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125章 百般维护

芍药的语气中满是愤怒和控诉,比起司徒静主仆二人的惺惺作态,倒是不由得让人更信了几分。

“这丫头说的对,音儿不过是痴儿一个,司徒小姐你未免也太言过其实了吧。”淳远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看向司徒静说道,言语中已经满是责怪的意味了。

司徒静闻言一愣,随后立马反应过来。

“九皇子明察,我与苏大小姐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为何要陷害于她!今天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追究了,只希望苏大小姐能将所下之毒的解药交给我,也好免了我夜夜惊悸,痛苦不堪。”

司徒静略调整了一番心绪之后说道,她现在已经看出了淳远对苏溪音的维护之意,若是一味的死咬苏溪音下毒不放,只怕是会弄巧成拙。所以司徒静索性先退一步,先定了苏溪音对她下毒的事情再说。

“我们小姐从未下过什么毒,司徒小姐夜夜惊悸,怕是心中有鬼!”司徒静一言罢,淳远和陷玄华二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芍药怒气冲冲的话。

司徒静闻言险些气的昏死过去,但是偏偏玄华在场,她又不能拿芍药怎么样,只能生生的咽下这口气。

一边的玄华闻言倒是一脸的赞赏,他倒是没有想到芍药竟是个这样嘴上不饶人的,这也难怪每次无殇都讨不到好。

“够了。司徒小姐说音儿下毒,你可有什么凭证?”良久之后,玄华这才开口说道。

在玄华的口中,一个是司徒小姐,一个是音儿。这其中的好恶偏向就已经非常的清楚了。司徒静闻言也气的浑身颤抖,恨不得将苏溪音撕碎了才好!

“前些日子苏大小姐送来了一盆兰花,那毒便是下在了那盆兰花上。”司徒静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这才看向玄华柔声说道。她双眸满含眼泪,倒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般。

“那盆兰花现在何处?”玄华闻言眉头轻皱,司徒静所说的那盆兰花分明就是他命人找来的,他倒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会去下毒毒害司徒静。

想到这里,玄华不由得眉头紧皱,难道说这里面真的是有什么隐情?

“昨夜臣女突然意识到那盆花的不对劲儿,已经砸了。这会儿那盆花正在臣女的院子里。还请王爷和九皇子移步。”司徒静闻言轻声说道。

昨天夜里,司徒静盛怒之下将那盆素冠荷鼎砸了,但是随后便意识到这盆花是唯一的证据,所以便命人好生的收了起来。今早太医来的时候,司徒静只顾着让他给自己看病,倒是将那盆最重要的证物给忘了。

“无殇,你回府去将莫大夫请过来。”玄华闻言眉头轻皱,随后回过头看向一直跟在身后的无殇轻声说道。

无殇领命离去,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玄华一直对外宣称身子不好,所以皇上特意派了一个医术了得的太医在玄华的府上住着,为的就是可以时时刻刻的照顾着玄华的身子。没有想到,玄华竟会让人将他请过来。

那边无殇已经先离开去请莫大夫,这边众人便跟着司徒静回到了她的院子,刚刚走到门口就遇到司徒远夫妇二人。两人连忙行礼,随后便跟着玄华二人走了进去。

院子里,司徒静已经命人将那盆花办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在院子中央。众人安静的候在院子里,等待着莫大夫的到来。要知道,莫大夫的医术了得,到时候谁是谁非,一定可以真相大白的。

半个时辰之后,无殇这才带着一个年轻俊朗的男子走了进来。众人见状又是一愣,他们都以为这个莫大夫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但是没有想到竟是这样一个青年才俊。

“莫阳,你过来堪堪这盆花可有什么问题。”玄华见他来了便沉声说道,莫阳点了点头走上前去,方才在来的路上,无殇已经将事情的大概都告诉他了。

莫阳顿在那盆素冠荷鼎面前细细的查看起来,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但是片刻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回王爷,这花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素冠荷鼎是极难得一见的花,现在被砸了倒是有些可惜。”莫阳检查完了之后看向玄华轻声说道,言语中满是对那盆花的惋惜之色。

司徒静闻言却是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莫阳。司徒静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稳下来,虽然莫阳已经这样说了,但是司徒静死都不愿意相信这花没事!

“既然如此,不知道司徒小姐还有什么可说的?”玄华闻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满脸不愿相信的司徒静沉声问道。

“这怎么可能?若不是这盆花的问题,我怎么会夜夜惊悸。这个症状就是苏溪音送来这盆花之后才发生的!”司徒静闻言咬牙切齿的说道,看向莫阳的眼中也满是不信任。

这个莫阳是玄华的人,玄华又这般的维护这苏溪音,所以司徒静宁愿相信是莫阳和玄华联起手来为苏溪音遮掩,也不愿意相信这件事和苏溪音没有关系。

“司徒小姐有所不知,这素冠荷鼎是本王寻来给音儿的。那司徒小姐现在是不是也要怀疑,是本王在下毒害你?”玄华见她越发的无理取闹起来,不由得没有了耐心,看向司徒静沉声说道。

玄华的语气冰冷至极,让司徒静不由得浑身一抖。

司徒静哪里想到这盆花竟是玄华找来的!听到这里,司徒静突然想起,苏溪音确实说过这盆花不是她找来的!

“王爷您自然不会毒害臣女,但是苏溪音就……”

“静儿闭嘴!”司徒静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被司徒远厉声的呵斥住。司徒静闻言一愣,不敢说话,转身扑到徐氏的怀里大哭起来。

司徒远见状眉头皱起,看向司徒静的目光里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