏闻言也点了点头,夫妻二人大步向外走去,完全没有看到站在一边的小厮脸上是个什么神色。刹那间整个大厅就只剩下苏溪音主仆几人了。

“小姐,我们也要出去的。”灵芝见苏溪音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动也不动弹,不由得有些着急,提醒着说道。

“为什么要出去?苏娉婷一个人回来,用的着我们那么多人去迎接?”苏溪音闻言捻起一块糕点放入嘴里,随后冷笑着说道。

灵芝等人闻言却是一愣。

“什么?一个人回门?小姐是如何得知?”芍药凑过去压低声音问道,连忙满是兴奋的神色,苏溪音见了佯装大力的敲了敲她的脑袋。

“待会儿看看不就知道了。倒是你,给我收敛着些,你这般幸灾乐祸的样子若是被苏娉婷看见了,定要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你的身上去。”苏溪音轻轻的捏了捏她微肉的小脸,随后很是无奈的说道。

芍药闻言觉得很有道理,便立马闭上了嘴。她可不想得罪苏娉婷那个疯女人。

“婷儿,九皇子呢?怎么还不出来?”蒋氏二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淳远出来,不由得疑惑出声。

“娘!我们还是先进去吧。”苏娉婷被蒋氏问的满心的不自在,看着周围百姓来来往往指指点点的模样,上前去一把拉扯着蒋氏就往屋内走去。苏书霖见状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也阴沉着脸色跟了上去。

远远的看见苏娉婷等人进来,苏溪音等人连忙敛了玩闹的神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九皇子没有陪你回来吗?”一进大厅苏书霖就沉声问道,新婚之期淳远竟然让苏娉婷一个回来,这不是赤裸裸的在打苏书霖和将军府的脸嘛!

“殿下陪着蒋丽回门去了。”苏娉婷闻言很是不耐烦的回应道,她现在根本都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了。

苏书霖和蒋氏闻言没有说话,眉头紧皱的坐在一边,一时间整个大厅安静的让人害怕。

芍药等人见状,再想到方才和苏溪音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嘴角微微勾起,心中暗暗佩服苏溪音倒是厉害,连这个都能知道。想到之前苏娉婷对苏溪音的百般刁难,再看现在苏娉婷这样狼狈的样子,芍药越发的觉得畅快起来。

“你在笑什么?”芍药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沉下去,就被苏娉婷逮了个正着。芍药闻言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莲花大步走了过来。

“你是在笑我一个人回门是吗?你的主子难道没有教你什么叫做规矩嘛?”苏娉婷望向芍药怒声喝道,坐在一边的苏溪音见状眉头紧皱。

“莲花!给我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婢!”苏娉婷现在满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正好芍药便撞到了这个枪口上。苏书霖和蒋氏二人闻言也没有说话,任由着苏娉婷这样胡闹。

“是,娘娘!”莲花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将那一声娘娘咬的极重,似乎是在强调什么似的。

看见莲花一步步的靠近芍药,苏溪音摸了摸手腕上的玉镯。如果莲花敢动手,那么苏溪音自然也不会客气的。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