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63章 教训恶仆

“音儿,明日你随着姨娘去外祖家看看好不好?”蒋氏听见苏溪音天真纯粹的声音,顿时回过神来,将心中的怒气尽数压制了下去,看向苏溪音笑着说道。

蒋氏暗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是蒋老太爷唯一的女儿,自小疼的跟什么似的,这一次却因为苏溪音被活生生地断了一根手指,蒋老太爷若是知道了,一定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的!

想到这里,蒋氏终于稍微的气顺一些。其实若不是因为苏书霖对外封锁了这件事情,只怕这会儿蒋老太爷都已经杀到将军府上来了。到时候不但苏溪音不好过,就连苏书霖也难逃一劫!

“外祖?音儿有外祖吗?”苏溪音自然是知道蒋氏口中的外祖家是谁,但是仍旧明知故问着。虽说苏书霖一直都说她是故去的大夫人的女儿,但是苏溪音却觉得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更何况,原将军夫人本是和苏书霖指腹为婚,也正是因为她父母双亡,所以才会匆匆忙忙的嫁给苏书霖。所以即便自己真的是原将军夫人的女儿,那她也早就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外祖家。

“你这丫头,姨娘的娘家不就是你的外祖家吗?”蒋氏看她那副样子险些气的吐血,但还是强忍住心头的怒气,强装笑意的说道。

“可是你并不是我的母亲啊,我的娘亲可是正室大夫人,姨娘怎么能说你的娘家就是我的外祖家呢?”苏溪音闻言更是毫不客气的火上浇油,那一句正室夫人就像是在蒋氏的伤口上狠狠的撒了一把盐一样,霎时间疼的蒋氏不可抑止。

要知道,妾室这个名头可是蒋氏这一生的痛。虽然大夫人已经离世,但是苏书霖却从来不提要抬她为平妻的事情,这些年来蒋氏一直在试图躲避这个事实。

但是,现在这个事实却被苏溪音这样大大咧咧的说了出来,蒋氏怎么还能淡定的下来!蒋氏心中恼怒,连带着对苏溪音也没有了好脸色。

“明日一早便出发,你回去准备吧!”蒋氏很是不耐烦的说道在,这便是在下逐客令了。苏溪音面上一副不知所措的神色,但是心头却是漾起笑意。是蒋氏故意为难在先,那么就别怪她苏溪音给她添堵了!

“好!”苏溪音咧开嘴笑着应下,转身就走,却在经过芙蕖身边的时候眸光一闪,接下来脚下一个不稳,狠狠的撞了一下芙蕖。

芙蕖正低垂着眉眼等待蒋氏的命令,突然又被苏溪音撞了一下,脚下不稳身子歪倒,又因为绊倒脚下的凳子,整个人又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一摔不要紧,只见她倒地的瞬间,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上掉落下来,正好落在苏娉婷的脚边。

苏娉婷眉头紧皱,弯腰捡起自己脚边的东西,定睛一看却是一枚玉佩的碎片,想必是方才芙蕖摔倒的时候压坏的。

苏娉婷本不在意,正想随手丢到一边,但是突然觉得这枚玉佩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苏娉婷又将那枚玉佩放在眼前细细的打量起来,突然眉头紧紧地皱起,失声喊了出来。

“娘,这不就是你丢掉的那枚玉佩吗?”苏娉婷惊讶的大喊了一声,蒋氏闻言猛地弹坐起来,一把抢过苏娉婷手中的玉佩碎片细细的看了起来。只见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难看的不得了。

蒋氏的手微微颤抖,她认得!这样别致的雕刻方式只有她的玉佩才有,这块碎片当真是她玉佩上的!

“你这贱婢竟然敢偷我的玉佩!”看着自己的宝贝变成现在的模样,蒋氏顿时恼了,猛地掀开被子来冲到芙蕖面前,朝着她便是狠狠的一脚。

蒋氏的胸腔剧烈的起伏着,那日她趁着苏溪音入宫,便命芙蕖将这枚玉佩偷偷放在芍药的房间里去,想要来一个人赃并获,然后将芍药和灵芝二人彻底的除掉。

但是谁知到最后怎么都找不到这枚玉佩,当时她就很奇怪,这件事情除了她就只有芙蕖和李妈妈知道了。李妈妈是她的奶娘,看着她长大的,又加上无儿无女,所以李妈妈一向都是将蒋氏看做亲生女儿一般,李妈妈自然是不会私藏这枚玉佩的。

现在看来,一切倒是清楚了。原来是芙蕖这个小贱人见财起意,不但害得她算计灵芝二人的计划失败,现在又摔碎了这块儿玉佩,实在是该千刀万剐!

“二夫人!这……奴婢绝对没有偷您的玉佩啊!奴婢跟了你这么多年,怎么会偷您的东西呢?二夫人明察啊!”芙蕖见状早就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她当然没有偷蒋氏的玉佩,自从那天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枚玉佩了,现在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呢?

“贱蹄子,本夫人对你这样好,你却不识好歹!”蒋氏现在心疼的不得了,哪里还能听到的进去她的狡辩,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后便命人前来搜她的身。

片刻之后,果然在她身上找到了那枚玉佩,但是早就已经碎成了三块儿。蒋氏见状怒气森然,只恨不得将芙蕖扒皮抽筋了才好!

一边的苏溪音看到这里,这才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而后带着灵芝转身离开了。蒋氏现在已经怒急了,哪里还能的顾得上她。

一路上,灵芝都在想方才的事情。她记得蒋氏的那枚玉佩到最后是被无殇带走了,怎么现在又出现在了芙蕖的身上?这不是太奇怪了吗?想到这里,灵芝的目光不禁落在了苏溪音的脸上,几欲张口之后还是忍住了。

“想问什么便问就是了。”苏溪音注意到她的纠结,轻笑着说道。灵芝闻言大喜,连忙凑上前去,刻意压低声音问道。

“小姐,那玉佩怎么会在芙蕖的身上?”灵芝见四周都没有人之后,这才开口轻声的问道。

“不过是她出言侮辱我的代价罢了”苏溪音轻声道,虽然她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已经完全好了的事情,但是那些下人们想要拿捏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