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22章 月圆之夜(二)

古善瑶独自坐在房顶上,看着锦城的夜色,穿梭于大街小巷的人,熙熙攘攘。这锦城不愧是轩辕最繁华的城池。 坐在房顶上俯瞰那繁华的街道,灯火通明,微风吹来时不时带进一两声小贩的吆喝。很久不曾来过轩辕,人间已历万世了。 槐漓草草的用过晚膳,找了一圈也不见古善瑶的人影。最后发现那坐在房顶上独自逍遥的女子,微风裹乱着她的乌黑长发,那抹明艳即使在深夜里亦能让他轻易分辨。她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一双美眸眺望着远处,粉白的面上浮着浅浅的笑意,耀眼的宛如寂夜里璀璨的明珠。 槐漓掠地而起,黑色的长袍抚着如瀑长发轻飘飘的落在她身侧。 “你来了。”古善瑶偏头露出个明艳的笑容,映着远处街道上的灯光恍惚如少女。 槐漓竟被这笑容感染的心悸不止。迎着她的目光,呆呆的应了一声。 “恩。”在她身边静静的坐下来。 “今天的月亮好圆,快满月了。”古善瑶喃喃自语。 槐漓抬头看了看挂在天空的月亮,又快月圆了。双眸闪过一抹落寞和无奈。 “想不想去逛逛?”槐漓望着远处的街道,目光闪烁明亮。 “可以吗?”那双美眸盯着眼前的男人,喜悦的像个孩子。 “当然,为夫带你去!”槐漓起身拉起她玉雕般的手指。 “抱紧我!”垂首望了眼近在咫尺的女子。 槐漓说着揽过她柔软如垂柳的腰肢,黑色的丝绸广袖聚气稳稳的把两人推向空中,古善瑶一时怔讼赶忙搂紧他的腰身,脸庞贴向他的胸口,抬眸望着把自己圈在怀里的男人,眉眼孤傲,脸上流转着温和的笑意,月光下轮廓分明,鼻梁挺翘,薄唇如樱桃一般红润,那双眸子今日似乎格外明亮,摄人心魄。卷翘的睫毛映过月光和街道的灯光交织成一片浓密的光影,覆在那双幽深的眸子上越发显得流光溢彩神秘莫测了。 两人的长发迎风轻舞凌乱交织,纠缠如相交的青墨。那一红一黑的身影在这寂寞夏夜里分外的妖娆冶丽,是极深沉却又极明丽的,明明是碰撞的却又水乳交融的和谐。那猎猎飞舞的身影落在院中人的眼里,三人寂寂无言,神思亦随着那双身影飞散了。 “娘子可是在垂涎为夫的美色吗?”槐漓落在一处亭阁顶上,看着眼前她似乎望着他出了神,调侃道。 “咳,我……”古善瑶忙推开他揽在自己腰上的手,掩饰着尴尬却编不出理由。 人群围着阁楼对着上面的一双璧人指指点点。 槐漓扫了眼茫茫人群,邪魅的笑容溢出嘴角。 “我喜欢娘子看我!”槐漓睫毛扑闪扑闪的眨着眼睛,邪魅的笑容泛起,深邃的眸底溢着深深喜悦,望着眼前含羞垂首的女子,偏头吻了下去。 “唔……”古善瑶扬眉看着这个孩子气的男人,不知他怎么总爱吻她。合上眸子沉浸在他的热吻中。 “啊!”阁楼上的男子忽然惊叫,人群躁动不止。 那楼上的男子不知因何身子一歪竟从几丈高的阁楼顶上滚落了下来。 “快,快救人啊!”“快救人!”不知谁大喝一声。 古善瑶看着槐漓滚了下去,脑子一片空白随着纵身一跃。 他的黑袍卷着青丝翻滚面向着她直直的下坠,发丝凌乱的舞起,透过细碎的青丝只能隐约看到那双妖孽的眸子,古善瑶焦急的脸上娥眉紧拧着,她失了太多血,动作亦不如之前伶俐,只能尽力的聚气向下加速的俯冲。 槐漓眼角闪过一抹晶莹,她的动作慢了许多猎猎红衣伴着青丝飞舞而下,眼角眉梢都是焦急和担忧,看着她奋不顾身的跳下来他就知道,这一生再也不可能把她当做仇敌了。 古善瑶明纱一挥,瞬间缠住槐漓的窄腰,顺势往上一带,男人撞进她怀里,缓冲一下稳稳的落在地上。 “你没事吧?”古善瑶落地紧抓着他的两个胳膊上下左右打量,神色慌乱不已。 槐漓看着她凌乱的青丝覆在唇上,面色苍白,朱唇亦是苍白如雪,忽然很后悔,不该为了不相干的人如此惊吓她。 剑眉紧皱,一把搂过她,手掌抚上她的满头青丝,小心翼翼的安慰着她的情绪。 下巴抵在她耳边,温声安慰。 “我没事,有娘子在,怎么会让我有事!”双眸晶莹煽动着如颤动的蝶翼。 “别怕,没事了!”槐漓修长的手指抚着她的薄背。大婚不过几日他却觉得有百年漫长。只因为怀中的女子带给他太多的喜怒哀乐。槐漓望着人群中一闪而逝的碧绿身影,眼神中凛冽一闪嘴角噙着一抹嘲讽和讥笑。 方才飞上那楼顶的树叶并未打到他身上,而是被他广袖带飞了出去,他不过是想让那个人明白事实而已,古善瑶只能是他的,他既娶了她便不会放手,更何况她对自己而言已经不再是他想要报复的女人,他已经喜欢上了她。 许久古善瑶才推开他的怀抱,定眸望着他,路人们已然散去。 “娘子若还没看够不如回家为夫给你看个够!”槐漓厚脸皮的调戏着古善瑶。 “槐漓,你怎么回事?那么高的地方怎么会大意的掉下来?”古善瑶眉目微嗔的瞪着他。嘴角微微地抿起。 “娘子我冤枉啊!我没站稳嘛,都怪娘子太美味了,为夫才会走神嘛!”槐漓墨色的眸子里委屈不已。 古善瑶看着眼前妖孽的男人,一时竟无法反驳他。索性转身走开。 “娘子,娘子你生气了吗?”槐漓赶忙追着那抹艳丽的身影而去。 城墙上。 “谁准你出手的?愚蠢!”碧色的斗篷下,男子褐色的瞳孔里深沉着冷酷严厉和一丝隐隐的愤怒。 “哼!难道你想看他们两个人卿卿我我吗?”女子凌厉的声音尖锐的刺着冥曜的耳膜。 “薎,你最好不要忤逆我,我有办法救你,自然也有办法,让你灰飞烟灭!”冥曜语调淡然的说着,女子的脊背一凉,不由得阵阵寒气心底而起。 “冥君大人~~”黑色斗篷下的女子伸出苍白的手指搭上男人肩头,语气透着丝丝魅惑,声色媚骨。 男人肩头一凛,转过身斗篷下褐色的卷发扫过肩膀落在肩头。女子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却不想男子竟对着她闪过嗜血的笑容,那一瞬,她便知道她失败了。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