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44章 出手救人

不多时就看到灵芝将苏溪音需要的那些东西都拿了进来,张郎中只是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苏溪音可以解决这件事情。

苏溪音现在一心都在那个女子身上,也顾不得张郎中是怎么看她的了。将自己的衣袖掀起,抓起灵芝备好的烈酒仰首倒了满嘴,然后全部喷洒在那把崭新的剪刀上面,一边的人看的胆颤心惊。

“喂你姐姐喝下去。”苏溪音将止疼散全部倒入酒中,递给另一个已经哭的神志不清的女子。那女子早已慌了手脚,现在听苏溪音这样说,只能连忙接过来,喂床上的女子喝了下去。

苏溪音深吸了一口气,执起剪刀小心翼翼地将她伤口附近的衣服全部剪开来,又在伤口上洒了酒,不然伤口感染就很麻烦了。做完这一切之后,苏溪音的小手握住那半只断了的箭矢,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苏溪音沉气酝酿,一双水眸突然睁开,猛的提气,将她胸口处的那根断箭生生拔了出来,鲜血溅了她满身都是。倒是芍药机灵,一把扯过旁边干净的纱布按在那汨汨流血的伤口上。但是心中依旧是惊魂未定。

苏溪音握着箭矢的手还在微微颤抖,这些事情都是玉魂指导她做的。虽然这一生她也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但是这样的事情却是第一次做。

脑海里又传来玉魂的声音,苏溪音听罢连忙跑到大堂,在张郎中的药柜里翻了好久,这才配出一方子的药来,细细的研磨成粉。

苏溪音将药粉敷在那女子的伤口处,不多时就看到血已经止住了。苏溪音这才松了一口气,抬手抹了抹脸上的鲜血。回身伏到桌子上,写了一张方子出来递给张郎中。

“张郎中,麻烦你让人将这服药抓好熬好,待这位姑娘醒了之后喂她喝下。其余时间便是一日三次,切不可忘记。”苏溪音沉声说道,这姑娘伤的很重,而且箭头上又染了毒,只怕还要调养好一阵子呢。

张郎中闻言一愣,接过苏溪音递过来的药方子。这不看则以,一看便震惊了。因为这些用药都极其老道大胆,就算是他也不一定敢开出这样的方子来。

张郎中虽然心中狐疑,但是看到方才苏溪音这般熟练大胆的模样,心中不禁又信了几分。但是更多的却是佩服,苏溪音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的胆色,这若是放在一般的姑娘身上,只怕早就吓得昏过去了!

哪里像苏溪音这般冷静,方才看到苏溪音拔箭的时候,他都看的心惊胆战。

“我知道了。”张郎中沉声说道。虽然他不太愿意跟苏溪音接触,但是这个女子确实在一次又一次的震惊他。更何况,这到底是一条性命啊,他是大夫,本就应该悬壶济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多谢,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了吗?”苏溪音闻言轻笑,白玉般的小手撩起凉水,动作温柔的洗去了身上的血渍,眼皮子也不曾抬一下的柔声说道。

“等这位姑娘的病好了再说罢。”张郎中闻言一愣,这个苏溪音当真是执着。明明方才还在做那样惊险的事情,这会儿却又能这样平静的说话。

苏溪音闻言并为多言,只是微微一笑。毕竟张郎中这样说就等于是已经松口了,这世间之事,还是要一步一步来的比较好。

“既然这样,这两位姑娘就交给张郎中了,我会日日过来探视伤势的。”苏溪音将手上的水珠擦去,看向张郎中淡淡的说道。一言罢,还没等张郎中回话,便就带着芍药和灵芝二人离开了。

与此同时,济世堂对面的就楼上,一男子玄色衣袍,手中杯盏慢慢摇晃。

“啧啧,这苏家的大小姐实在是个厉害的角色,您瞧她方才拔箭的样子,竟然没有一丝心慌害怕。”无殇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摇头晃脑的说道。方才济世堂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玄华闻言只是勾唇而笑。

这个苏大小姐不简单,他早就知道了。

不过方才的那一幕却还是震撼到他了,一个姑娘在面对这样血腥残忍的事情,竟然还能这般冷静自持,实在是不一般。玄华真是越发的期待起来,这个姑娘身上究竟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事情。

无殇见玄华并不理他,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过心中对苏溪音还是十分佩服的。这样心狠厉害的姑娘,难怪连他们主子都敢调戏。

苏溪音带着芍药二人又溜回了将军府,到后门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又看到那两个守门的小厮躺在地上,似乎是被人打晕了的模样。

这样的情况苏溪音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她从外面溜回来的时候都是这样的结果,一开始她还在好奇,但是几次下来都没有出事之后,苏溪音便也不再追究了。

“小姐你说,后门的那些小厮究竟是谁打晕的啊?”芍药一边帮苏溪音换衣服,一边好奇的问道。她可不像苏溪音那样淡定,这件事情她已经想了好久,但是想破脑袋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我何干?那人不现身,我们又何必追问。”苏溪音抬手理了理自己乱在耳边的发丝,轻声的说道。

“对了小姐!你说会不会是……八王爷?”芍药闻言先是一暗,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伏到苏溪音耳边很是兴奋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经历过那一次的事情之后,芍药总觉得这个八王爷对她们小姐很是维护,除了八王爷,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能这般细心。

芍药激动的笑声还在耳边,苏溪音的思绪却早就已经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玄华吗?真的是他吗?

将军府后门,玄色衣袍一闪而过,不过片刻就已经消失了。

无殇紧随其后,心中却是无比的鄙夷。每次只要苏溪音一离府,他就会被玄华逼着做这些事情,实在是有违他一个暗卫的身份。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