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19章 出手相救(七)

只是那低垂的眸子渐渐扬起,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仿似旋涡一般,嗜血如魔的笑容挂在唇角,那蛊虫失了法力压制,霍然惊醒。 那如炼狱恶魔的眼睛盯着几丈外的巨兽,霎时间如惊掠天空的闪电一般落在那怪兽蓝幽幽的双眼前,而文傲剑在空中划出巨大的白刃,那剑气泛着莹莹的红光狠狠的劈向那轻仰怒吼的怪兽,蓝色的天幕宛如被那邪恶的红光撕开了一个血红的口子,那怪兽声声哀嚎的轰然倒地上,剑气纵劈过巨兽身体,砂石滚着荒草飞起震荡的远处的石柱颤动不止。 刚刚落地的钦原看着眼前这一幕,彻底地惊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惊醒过来,发现槐漓不知何时已站在离自己不到五尺的地方,双目猩红的盯着自己,浑身散发着毁灭一切傲视万物的凛冽杀气,杀气里似乎又伴着浓重的煞气。 刹时一抹鬼魅的蓝色火焰如惊鸿一般朝着自己的面部冲过来,那火焰却带着冰冷如千年寒潭的冷冽,日光下那蓝色跳跃着扑来如千百个冥界的恶鬼一般带着诡异至极的气势。 钦原没想到槐漓会突然出手,下意识的用手臂去挡,那蓝色火焰并未烧到自己却猛然呼吸一窒,被人掐住了脖子。那煞气太过浓重,以至抑制了钦原的法力。槐漓一只手渐渐抬高,钦原被带离了地面,面目通红,双眼惊恐的瞪大,喉咙里发出咕咕不明的音噎。 “槐漓,住手!”古善瑶猛然出手,击在槐漓掐着钦原的手臂上,槐漓意识怔忪了下,松了下力。钦原找准时机,瞬间从他手下逃脱。 槐漓惊觉手中的猎物逃脱,文傲剑鸣响着瞬间刺向钦原,古善瑶稳稳的落地掌风一带,把钦原甩向身侧,钦原一个踉跄晕了过去。 古善瑶双手立于胸前接住他刺过来的剑尖,槐漓双目殷红的好似能喷出血来,紧盯着面前的女子。古善瑶微施力偏身,他的剑刃擦着她的肩膀偏向一侧。男子恼怒的甩开手中的剑,掌心凝力,瞬间一抹蓝色的火焰聚集在掌心中,那火焰在日头下明丽跳动着,诡异至极,正与那日的相同。 古善瑶大惊,盯着他本惑人心智妖冶的媚眼,那里早已识不得她了,可她却如何也不能出手伤他。那火焰如一条刚苏醒的火龙忽的冲过来,古善瑶闪身一缕发丝在风中被那冰冷的火焰带的焦糊,他出手极快,古善瑶几个躲避不及,浑身散着被烧焦的味道。 “瑶姑!”殃黎带着尚霞门人姗姗来迟,发现远处对峙的二人。那男子一条条火龙从掌中飞出,女子却只守不攻。 “别过来!”女子侧过头对着远处的众人大喊一声。 右手衣袖中,如脂的手腕轻盈旋转,那盈白的指尖瞬间出现一把匕首,女子抬起左手玉润的手臂,右手的匕首瞬间划过,殷红的血液顺着那莹玉一般的手腕两端滴滴的掉落,被风带起蜿蜒散落。素衫上一时被溅了血迹,晕染开来像极了开在衫上的艳红梅花。 女子惊然掠起好似瑶池的仙鹤,如疾风一般扑向那神志全无的男子,双手紧紧的环住他的腰身,男子被紧紧的桎梏住,口中瞬间被女子的鲜血溢满,两人环抱轮番着远远滚出几尺,女子却仍然紧紧的抱住他,不让他有丝毫离开的机会。 半晌。 槐漓双眸中血色褪去,墨色的眸子微微颤动了两下,缓慢的聚焦在趴在自己胸前的白衫女子。凝视着那张绝艳出尘却生来清雅高贵的脸。 “娘子?……”那低沉喑哑的声音在古善瑶听来却如同天籁。 “……”古善瑶想说话却卡在喉咙里,清丽的脸上一抹虚弱的微笑晕在了槐漓胸口,那左手的手腕也随之从槐漓满是殷红的嘴角无声的滑落…… “娘子?”喉咙里浓重的血腥气,那划过自己脸庞的手腕刺目的殷红不断的流出。槐漓看着眼前晕过去的人儿,唇色白的如同冬日的冰雪。 “娘子?娘子?”槐漓意识过来,慌乱的不知所措心乱如麻,那抱在怀里的人儿此时面色苍白,几缕乌黑的发丝凌乱的伏在清丽娇艳的面庞上,唇白如脂。那煦色韶光的面容如今倚在他怀中却看起来分外虚弱,弱骨纤形好似一不小心就会玉碎香残。 “怎么样了?”槐漓见他出来,一双墨色的眸子慌乱,紧追着殃黎问道。 “没事了,只是,失血过多!需要静养。”殃黎见平日里不苟言笑冰冷严酷的男子此时听了他的话,竟然有一丝担忧从眼中消逝,不禁轻轻摇头,眼中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你可以去看看她,只是你不去收拾一下自己?”殃黎望着眼前的男人,那如黑色绸缎披在肩上的青丝仍隐着几缕翠绿的草叶,白色的长衫也被划了几道口子,胸前团团的血迹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古善瑶的,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落魄,可却不影响他的俊颜,嘴角殷红的血渍已干迎上那双灼灼的含情目光倒显得比以往更妖孽几分了。 “你们都下去吧!”槐漓眸底闪过一丝轻松紧盯着内室的方向移不开眼。 放轻了脚步静静的坐在床 榻边,床上的女子面容姣好,安静的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安然的覆在脸上,没有了平时的凌厉和清冷之色,那身下丝绸般的乌缎显得她面色更加苍白了,俨然一副孱弱病态,却仍旧如出水芙蓉一般,小巧的鼻子黛眉粉唇。 大婚那日,他当着众人吻她,本是为了气冥曜,却不想那温热柔嫩的樱唇一触上他竟不可自制的吻了下去,仿佛那上面有夺人心魄的毒药他却甘愿沦落。若不是她咬了他,他恐怕会一直吻下去。看到她看冥曜的眼神,自己心底的怒火恨不能撕了这女人。 当她解释说为冥曜引渡了自己的鲜血,他心脏忽然抽痛的紧,强压着想要杀了那个男人的冲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那样怒不可遏又失落伤感,亦不知道为何不愿听她口中叫别的男人名字,竟然又霸道任性的堵上她的唇。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