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18章 出手相救(六)

古善瑶出了祭的寝殿,心中颇有些愁绪。不知槐漓怎会招惹上那样一个女子,这世间竟有人蛊术如此厉害,而她竟浑然不知。 清风扬起她的黑发如锦缎般铺散开,狭长的媚眼如丝,眸底涌动着不知名的伤感,自大婚后这几日,自己倒是越发的像个正常人了,从前不曾有的情绪如今来了倒也辨不清到底是什么。 只是祭说那是女子留住心爱之人的手段时,心底里泛起了莫名的苦涩和心酸。 回廊里,男人安静的倚在朱红的柱子上,修长的手指把玩着腰间血红色的玉佩,姿态恣意优雅,清冷高贵。墨色的双眸低低的垂着,卷翘的长睫毛安然的覆在脸庞上,一头青丝随意的倾泻而下,身体半隐在回廊里,阳光打在外面一侧的身子上,光线下额头饱满鼻梁挺拔刀削得的侧颜显得安静温和。 “你来干什么?”那双眸子只是轻微的颤动了两下,语气清凉如水。 “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万一你蛊毒又发作了怎么办?”那温润如玉的嗓音响起,殃黎毫不在意的坐在槐漓身侧,盯着他看了又看。发现他并无异常才对着明媚的阳光眯起眼满意的笑了笑。 “昨日已歇了一天,今日我还要去一趟轩辕丘。”槐漓今日穿了一身白色的丝缎,那妖孽之色更甚。眼眸深邃。 “不行!”殃黎忽然站起身来,盯着槐漓紧张不已,眸光深沉的能滴出水来。 槐漓转过身,如遇浆墨的眸子斜睨着殃黎,清凉的如秋夜的凉风。不见波澜。 “你什么时候有权利质疑我的决定了?”那声音清冷的刮过殃黎儒雅的面孔,顿觉冷风习习。 “槐漓,你不可再任意妄为,你体内的蛊虫已激起你体内的万魔之力,再这样下去,你的万魔之力就要觉醒了!”殃黎焦虑的眼神对上那一抹清澈,那双妖孽的眸子中流转着淡淡的冷谲和悲伤。目光深沉的落下去。 “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那个人,在你万魔之力觉醒前,杀了她!”殃黎原本气质儒雅的脸上,凝着满目的阴寒狠辣。 槐漓垂着的眸子听闻此言不禁一震,抬眸周身气势陡然凛冽如冰。阴翳的盯着眼前水蓝色长衫的男子。 “本王的事不用任何人插手,有敢违逆者,死!!”那语气仿佛嗜血地狱的修罗。 “臣,不敢!”殃黎双臂交叉,双手伏在肩上俯首施礼,他随槐漓来此已有一千多年,他第一次称‘本王’,显然是在用身份压他。 “哼……”槐漓轻笑一声,落下眼角坐在柱子另一边。半晌,殃黎依然保持着施礼的姿势。 “起来吧!”那倚在柱子上的人目光紧锁着手中的血玉,剑眉微蹙思索着,已恢复往日的沉静。 “炙宁呢?”眉眼依然没有离开那手中的玉佩。低沉问道。 “他中了毒,又被你剑气所伤,活不过今晚了。” “我试过了,那毒有些特别,我解不了,不过倒有办法让他多活两天……”殃黎面色有些发白的看着槐漓,低声说道。 “谁?……”槐漓骤然起身,一抹身影从房顶闪过,瞬时便不见了,只留下一抹张扬的红色轻烟和那再熟悉不过的香味。 “娘子?……”槐漓掠地而起,追随着那抹身影腾空便不见了踪影。连在暗处的钦原也没反应过来。 “快追!!”殃黎对着空中大喊一声,钦原已如轻烟消失在明媚的天幕下。 古善瑶尚未归来,他明明记得她走时穿的是一身素衫,那红色的身影会是谁呢,殃黎立于廊中,必然是有人扮作古善瑶的模样,引槐漓出去。 猛地反应过来,低眸快步准备召集人手。 “殃黎大人?”殃黎正欲找人,这轻冷孤傲的声音响起在头顶上方。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烟雾幻化成女子,立在了自己身前。 “瑶姑,你回来了?”殃黎眼中有些慌乱和焦急。一步上前对上古善瑶的眼睛。 “有人扮作你,引走了槐漓,快去追!”殃黎话音未落,只见那女子已消失无踪,只留下阵阵的花香散在空气中。 “古善瑶,是你吗?……”槐漓追赶到此处,那身影却忽然落入地上不见了。 旷野,只有他的声音被微风带着声声回响。槐漓站在原地,眸光深沉的打量着四周。 此处正是轩辕丘,几丈远处方形的祭坛肃穆庄严,那四角分别立着四根擎天的石柱,石柱上四条大蛇盘绕其上,蛇头芯红的信子对着祭坛的正中央,在这孤寂的旷野里显得巍峨严肃却又丝丝诡异。 祭坛后窸窸窣窣的声响。 猛然间,半空之中,一只巨大的怪兽颤巍巍的站立起来昂然而立,周体通红,似犀似兕。头顶上一支弯月般的珊瑚角傲然而立,白日里那双目泛着蓝幽幽的光,凶光闪烁。怪兽仰颈怒吼,白牙森然,神威凛凛,大有君临天下,惟我独尊之势。 槐漓立在远处,看着那怪物颤颤的走过来,走过的地方接连几个深坑砸在地上,男子立在那里。仿似没有看见这巨兽,丝毫不把它放在眼里。 旷野中,响起丝丝入扣的骨笛声,那怪兽听见这声音仿似被激活了一般,滕的惊起朝着槐漓扑过来,而此时那骨笛入耳槐漓刹时脸色阴沉,那蛊虫在这骨笛音中慢慢被唤醒,明显感觉到它在心脏左右蠕动。文傲剑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嗡嗡作响出窍,槐漓执剑朝那巨兽的方向一挥,剑气顺势带着他退出几丈之外,躲过那巨兽的猛然攻击。 只是那蛊虫在体内涌动的更厉害了,好像随时都会趁他不背钻进他的心脏,槐漓脸色越来越难看,稳住气息,那猛兽一击不成,蓝幽幽的怒目瞪着眼里看似渺小的白点,男子眼眸点点猩红露出邪魅的笑意,清冷和嘲讽目光望着这场景。 “就这样的手段,也想杀我!” 文傲剑忽的对准那怪兽,男子双臂高举交叉在胸前,动作行云流水,双手蓦地举向空中,那文傲剑刹那幻化成闪着寒光的剑圈将男子包围,冰冷的银色反射着周遭齐腰深的杂草瞬时间飞出去,那嗜血利刃的剑阵把几丈内的荒草拦腰草叶随着巨大的剑气翻飞落地,巨兽被剑气逼得后退几步,而那诡异的骨笛声音戛然而止。那躲在杂草后的女人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出几尺之外,一手撑地才不致摔伤。 右手一挥瞬间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槐漓形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女子消失的地方。猎猎飞舞的白衫于青丝缠绵,那如墨的发间几缕荒草萦绕其间。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