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第39章 夜探闺房

苏溪音将三个丫鬟都打发去睡下了,自己却躺在床上无法入眠,看着芍药捧进来的那白玉琉璃灯盏,苏溪音的眉头不禁皱起。

这个玄华,似乎太过于关注她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苏溪音本就是再世为人,对于感情一事早已淡漠。这一生,她只愿身边之人安好,前世欺她之人偿命。其余的,她什么都不想。

苏溪音正出神,突然听到窗户一阵响动,心中警惕,连忙起身。可是还没下床就看到一道玄色身影飞身进来,身子颀长挺拔,不是玄华还能是谁?

“你还没睡?”玄华回过头来,正对上苏溪音冰凉如水的目光,顿时有些不自在。但还是走到她面前,轻笑着说到。

“世人都晓王爷身子不好,这大半夜的来臣女的房间,若是被人看到了,只怕这经营了十多年的谎话就要被看破了。”苏溪音见他没事人儿一般,眉头微微蹙起。抬手扯下一边屏风上的衣服披在身上,不慌不忙的看向玄华说道。

玄华闻言失笑,这个丫头还真是牙尖嘴利的。

“不过是来看看你罢了,怎么这般咄咄逼人?”玄华浅笑着说道。

方才他虽然派了无殇过来,但到底还是不放心。苏书霖有多讨厌苏溪音这个女儿他是亲眼所见的,他生怕无殇镇不住苏书霖,这才从王府赶了过来。自己已经在窗外站了许久,但是苏溪音房间的灯就是不灭,玄华这才忍不住进来一看。

“臣女很好,多谢王爷出手相助。”苏溪音闻言眸光一闪,语气中满是淡淡的疏离。

玄华心中微微有些震惊,这个丫头未免也太镇定了些吧。自己毕竟是个男子,这大半夜的出现在她的闺房里,她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犹自镇定自若,倒是让玄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你落下东西了,我来送给你。”玄华勾唇而笑,轻声道。苏溪音脸上却闪过微微不耐烦的神色,难道玄华就没有什么好的借口了吗?方才无殇都已经将这白玉琉璃灯盏送了过来。她倒是好奇,还有什么东西落在了玄华那里。

“王爷的借口一向这般让人难以信服吗?”苏溪音被他气的有些想笑,低眉的瞬间,精致的小脸上绽放出笑意。在这清冷的月光下显得纯粹干净,让人移不开眼来。

玄华眸光微亮,嘴角扯出笑意。

原来这个小姑娘并不永远都是冷淡的。

“这个你可还要?”玄华从怀中翻出一节小玩意儿握在手中,看向苏溪音问道。苏溪音定睛一看,正是她在花灯节上用来表演的骨哨!

“这玩意儿确实精致,但是本王实在不会。”玄华说着还将骨哨放在口中吹了一下,但是却吹不出苏溪音那样的曲调来。

苏溪音见状一愣,那骨哨……分明就是她已经用过的。可是玄华,现在又做出这般姿态!看着玄华的薄唇印在骨哨上,苏溪音心头莫名一动,雪白的小脸上顿时一片通红。

感觉到面前的人儿的目光,玄华抬起头来,正看到苏溪音的一双水眸中半是错愕半是震惊,白皙的小脸上也满是红晕。玄华面露不解,但是在看到苏溪音的目光一直停在自己手中的骨哨上时……

玄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霎那间,身子僵硬。很是不自在的咽了口吐沫,将手中的骨哨放在苏溪音面前。

“那个……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玄华吞吞吐吐的说完一句话后,就逃也似的离开了。直到黑夜四周恢复寂静,苏溪音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但是面前已经没有了男子的身影。

只有一节骨哨,在皎洁的月光下泛着清冷的光泽。苏溪音伸手去拿,却触到一片温润。

将军府外,无殇打着哈欠在抱怨玄华的不人道。这样晚了还不让他好好休息,偏要到这里来,他就是不明白了,他这个一向不近女色的主子,怎么会突然对一个女人这样感兴趣。

无殇正抱怨着,突然看见玄华步履慌乱的走了出来,他的步子很急,没有了往日里的那种矜贵优雅,倒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看到这里,无殇不禁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他这个万年不化的冰山主子落荒而逃?无殇连忙迎上去,却见玄华已经红透了脸。这样一来,无殇心中的好奇更盛了。

“主子你这是怎么了?为何脸色这样红?”无殇见他脚步顿也不顿就往前走,连忙跟了上去,很是不怕死的追问道。

玄华本就因为方才的事情浑身不自在,现在又被无殇这样明着追问,脸上越发的红了。想到自己方才在苏溪音面前竟然做出那样的动作来,实在是孟浪的很,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也不知道生气了没有。

“主子!是不是苏大小姐对你怎么样了?若不然,你这脸怎么会这样红?”无殇见他不理自己,越发卖力的追问起来。

“若再敢多嘴,自去东风阁领罚!”无殇的话音刚落,就听到玄华冰凉的声音慢慢传了出来,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瘆人。

无殇一听到东风阁这三个字,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背后一凉,连忙闭上了嘴巴。

毕竟,这东风阁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玄华身在高位,即便是无心争夺这天下,但是却也不得不自保,这也就是他这十几年来一直装病的原因。所以,玄华暗地里有一支几乎是无敌的暗卫军队。无殇便是这军队中的一人,只不过平日里跟在玄华的身边伺候着。

至于这东风阁,表面上只是一家贩卖古董首饰刀剑的铺子,但是实际上却是为了方便和暗卫见面所建造。另外,这东风阁在大风朝的各个地方都有,这些年来更是逐渐壮大。

无殇一路上不敢多言的跟着玄华回了王府,但是心中却没有停止猜测这里面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最后凭借他从没接触过感情的经验来说,他得到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他的主子被苏溪音给调戏了!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