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28章 月圆之夜(八)

“呜~冷!”槐漓无意识的呓语,浑身都在颤抖。古善瑶扶起他,腰上的手缓缓注入法力,暖流随着法力的注入蔓延到五脏六腑。 “呃~娘子,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槐漓虚弱的声音响起,古善瑶停住手,没有回答。 背起他瞬间两人回到了祭楼之上。门外的惊雷伴着暴雨滂沱而至,那闪电好像吞噬万物的恶魔一般,亮的格外妖异。 “主人!”钦原还等在门口,见古善瑶回来连忙帮她扶住背上的男子。手指触到他肌肤的同时,浑身一寒。 “主人,君上他……”钦原不明缘由。 “先放到我床上!”古善瑶腹热心焦,亦不知他怎会如此衰弱,刚刚慌乱中探了他的脉,虚缓无力。 “你先下去吧!”古善瑶摒退了钦原,她并不十分清楚他的状况,可却心有疑思,必然是跟他之前那不知名的火焰有关系。 “槐漓!”拨开他绸缎般的柔发,他的面色青紫嘴唇不住的颤抖着,牙齿吱咯作响,甚至连那妖孽的眉眼都被冰霜覆住了,那冰碴随着他卷翘的睫毛煽动闪着晶莹又冷异的光。 “娘……子,娘…子……!”榻上的男子虚弱至极,口中却不断呓语的唤着她,古善瑶心慌的抚上他冰冷的脸庞,昨日他便有些不对劲了,自己万不该负气之下一走了之,害他变成这副样子。 可她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我在!”盈白的手指轻轻抚着他的眉眼,轻声的应着他一声声的呼唤,也不管他到底听不听得见。 “槐漓,你为何如此固执!”古善瑶垂下那双媚眼,万般无奈的轻声叹息。 “……冷,好冷……”槐漓呓语不断,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的面上竟然都覆上了满目的白霜,甚至连落在额前的发丝都被染的雪白。 古善瑶源源不断的注入法力,却根本不足以解除他的痛苦,况且她不清楚他的状况更不敢轻易出手,怕是对冲之下更会伤了他。 “主人!”钦原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古善瑶只能停下渡入法力的手。 “什么事?”房门轻启。 “瑶姑!”蛊雕和钦原立在门外。 “主人,他说是来找君上的,钦原斗胆放了他进来。”钦原恭谨的禀告。 “无碍,你可是有事?”古善瑶黛眉紧纵,忧心如捣。 “殃黎大人说——”蛊雕看了眼面前的两个女人,顿了一下,不知如何说出口。 “说什么?”古善瑶紧迫的逼问,那殃黎跟随槐漓许久必然知道他因何会如此。 “他说,若要救主人需,需得——需得瑶姑和主人,行夫妻之礼!”蛊雕说完掉头就走,钦原愣怔了一下,也红着脸赶忙离开,古善瑶如遭五雷轰顶,一人站在雕花门外,面色通红如火烧一般。 棉被已经盖了一层又一层。她的法力竟比不上那冰霜覆盖的速度,再这样下去恐怕榻上的人真的会被冰冻住。 古善瑶矛盾的转过头,如青葱般透白莹润的手指轻轻挑开覆在娇躯上的红色纱衣,面色绯红,那纤纤玉体顿时暴露在空气中,雪白的玉颈美背被及腰的墨发掩住,迷蒙中亦可见那玲珑有致的曼妙身姿,胸前饱满的弧度若隐若现,肤白胜乳,贝齿紧咬着朱唇,狭长的眸子染上了水汽顾盼生媚。 槐漓朦胧中感觉到身侧的柔软,紧紧地靠过来抱住那份温暖。 两人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满怀的馨香和温暖槐漓渐渐觉得周身温暖四溢,身边的人像火炉一样忍不住使他想靠的更近,半睡半醒间,那温热贴上了他冰冷的唇,迷蒙中的人被激的浑身一震,那吻很轻很轻,像大片的羽毛轻柔的撩着他的心尖,惹火着他的身体,下腹游走着一股强烈的火,热。他像在荒漠中干涸的人,被牵引着源源不断的得到了潺潺细水。 那温热的吻蓦地停住,他的心脏都随着沉下去,紧紧地抱住怀中的馨香柔软,翻身压住她微眯开双眼,看清怀中的人儿。 “娘子……”呓语的不清不楚。 护在怀中贴上她柔嫩的唇瓣,冰冷的舌滑入她火,热的小口中,贪婪的攫取着她的温暖香津。一时间他暴风骤雨般的吻落在她的口中,蔓延至眼眸,脸颊耳颈,他的手在她娇润如水晶莹透白的娇躯上肆意游走,仿佛带起一簇簇火苗。想要推开他却没有力气,她只能顺从的闭上眼睛等待着一切顺其自然…… 窗外狂风带着暴雨磅礴惊雷厉闪拂起雕花的床 上红漫飘飘的帐幔,床榻上两具躯体深深纠缠交织,分不清你我…… “恩” 床 上的男人因为月圆之夜和反噬疲累,深眠两天才悠悠的醒来,睁开眼便见那飘在床头的红菱,屋中的摆设都不是自己所熟悉的。 “主人!你醒了!”蛊雕听见响动,发现床上的人怔忪的打量着屋里的一切。 “蛊雕?你为何在这?”槐漓见垂首在床侧的男子,不禁皱眉,努力回想着之前的事。 想起那夜的馨香和柔软,白皙的脸上不禁浮上两抹红晕。 “属下担心主人,所以赶来看看。”蛊雕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忙回答。 “她呢?”槐漓自顾自的起身披上黑袍长衫。粉白的两鬓染着绯红,青丝随意的搭在肩侧顺滑柔软,卷翘的长睫毛弯弯的覆在墨色的双眸上,宛如轻巧的蝶,荡漾着满足的浅浅笑意,整个人看起来温暖洋溢精神十足。 “瑶姑走了。”蛊雕一怔,顿觉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女人竟然把他吃干抹净趁他没醒逃跑了!刹时间他的脸色阴沉好像能滴出水来,周身散着万年冰山般的寒气,屋内气温骤然下降。那双刚刚还溢满幸福的脸上此时凝着满面的冷厉愤怒,凛然的压迫气息瞪着蛊雕。 蛊雕登时反应过来,他是因为瑶姑不在才生气的。忙补上几句。 “月圆之夜地魔冲破了第一层封印,瑶姑怕您身体有恙前日里守了您一日,昨日清早赶去轩辕了。”忙解释道。 半晌,未闻动静。 “稍后起程,去轩辕!”槐漓默然的回身眸光幽幽的瞪了他一眼,把他赶了出去。 蛊雕一阵后怕,还好主人看起来心情不错,没有责罚他。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