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30章 魔力苏醒(二)

“瑶姑,多谢您救下犬子!白允感激不尽!”狐帝说着,便要跪地施礼,古善瑶连忙施法,抬起他的膝盖。 “狐帝不必行此大礼,玄玉待我如亲人一般,我自然要救他。”偏头望着身侧的玄玉小仙,浅笑的眉目里一片温暖。 “只是,此处多有危险,玄玉法力尚浅,恐怕不足以应对,老身觉得狐帝还是马上送他离开吧!”古善瑶望着玄玉小仙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不,姐姐,父亲,我不走!”玄玉执意的瞪着眼前的两人,那媚眼中透着不可动摇斩钉截铁的坚定。 “瑶姑!”古善瑶正发愁之际,忽听熟悉的声音穿过人群而来。 “你来了!”轻扬着玉颈乌珠顾盼望着凛凛而来的碧衫男子。 “恩。”冥曜褐色的眸子暖暖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那温暖炙热落在身后穿着黑斗篷的女子眼里,变成深深地厌恶和痛恨,恨不能挫骨扬灰挖眼剜心。女子低眸隐去那充血的带着怨恨的双眼。 “怎么样?”那美人裂的朱唇轻启,俊美中透着艳丽。古善瑶轻轻地摇摇头。 “只怕我这最后一道封印困不了他多久了。”娥眉曼睩盯着几丈外的祭台,端着玉臂静静的立在那,微风带起她如水般的柔软长发,那遗世独立处变不惊的优雅姿态同万年前一模一样。 冥曜静静的望着她,这样的女子怎会甘心嫁给那个心狠手辣心机深重的男人。 “这位是?”古善瑶注意到一向独来独往的冥曜竟带了个人来。 那人隐在金色刺绣的黑色斗篷下,带着面纱看不清容颜,只看身形倒像是个女子。微笑的望向冥曜问道。 “是我紫冥宫的属下。”冥曜褐色的眸子淡笑着坦然的与她对视,微卷的发丝随风翩翩回答道。 古善瑶垂眸点点头。 “小心!”横眉冷凝,女子话音未落,那阵眼震荡着,一缕缕黑雾从中央奔涌而出四散迸发袭击着祭台四周的众人。 手中血色明纱虹光一闪,击向那道几丈宽的黑色烟波,轻纱折回刹时间形成红色的光罩,最大范围的笼罩着祭台下的众人。那翻滚着无尽怨气的黑雾撞上那隐约可见的红光,发出逬裂的砰砰巨响。 “苍墨!你带人守住封印,我去对付他!”古善瑶沉身静气大喝一声,接近本能的点足掠地而起,手中落鸿剑泛着冷冷银光,直切阵眼。 “姐姐!!不要去!”玄玉心急火燎撕心裂肺的大声喊她,媚眼中星光点点,疯狂的挣扎,挣脱白允的束缚,竭力的想冲破她设下的结界。 “替我照顾玄玉!”女子回眸淡然的浅笑,双眸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决绝,对着身后那碧衫男子轻言。 那红衣猎猎的女子惊然掠向高空,冥曜深沉的望着那艳丽的绝色身影,蓦然回眸她的眼中多了他所熟悉的笑容,苦涩悲伤,他了解,那正是自己曾经望着她的目光。 真的爱上他了吗?冥曜无力,惨淡的立在腥风血雨里,望着那抹身影黯然伤神。 恰此时,十几团黑雾直奔古善瑶。那红色的身影霎时被团团包围在浓浊的黑雾中。女子动作如闪电般,剑气凌厉飞舞,舞出道道银光,宛如一面晶莹刺眼的镜子,将她周身护住,疾风伴着杂草掠起她的发,夜幕下露出那双狭长冷谲的眸子。 她的身形灵动如幻影,招式行云流水快得让人应接不暇,剑气回转间,那靠近她的团团黑雾被招招逼退,一尺尺的远离她,又一丈丈的朝她再次涌来。 女子足尖点剑,顺势腾起突出那黑雾的再度包围,一袭红色宛如落日的残霞般化作霓虹,明艳冷厉如冰,在森森的月光下直冲而下落鸿剑如被鲜血染成泛着殷红的光芒势如破竹直插入阵眼中心。 周身散着红色的耀眼光华,玉手执剑,那身影团团红光带着冷凝狠戾一路逼迫着那阵眼中源源不断的翻涌而出的黑色浓雾退回中心,龙飞凤舞间红黑交织那猎猎身影伴着团团弥散的黑雾,在银色的月华下诡谲莫测。 此时女子已然逼退了黑雾,不想那黑雾竟如万千恶灵长驱直入奔向结界中已喊得声嘶力竭的白衫男子。几界首领正施法护住那岌岌可危的封印,完全无人顾及那阵中的翩跹公子。玄玉一时目瞪口呆,望着那如天幕般滚滚涌动压迫而来的黑雾,那雾气中森森的骷髅白骨隐隐可见。 “不要!!”古善瑶大惊。 飞身而起举步生风疾如雷电,在那黑雾冲向玄玉之际一下撞入那楞在原地的公子眼前,骤然护他在怀。 那足以震碎胸腔的疼痛并未落在身上,随着诡异的夜空下一声震耳欲聋的鸣响,那阵眼中黑气陡然掠出遮天盖地的隐住了本来的天幕,带着毁天灭地的诡异锋芒的闪电和重重咆哮的惊雷,一时间地动山摇风云变色。那守护封印的众人均被那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的力量震飞了出去。结界在那排山倒海的力量下轰然碎裂。 随着结界破裂的瞬间,那碧衫男子如断线的纸鸢一般,弹飞掠过古善瑶落在几丈开外。 冥曜为救她收了护住封印的法力,那地魔顷刻便会破印而出。 “冥曜!!”古善瑶飞奔过去,跪在地上抱住他撑起他的身子。 “冥君!”那诡异的身穿黑色披风的女子瞬间冲过来跪倒在冥曜身旁,焦急地呼唤。 “冥曜!冥曜!”古善瑶颤抖着唤着那口中溢出满口鲜血的男人。 “咳咳……咳咳咳……”冥曜鲜血溢出不断地咳嗽。 “你,咳……你没事就好!”男人皱着剑眉咧开鲜血淋淋的嘴角,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 “冥曜,你……!”古善瑶颤抖着,那半句话涩涩的堵在喉头说不出。 “我是冥君,这点小伤对我不算什么,再说咳咳……我,还有你送的护身符!”说着那沾满鲜血的修长手指抚向颈间,拨开衣领,一颗血红色的珠子握在手中。那红珠染了新鲜的血液,泛着妖异鬼魅的血红色光晕。 “不,咳咳……不要去拼命。”男人被扶起倚在那黑色斗篷的女子身上,剑眉冷凝不安的拉着她的衣袖,虚弱的说道。 “照顾他!”古善瑶浓浓的歉疚不敢看他的眼睛,交待那黑衣女子。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