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165章 暗中埋伏

“你说……如果我真的被那采花贼掳走了该怎么办?”似乎是想要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苏溪音躲在他怀里小声的问道。玄华闻言身子一怔,抱着苏溪音的胳膊下意识的收紧。

“没有如果。”玄华沉声说道,随后便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苏溪音却是心头一动,感觉到玄华的胳膊慢慢收紧。苏溪音嘴角微微勾起,她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没有想到玄华竟然还当了真。

见玄华不再说话,苏溪音也乖乖的待在他怀里。或许是因为就今天坐车太累了的缘故,不过半刻钟苏溪音就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感觉到怀里人儿发出的均匀的呼吸声,玄华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向苏溪音。月光下女子精致的眉眼越发的柔和,让人根本移不开眼来。玄华突然微微俯身,在她冰凉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片刻之后,玄华像是突然被吓到一般抬起头来,眉头紧皱的暗暗责怪自己,所幸苏溪音并没有醒来。

那夜的月光极好,苏溪音也睡得极其安稳。自重生以来,她每日都要想着如何才能防住蒋氏母女,如何才能为前世的自己报仇雪恨。或许是因为前世的影响,所以苏溪音睡眠一直都很浅,稍微有些风吹草动都会突然惊醒。

但是这一夜,苏溪音竟直到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彼时玄华已经起了,坐在房间里看书,任由苏溪音睡着。

“醒了?月绰已经来了,你先梳洗吧。桌子上有饭菜,你先吃一点,等晚点我们再去何县令家周围看看,今晚还有一场恶战呢。”玄华见她醒了,轻声说道。等到月绰进来之后,玄华这才退了出去。

“小姐,奴婢伺候你梳洗。”月绰端着水走进来,看向坐在床上半梦半醒的苏溪音笑着说道。昨天的事情无殇都已经同她说了,和无殇一样,月绰也觉得这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玄华那样的厉害,对苏溪音有这么细心,月绰实在是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够比玄华更合适苏溪音了。

苏溪音闻言点头下床,丝毫没有注意到月绰眼中的目光。

转眼又是半日,苏溪音和玄华等人率先去了何县令家周围查看地势,为了不让别人打乱了他们计划,所以玄华并没有在何县令面前现身,暗地里让无殇带着几个暗卫守在周围。

安排好了一切之后,苏溪音便和玄华隐在暗处,等着那贼人自投罗网。

又等了半日,天色这才完全黑了下来。何县令府上此时正灯火通明,何小姐的院子里更是站满了人,何县令和何夫人一左一右站在何小姐身边,双手死死的攥着她,生怕一个不注意自己的宝贝女儿就会消失不见了。

夜色渐深,玄华等人也不由得更加警惕起来。

正当众人隐藏在四周观望着何府的动静时,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就是一阵打斗的声音。玄华见状眉头紧皱,看来是那贼人将烛火全都熄灭了!

听到何府里传出来的动静,外面的众人也越发的警觉起来,那人能在这么多人面前闯入何府,这份轻功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

与此同时,无殇看见一盒黑影自夜幕中冲了出来。无殇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立马追了上去。看到无上的动作,其他的几个暗卫也赶紧跟在身后追上了上去。

玄华因为担心苏溪音的安危,没有前去追捕。更何况他相信自己的暗卫能够解决这些小事情。

无殇带着众人和那人迅速缠斗起来,因为顾及着那采花贼手里的何小姐,所以无殇等人出手也是处处小心,生怕会伤到了无辜的人。这样一来,无殇他们的功夫不得已施展,有些被牵制住了。

不远处的玄华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眉头紧皱起来。这个采花贼的功夫倒算不上是一流,但是他的那一身轻功实在是不得了,所以无殇等人才会无从下手。

看到这里,玄华将苏溪音将给月绰之后,猛然飞身加入了战斗中。那个采花贼显然是没有料到会突然杀出一个玄华来,只觉得背后一痛,瞬间失去了力气。

无殇见状连忙飞身上前,接住了被丢落下来的何小姐。

那采花贼痛的不可抑制,慢慢的转过头去,只看见一白衣男子手持利剑,锋利泛光的剑刃上还有鲜红的血液不断的滴落下来。

苏溪音见状连忙跑了过去,眉头紧皱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你们是什么人?”那采花贼见自己被团团围住,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所以很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开口沉声问道。

“要你命的人!”无殇闻言顿时大怒,他早就想要将这个丧心病狂的人碎尸万段了。无殇一言罢便已经提起利剑,朝着那个采花贼就要重重的劈下去。

“等等!”苏溪音见状立马喝止住无殇的动作,无殇闻言一愣,但还是乖乖的收回了手上的动作,安静的等着苏溪音的发落。

“这贼人作恶多端,若是就这样杀了他,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吗?”苏溪音慢慢的走到他面前去,看向他语气冰冷的说道。那采花贼闻言混浑身一抖,因为他很清楚的从苏溪音的眼中看到了毫不隐藏的杀机。

“你想要做什么?”那采花贼看向苏溪音沉声问道,微微颤抖的声音已经昭示了他的哈害怕。因为无殇手里的剑还搭在他的脖子上,所以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苏溪音闻言只是嘴角微勾,随后站起身子来猛地一脚将那贼人踢翻在地。苏溪音白皙的小手在腰间一翻,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被她拔了出来,锋利的剑刃上泛着令人心慌的寒光,

还没有等那采花贼反应过来,苏溪音手中的匕首就已经干净利落的落在了他两腿之间的位置上。

“啊!”那采花贼疼的几乎就要昏死过去,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在场的人见状皆是一震。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