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20章 出手相救(八)

如今看着榻上这冰肌玉颜他竟恍惚了,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承认罢了,修长的手指落在女子的唇上,指甲透着珍珠一般莹润的光泽,而那唇,却冰冰凉,不似那日吻她时滚烫。 “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深沉如墨的眸子浓重的情愫望着指尖下的女子喃喃,卷翘的睫毛下眸底涌着喜悦,纠结,矛盾,嘴角一抹淡淡的自嘲和无奈。 视线落在她如玉藕般的手腕上,殃黎给她上了药,可是依然能看到隐在纱布下整齐的伤口,那是用剑或者短匕首之类划伤的。 一路上他抱着她不曾松手,他的手压在她白瓷般的手腕,那里有三道伤口,上面两道已经结痂,却不知为何又渗了血出来,那最深的伤口却是喂给他的,可他却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有零星的碎片恍惚,自己失去了理智,纵眉执起那双盈白的玉手握在手心里,他视她为仇敌,娶她本是为了折磨她以抵他千年之恨,可看着她面色苍白的晕倒在自己身上,他的心,痛的要窒息,呼吸慌乱到不能自已。 “呃……”古善瑶意识模糊的醒来,好像还能听到他那句‘娘子’。 “槐漓……”呓语中恍然睁开眼睛。 “娘子,娘子你醒啦?”槐漓握着她的柔荑紧了几分,墨色的瞳孔里流光溢彩,晶莹的宛如天上的繁星喜悦之色溢于言表,嘴角噙着满足的笑容,看起来如孩子般天真。 古善瑶半睁着眼睛被他突如其来的深情凝望和喜悦冲的反应不过来,他竟然对着她笑的这么灿烂,那双潋滟的水眸那样惊喜的望着她,嘴角还挂着红色血渍,这男人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妖孽。 “娘子?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殃黎……”槐漓看着醒来的人眯着狭长的美眸静静的望着他没有反应,以为她又不舒服,慌忙起身却被一双玉手扯住手腕。 “嘶……”古善瑶忘了她手腕上的伤口,看着他璀璨的眸子中慌乱的神情赶忙拉住他。 “娘子,我……”槐漓拧着眉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垂着双眸,赶忙把她的手腕轻轻的放回自己的手心,生怕一不小心又弄痛了她。 “槐漓,你怎么不去休息?”古善瑶望着眼前的男子,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娘子,是你用自己的血压制我体内的蛊虫?”槐漓眼底深沉又心疼。仍带着一份愧疚。 “殃黎说的?”古善瑶黛眉轻蹙。这个殃黎真是多嘴。 槐漓眼睛落在她缠着纱布的手腕上,古善瑶顿时了然。 “你当我真的不知道?那个钦原自我到了轩辕便一直跟着我。”槐漓眼角挂着一丝了然于胸的笑意。 古善瑶垂着眸子,不知该怎么解释。 “我不是,我不是让她……”修长的手指闪着莹莹光泽覆在古善瑶的薄唇上。 “娘子不必解释,为夫知道你是关心我。”槐漓眼角漾着邪魅的笑容浓重的化不开。 “所以上次我也不是梦魇了,真的是你?” 古善瑶娥眉轻皱,想起那天的浴盆,两颊挂上一抹可疑的绯红,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娘子对为夫的身材可还满意?”槐漓见她这副害羞的模样简直爱不释手。言语挑逗的望着她。 “槐漓,你——唔!!”古善瑶狭长的眸子瞪着眼前惊异不已,完全不能聚焦,男人青丝缱绻在四周仿佛要把两个人牢牢的包围住,他的唇覆在自己唇上依旧是冷冷的。 “唔……”刚松了口气,她想说话却被他吻的更深,修长盈白的手指斜插进她乌黑的墨发里,另一只手支撑在身侧,避免碰到她的伤口,他吻得很认真,却少了在魔界时的怒火和霸道,卷翘的睫毛扑在她的脸颊上,微微颤抖着像蝶翼昭示着主人心跳紧张不安的情绪。他吻得小心翼翼温柔如水却不容她反抗,铺天盖地的吻柔情缠绵,深情好似洒在画纸的两滴墨浓彼此纠缠到无尽。 许久以后槐漓终于略微松开怀中的人,古善瑶被吻得七荤八素含情凝睇的双眸无的放矢,只能被他的手掌安然按在他的胸口,闭着双眸听着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那张红粉黛眉的脸上浮现浅浅的温暖笑意。 “娘子,以后若我还会失去理智,你唤我漓,我必会醒来,切不可再伤害自己。”他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两次都靠她的血才安然无恙,心中便有不明的痛楚。 古善瑶安静的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深沉磁性的嗓音从胸口蔓延溢出,那声音里却似有着浓浓的深情,甚至能感觉到他胸口微微的颤动。槐漓欠了欠身,情意绵绵的看着安然窝在他胸口的绝艳女子。 “你不怪我就好,我以为你是为了逃避我。”古善瑶扬起狭长明媚的眸子盯着他。 槐漓片刻的凝神,对着她那双目澄澈不染凡尘的双瞳,他竟不知该如何开口,做不到无心的欺骗亦无法说喜欢或爱。槐漓避开她含着秋水的眸子,轻轻地拥她入怀里。 荷塘边,男子侧身而立,望着水中池鱼发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的袍服雪白,锦线绣着团莽云纹,一尘不染。天际晚云渐收,落日的余辉掩映着落在他身上,淡如琉璃,脊背挺直却给人无尽悲伤落寞的感觉,黑发被玉带挽起,悄然的落在肩头,鬓若刀裁,眼若流波侧颜衬着黄昏的日光展现完美的弧度。 殃黎静静地看着立在池塘边的姬颜,从屋中出来整个下午他一直站在那里,两个多时辰了。 “锦王爷。”殃黎低声唤了一句。姬颜微微垂眸眼角的余光瞥到来人。 “殃黎大人不必客气,还是唤我姬颜吧!”转过身眼角有一抹倏忽即逝的情绪,让人来不及抓住。 “姬颜。”殃黎文质彬彬儒雅的气质散发到极致,微微笑道。 “那日令妹姬淰曦来寻他,可是哭着回去的。不知她可好吗?”殃黎安然的神情,嘴角浮着浅浅的笑意。 姬颜偏头,看了眼身旁长身玉立的男子,不知他意欲何为,说起姬淰曦的事。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