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122章 梦中惊醒

是夜,因为没有月亮的缘故,黑如泼墨的天幕上布满繁星,夜色已经越发的深了。右丞相府上,司徒静的院子里此刻却不是这么安静的。

只见宽大的雕镂红木床上正躺着一个满头大汗,浑身湿透的女子,她面容惊惧异常,像是被什么吓到了一般,在床上翻来覆去,嘴里不住的叫喊着,凄厉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瘆人。

“救命啊!”司徒静突然大喊一声,猛地坐起了身子,抬眼望去才发现方才的一切都是梦。想到这里,司徒静几乎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瘫软在床上,眼泪猝然落下。

此时,司徒远和他夫人也听见动静赶了过来,正看到自己的女儿蜷缩在墙角,顿时心疼的无可奈何。

“静儿,你这是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徐氏上前去一把将司徒静揽在怀里细细的安慰道。这段时间司徒静总是会做恶梦,然后半夜惊醒,司徒远为此还特意进宫求了恩典,请来了太医来看,但是都没有查出病因。

“娘,我害怕。我总是梦到……”司徒静蜷缩在徐氏的怀里,一句话还没说完便痛苦不堪的闭上了眼睛,梦里的那些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司徒静根本不想再回忆起。

“相爷啊,你快想想办法啊!静儿总是这般可怎么得了!”徐氏见状顿时心如刀割,将司徒静抱在怀里细细的安慰,随后便回过头来看向司徒远哭着说道。

都说这母女连心,现在司徒静变成这般,徐氏自然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夫人,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陪着静儿。我再想想办法!”司徒远闻言沉声说道,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来。这宫里面的太医都对司徒静这突如其来的病症无可奈何,司徒远当真是不知道还能找谁来解决这件事情。

徐氏闻言点了点头,便陪着惊惧异常的司徒静躺在床上,声音温柔的安抚道。

或许是因为有了徐氏的陪伴,司徒静的情绪慢慢的安定下来,也没有方才那般害怕了。司徒静慢慢的吐出一口气来,目光一转突然落到了苏溪音前些日子送来的那盆素冠荷鼎上面,不由得眉头轻皱。

“娘,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噩梦的?”司徒静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突然沉声问道。徐徐氏闻言一愣,随后细想了一番。

“约莫着是七八日之前的事情了。”徐氏眉头轻皱,道:“就是将军府上的大小姐上门来赔罪的那一天!”

司徒静闻言脸色一沉,面上露出无比愤怒的神色。

“我就知道是她苏溪音!果然是没安好心!”司徒静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之后便翻身下了床,三两步便走到苏溪音之前送来的那盆素冠荷鼎面前。

看着这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兰花,司徒静的眉头轻轻皱起,心头划过一丝不忍。但是随后想到这盆花已经被苏溪音动了手脚,若是再留下去,只怕司徒静的一条小命都要送掉了!

想到这里,司徒静毫不犹豫的讲那盆花抱起来,扔到院子里砸了个粉碎,心中却暗暗的将苏溪音恨了个十足。

司徒静现在几乎已经可以确认这里面必定是苏溪音动的手脚。在这盆素冠荷鼎没有来之前,司徒静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所以若说这件事好苏溪音没有关系,那么司徒静死都不愿意相信。

“静儿,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很喜欢这盆花?”紧随其后的徐氏见状不由得一愣,很是惊讶的问道。她可是记得司徒静自从得了这花之后,便日日的细心地照看着,这会儿怎么又给砸了。

“娘,这盆花已经被苏溪音动了手脚。她就是想要害死女儿!娘,明日一早您就派人将苏溪音请过来,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苏溪音究竟安得什么心思!”司徒静闻言恶狠狠的说道。

“苏溪音?将军府那个痴傻的小姐?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徐氏闻言倒是有些不相信了,毕竟上一次苏溪音过来的时候,徐氏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样一个说话都会害怕的人,怎么会对司徒静下这般毒手呢?

“娘!难道现在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吗?”司徒静闻言不由得着急起来,挽住徐氏的胳膊撒起娇来。

徐氏见状无奈,只能答应了她。毕竟,司徒静才是她的宝贝女儿,不管这件事和苏溪音有没有关系,徐氏都一定要查清楚。

母女二人又回到房中睡下,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落音阁里。

苏溪音正在院子里闲坐,这段时间玄华日日都会派人送来珍贵药材为她调理身子,苏溪音身上的伤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

“小姐,听说右丞相府上打发了人来,说是要见小姐你,这会儿正在大厅里候着呢。”苏溪音正坐着,就看见芍药走了进来声音平淡的说道。苏溪音闻言倒是一愣,心中暗道:难道是为了那件事?

想到这里,苏溪音的眉头不禁轻轻皱起。

“右丞相府上?可说了是什么事情?”苏溪音轻声问道,站起身子来理了理衣襟,之后便带着芍药和灵芝二人往大厅里走去。

“夫人正在那里陪着呢,来人没说是什么事情,但是听说来者不善,小姐我们还是要小心应对的好。”芍药闻言摇了摇头,随后轻声的说道。苏溪音闻言点了点头,两人没有再说话,便走朝着大走去。

“大小姐你总算是来了?”苏溪音前脚刚刚踏过门槛,就听到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苏溪音眉头轻皱,抬眼就看到大厅里站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妇女,双眼为了上挑,尽显刻薄之色。

“这位妈妈是?”芍药见状上前行礼问道,那妇女从鼻子里冷哼一声,看向苏溪音的眸子里满是愤怒和嫌恶之色。

“我们丞相有请,大小姐是和老奴走一趟,否则的话就别怪老奴动粗了。”徐妈妈闻言很是不屑的说道,苏溪音闻言眉头紧皱,果然是来者不善啊。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