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21章 月圆之夜(一)

“淰曦很好,多谢殃黎大人关心。”姬颜望着远处淡然的回答。 “姬颜难道不想知道那日发生了什么事?他对淰曦公主说了什么吗?”殃黎浅显的笑意不达眼底。 “殃黎大人,有话不妨直说吧!”姬颜剑眉凝住,瞥着殃黎。 “那日令妹问他是不是真的大婚了,他默认了。淰曦公主走后,我劝他不如把公主收了做个侧妃,没想到他还威逼我不许我告诉瑶姑……呵……”殃黎说着一边摇头嘴角漾开透彻的笑容。 “我在他身边许久,倒也未见他对谁如此在意过,甚至连闲话都不想瑶姑听到,可见在他心中是有多爱护那个女人!”殃黎眼睛眯着自顾自的说笑着,完全不理身旁的男人此时脸色有多难看。 “今日瑶姑只是失血过多晕倒了,他便像疯了一样,任他自己护在怀里谁也不能碰那个女人一下,我尚霞门的人不过想上前帮个忙,都被他一掌打到内伤吐血,真是,啧啧……”殃黎越说下去,姬颜脸色越难看。 “够了!殃黎大人就是来跟我炫耀他们夫妻有多恩爱吗?”姬颜脸色发黑,瞪着殃黎的眼睛投来愤怒的凶光,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和羞耻感全部被殃黎的话勾了起来。 “呵呵……”殃黎倒不以为意,嘴角仍旧挂着他那副儒雅的要命的笑容,只不过那笑容中多了一份神秘莫测。 “看来我是真的没有看错了!”殃黎哂笑的看着姬颜,那审视让姬颜浑身不舒服。 “我不明白殃黎大人的意思。”姬颜面色难看沉声道。 “姬颜不用明白,我只是告诉姬颜,那个女人对他是绝对的危险。”殃黎说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转身走了。 姬颜望着远去的背影,垂首浓重的叹息从鼻孔溢出。他的话一字一句说的轻巧无意,却如锋利的匕首,一刀一刀凌迟着他的心,痛到不能自已。 他的爱对他只能是伤害,可他无法抑制,从第一眼在那个漫天荒漠里遇到,看不清他的容貌却猛然撞进那双深邃的墨瞳里,他仿佛就已经沦陷了,沉溺了。可这一生早已注定了,他只是刚好爱上了他而已,他的爱有什么错呢!姬颜痛苦的拧着眉头闭上了双眸。 天色渐暗,房间里只点了一支琉璃盏,翩翩儒雅的男子静静的坐在茶桌上,药箱和琉璃药瓶摆在桌上,那琉璃瓶中的液体透过昏暗的灯光显出红褐色光泽,落下半透明的影子,茶盏里空空如也,殃黎盯着眼前的灯光,神色晦暗不明。 伸手扯下腰间的虎头玉箭,三个时辰前,他包扎了古善瑶的伤口,命人备了盥洗的水,却不想手上的血无意间滴落在腰间的玉箭上,那血迹竟瞬间消融在上面,虎头玉箭此时散发着淡红色的光晕,在昏黄的灯光下透着妖异清冷,千年前离开北冥之时,长老曾有明言,‘若是找到异化玉箭之人,杀无赦!否则槐漓必会沦入魔域,北冥势必大乱……’ “殃黎大人,晚膳已备好,王爷请您前去用膳。”门外王府仆人低声唤着。 “知道了。”男人收了桌上的琉璃瓶起身出去。 “娘子?我让他们送进来,你失血过多……”槐漓浅笑着望着床上的人儿。 “槐漓,我没事了,已经躺了很久我想起来走动一下。”古善瑶打断他,她好歹也是上古神女,不过是失血过多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这男人有些过于紧张了。 “那,那好吧!”槐漓眼波流转,上前慢慢的扶起她,又伺候她穿好衣衫,两人才慢腾腾的出去。 “漓哥哥!”未进正厅的门,两人均是被这声音惊的一个愣怔。 古善瑶与他对视,本想拂开他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槐漓眼光深沉的望了她一眼,执拗的紧了紧他的手。拗不过他,只能被他扶着走进去,一屋人神色各异。 殃黎仿佛有心事埋着头没有看他们,姬颜脸色亦不太好看,但还是尽力的挤出个难看的笑意。 “坐吧!” 瞄了眼换回一身黑袍的冷峻男人,他那幽深的眸子始终盯着身侧绝艳出尘却有些虚弱的女子,不曾移开半分看一眼这桌上的人。 姬颜尴尬的别开眼,不想再看下去。反而这桌上另一边那身穿红衣的女子,怒目圆瞪的看着古善瑶,恨不能用眼光把她凌迟千百遍。 古善瑶亦感觉到来自自己对面敌意的目光,微微扬起头,对上对面的女孩。清冷的眸子扫了她一眼,旋即偏头望向身旁的槐漓。 “你是谁?”姬淰曦目光打量着对面的红衣女子。 不施粉黛姿色天然,眉似新月,狭长的眸子媚眼如丝,挺翘的鼻梁小巧的薄唇,浑身散发着高贵孤傲的轻灵之气,可又偏生幽韵撩人,媚态如风。 “淰曦,不得无理!”姬颜严肃的看着站在桌旁的姬淰曦。 “漓哥哥,她到底是谁?”姬淰曦眉头紧锁瞥了眼姬颜不依不饶的逼问,气氛尴尬至极。古善瑶刚想起身,桌下,一双凉凉的手掌覆在了她的手背上,握住她的手。古善瑶不明的看向他,槐漓不徐不急的开口。 “她是我妻子!”灯光下的男子面容冷峻,冷厉低沉的回答道。 古善瑶心头一暖,望着他嘴角漾开一抹明媚,蔓延一张绝美的脸。他的语气霸道的不容至噱,声音中坚定之意令在座的几人心头一震。 “漓哥哥,你!”姬淰曦满目涨红杏眼中点点晶莹。 “够了,淰曦坐下!”姬颜不满的喝了她一句。姬淰曦负气的坐在圆凳上,凳腿和地面摩擦出吱咯的声音。 古善瑶无意搅乱这一餐,只是也不曾想到她的到来会引起不小的风波。甚至连殃黎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带着几分莫名的疏离。 “我倒不饿,今晚月色正好,我出去走走。”她若不离开这一桌人恐怕都无法进食了。 “我陪你!”槐漓还未起身却被古善瑶盈白的手指按回到座位上。 “不必,我想自己去。”清浅的语气却是明显的拒绝之意。古善瑶略低了低头,张扬曼妙的身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槐漓望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怅然若失,静静地吃着桌上的菜肴,食之无味。一餐下来安静极了,桌上的人各有所思。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