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25章 月圆之夜(五)

古善瑶没有挣扎,安然的闭着美眸。 她虽因失血虚弱法力受阻不及从前,可却不是寻常仙者,从那一股熟悉的气息落在身后,她便知道他来了。 只是那气息是冰冷的,带着她所熟悉的森森杀气,正如那日古晏槐海上他的剑阵一般,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想着要她的命。她听见文傲剑的剑鸣,感受到那锋利的剑尖正抵着自己后背左边心脏的位置,哪怕是她一个转身,他的剑,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只是她不懂,那个说着‘从今而后,你欠的,都由为夫来还。’,那个口口声声称她为娘子,那个撒娇耍赖调戏她,那个会买糖画哄她,会为她熬汤,那个浓情不许她伤害自己的男人,竟然一转眼温柔全然不见趁她睡着想要夺了她的性命,她不懂人心为何如此善变,亦不懂自己为何要装睡。 只是那一刻,她明确的感受到世人口中所谓的心痛,那痛,痛的酣畅淋漓,是她以万为计的生命里,唯一一次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她的心脏像被人握在了手心里。 她在赌,赌他的心是不是铁石心肠,是不是真的对她没有一丝情意,甚至没有想过结果。她不知如果他真的没有停下手中的利剑,她会躲,或是甘愿死在他的剑下,结束这数万年的枯燥和周而复始。 可是最后,他没有下手,他还是停下了,她无法睁开眼面对这样的他,亦不知该如何面对。所以她选择了沉默,只是那心脏的揪痛和美眸中满溢的酸胀提醒着她,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她赌赢了,可却没有丝毫的欢喜。因为她的夫君,她的枕边人随时想着要置她于死地,不知下次,他会不会手下留情,也不知她自己该当如何。 “钦原,去请殃黎大人,请他亭中一叙。”古善瑶一夜未眠,早早的遣她去请殃黎。美眸带着复杂的情绪看了眼榻上安然的男人。 角亭中。 “瑶姑。”古善瑶疑惑转身,清冷的望着眼前水蓝色长衫的男子,他今日并未挽发,且戴着面纱声音嘶哑完全听不出这是殃黎。 殃黎见女子定神看着他,疑惑不已。 “殃黎感染了风寒,不宜面客。”解释道。 古善瑶敛神收思,背对着他看着远处。 “今日请殃黎大人来,是想谈谈槐漓体内的蛊虫。”古善瑶清冷的语气仿似在说一件与她毫不相干的事。 殃黎抬首望着眼前的女子,仿佛比初见之时愈发清冷孤傲高不可亵了。 “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殃黎大人,还望大人如实回答我。”张扬妩媚的红衣带着细风翩翩,女子转身望了他一眼,眼底仿似有几许哀愁。 “瑶姑问吧,既是有关蛊毒殃黎自不会怠慢。”殃黎垂首,水蓝色的衣衫曳地。 女子沉默半晌,轻启唇珠。 “他——可有心爱之人吗?”古善瑶思虑良久,微顿了一下。待问出这个问题心口微凉,伴着丝丝疼痛。那媚丽张扬,姿态冶丽的脸色也随之暗淡了几分。 殃黎亦被她问的愣怔了。尴尬的气氛流转在两人中间。 “殃黎也不知情,只是……” “娘子想知道,不如直接问我!”槐漓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后的石阶上,正缓缓而上,那双黑色的眸子嵌在那张苍白的脸上,显得他越发的苍白虚弱了。 只是那深沉又带着几分倨傲嘲讽的语气,完全没有被他的虚弱影响气势。 亭中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凌厉声音打断。望着他缓缓而来。 “瑶姑只是想替你解蛊而已。”殃黎经过一夜,思绪清明了许多,开口解释。 “哼,看来殃黎大人倒很确定她的意图呢!”槐漓瞥了眼亭中的女人,面色阴沉。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殃黎话未完,被槐漓厉声打断。 “够了!”槐漓倚在角亭柱子上,一条长腿支在木栏上,低着头呵斥。 “来人!把殃黎带下去,通知蛊雕,压他回魔族打入地牢!”殃黎垂首而立,没有反驳任由尚霞门下属把他压走。 他知道槐漓是在惩罚他昨日背着他私自给古善瑶下药,不管是为了什么,槐漓绝不接受背叛。 “殃黎什么也没说。”古善瑶只能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侧意的解释一下。 “哼,呵呵……”槐漓不怒反笑,嘴角紧抿着墨色的瞳孔斜睨着古善瑶讥笑出声。 “你倒敢替他求情,昨日你差点死在他手中……”槐漓虚弱的面容此时一片惨白,咬牙切齿的恨恨道。 昨日若不是他亲自去端那锅汤,只怕现在她已经尸骨无存了。北冥的长老早已想到各种解决她的方法。今日她竟还敢替他求情。 他的话毒如蛇蝎,钻进她的耳朵撞击着她的脑子。死在殃黎手中,和死在你手中有什么区别。古善瑶强压着怒意,转身离开角亭。 “站住!”槐漓见她要走,顾不得身体瞬移到她面前拦住她。 “你不是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槐漓深邃的眸子紧盯着面前的女子,她刚刚明明怒意深重,转瞬间在他面前又清冷了起来,仿佛刚刚只是他的错觉。 “我现在不想知道了。”古善瑶语气冰冷如寒风刺骨,包围着槐漓。目光平淡冷静的不起一丝波澜,宛如一潭死水。 槐漓看着她这副表情,顿时怒火滔天,见到她一副冰冷的样子他的心就像被缀在火焰中一样,那种炙烤的感觉生不如死。 她辗转了一夜 ,他就那样静静的陪了一夜,他知道她没睡着,他也知道那剑没有伤她身,却伤了她的心。 她可以质问他,可以打他骂他,甚至刺他几剑也无所谓,他最怕她像初见时那样冰冷,拒他于千里之外。因为见过她明媚的笑,见过她为他焦急,见过她为他奋不顾身,所以没办法接受她看他像在看无所谓的陌生人,没办法接受她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他的身影。 槐漓用力的扯过她的手臂,按在角亭朱漆的红柱上,低头吻住她的唇。辗转反复,霸道的撬开她的唇齿,丝丝血腥在两人口中蔓延纠缠。 古善瑶此刻胸口涌动着巨大的怒意,压抑到了极致。这个男人一面博得自己的信任和感情,一面却想着杀她。古善瑶狠狠地咬了他下唇,猛然推开他,反手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在他苍白的脸上。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