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26章 月圆之夜(六)

“啪!” 她用了十足的力气,槐漓本就虚弱没反应过来,一下被扇倒在石桌上,桌子上茶盏哗啦啦的落地声,惊得尚霞门的侍卫浑身一震。 几人还是隐约看到他们至高无上的魔君竟被他们的魔后如此响亮的甩了个耳光,那女人可能离死不远了。 古善瑶也惊异于自己的脾气,她已活了数万年,原以为这世间再没什么能激起她的情绪了,却不想她如此轻易的被他激怒,而且是怒不可遏。 愣怔的看了眼通红的掌心,再望向那被她打翻的男人,脚步不由自主的想上前扶起他,可她还是遏制住了自己的行动。槐漓被打了个踉跄,扶着石桌挺起身子,如墨的长发落在他身侧倾泻而下,嘴角噙着一抹血沫,那本已惨白的脸色被那殷红墨黑衬的越发苍白了,可他的凌厉睥睨的气势却丝毫不减。 古善瑶冷冷的看着他,却心痛万分。不知为何从昨夜开始他的脸色就有些不正常,现在自己那一巴掌在他苍白的脸上留下个清晰的掌印,男人妖孽般的伸出灵巧的舌头舔了舔嘴角溢出的鲜血,对着她露出清明澄澈的笑容,那笑容里没有任何杂质,仿佛被她打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那种满足的笑容深深刺痛了她的心,痛不欲生。 她决然的转身没有再看他一眼,瞬间眼中晶莹的液体滑落。 摸了把落在粉白的面上的水滴,这就是泪吗?这大概会是她此生第一滴也会是唯一一滴眼泪吧!嘴角眼眸溢出淡漠的苦笑。她没办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亦没办法义无反顾。抬眸,刺眼的阳光跃入她的眼底,毫不犹豫的离去。 槐漓望着一步一步走下石阶的女子,那红色的身影楚楚而动孤独寂寞,孱弱的身影在刺目的阳光下却透着悲恸和决绝。这一刻,他觉得若是就这样放她走,她便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会永远失去她。随着她背影的远去他的心仿佛也被带走了,胸口里空荡荡的透着冷风。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踉踉跄跄冲下石阶,顾不了反噬带来的的剧痛,也顾不了仇恨和预言,他只知道他不能放她离开,不能失去她。 “瑶姑呢?”待他冲下石阶古善瑶早已不见了踪影,直奔锦莲门拉住一个守卫慌忙的问。 “属下未见到魔后。”守卫恭敬的回答。 槐漓星驰电走的奔到她居住的房间,房间里没有人,甚至连一丝和她有关的东西都没有,失望的望着这房间里的一切,反噬痛的他心胆俱裂,可却抵不上心口绞痛的万分之一。 “噗……”堵在喉头的辛甜终于压制不住喷了出来。明日便是月圆了,今日到明日他的身体会愈渐衰弱法力尽失,而万魔之力却会变得无比强大。 “君上!”门口的守卫见他嘴上满溢着鲜血,赶忙迎上来。 槐漓横扫广袖避开他们,眉眼深邃心慌意乱的盯着门外的方向。胳膊却忽然被人拉住。 “你现在很虚弱,去休息!”姬颜恼怒又无奈地拽住他。 “她走了,她没地方可以去,一定是回无启国了。对,咳咳,一定是。”槐漓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只觉有人阻拦他,回手一掌打在那人肩头,幻影,于无启国的方向消失了,只留下一抹浓重的黑雾。 姬颜望着消失在天幕下的黑色幻影,痛心疾首嘴角溢满了苦涩,他自身的力量减弱的所剩无几,这一掌打在他的肩头只会有些淤青,可他却觉得这一掌打在了他的心上,心,在滴血。殃黎说的没错,那个女人于他而言才是最大的危险,为了她他连月圆之夜都抛在脑后了。 “主人为何走的这么急?君上不与我们同行吗?”红衣女子停在溪边小憩,心烦意乱又忧心忡忡。 “恩,我想回去看看。”古善瑶淡然的挤出一抹笑容,不想被钦原发现心事,殊不知她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 钦原并未多言,树叶掬了点水递给她,古善瑶接过来饮了一口。 “主人?”钦原声音陡然提高,带着惊喜和诧异。 古善瑶循着她的目光望去,那黑色身影立在十几丈之外,阳光毒辣的射在那人身上,隔得太远看不清他的面容,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是他。 “主人,那不是君……”没等她话说完,古善瑶起身对着她道。 “钦原,我们快些走,得赶在明晚之前回到无启国。”红色的身影翩然而起,展开双臂红色的明纱随风飞舞,隔了一夜她的仙法并未恢复,幻影术依然迟缓,却足以甩开此时已没什么法力的槐漓。 没多久,那缓慢的跟在身后的人便被远远的甩在天幕下。钦原紧紧跟在她身后还是觉得吃力。 古善瑶回首望了眼蓝色的天幕,他没有跟上来,略微松了口气。 跟在身后的钦原及不上她的速度,微微放慢了速度。 许是这几日太累了,她亦有些体力不支,本就是血液幻化成形,如今她失血过多也不是一两日能补回来的,只是她自己十分清楚,她失掉多少血液也就意味着她失掉了多少法力,虽然她修为甚高,可即便是血液能够及时补回,她的法力一时半刻尚无法恢复。 更何况那个男人,恐怕只有她才能救,无法问到她想知道的答案,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要问殃黎那个问题,她本是没有想过要以命抵命的,可无形中还是有一股不可知的冲动引导着她。为今之计只有她养好身体为他渡血方可化掉他体内的蛊虫。 古善瑶心中默然的想着,尽管他想要她的性命,可她却做不到放任他不管。这是她仅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钦原,今夜我们便去前面的镇子休息吧!”钦原看起来比她疲惫的多。 “是,主人!”两人翩然的落下云稍,进了镇子。 日落斜阳女子立在窗前,那落日的红色云霞和她身上的血红纱衣交相辉映,恍然那艳霞被她披在了身上。 “主人,这镇子小只有一家客店,我去准备些吃的。”钦原见她守着落日不知在思索什么,没有打扰转身出去合上门。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