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17章 出手相救(五)

天宇之上。 “老头儿,那上古巫女祭如今在哪儿?”苍墨处理公文的政殿内,女子语气慵懒的坐在一旁,清灵高贵姿态优雅地把玩着手中的玉杯,纤长盈白的手指看起来比往常更要白上几分。 “瑶姑怎么忽然要寻她?”苍墨停下手中的笔道。 “老身有事需她帮忙,我记得七千年前她们姐妹二人被你请上天宇了。如今虽只剩了她一人,也可解我燃眉之急。”古善瑶穿着一身白色的素衫,素玉簪子把那青丝挽在脑后,清丽的面容更如高山流水,出尘绝色。 “既如此,洛殇,你亲自去一趟,把祭请过来。”苍墨命令。洛殇太子领命而去。 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仍不见洛殇回来,古善瑶心中暗自思忖。五千年前,那巫女薎死在自己的烬术之下,也不知那和她情同姐妹的祭会不会出手帮她。思及此,又不禁想起大婚那夜,那个碧色的身影。 “瑶姑,父君!”洛殇面色谨慎,躬身施礼。望着古善瑶为难的开了口。 “那巫女祭正在闭关,洛殇前去被她的侍女挡在门外,不曾见到她本人。”洛殇太子定睛看着今日清丽如水纤尘不染的女子,心下微漾。 “只怕她不是在闭关,而是在避我。”古善瑶唇角紧抿着,低垂的双眸幽幽的抬起,狭长的眸子扫了一眼恭谨站在那儿的洛殇。 “许是她真的在闭关呢?”苍墨闪烁其词的开口解释。 “你倒是会替她掩饰!”狭长的眸子冷意渐深,声音如寒冰一般,带着一丝嘲讽和轻慢。 “苍墨不敢!”天君感觉到那包裹着自己的眼神冰冷至极,赶忙俯首。 “罢了,我亲自去见她。”古善瑶凉凉的语调划过两父子的耳朵。分辨不出喜怒。 “洛殇,你为瑶姑引路。”苍墨眸光一转,吩咐洛殇。 “去给你家姑姑通禀一声,就说,瑶姑在殿外候着,务必请她出来一见。”古善瑶眉目清冷的立于殿前,白色的纱裙带着青丝飞舞衣袂飘飘。 “我家姑姑尚在闭关,不见客。”新来的小仙娥并不识得她眼前这位是怎样的身份地位。瞥了眼那冰冷如雪的女子身旁的洛殇。 “去通禀。”洛殇开口。仙娥见太子去而复返,亦不敢违背转身走进殿内。 “瑶姑请随我来。” “姑姑说瑶姑乃贵女不可怠慢,但她此刻不便相见,便烦劳瑶姑移步殿内,姑姑隔着内帐为瑶姑解惑。”那仙娥进去一番出来,态度倒转变的极快。 “罢了,你下去吧,我与你家姑姑有话要谈。”古善瑶眼睫轻闪,摒退了闲人。 “祭,我知你不愿见我,不过老身此番前来却有不解之事,还望你莫要因为前尘往事记恨于我。”古善瑶立于帐外率先开口。 “瑶姑哪里的话,当年之事,我虽不常外出,却也有所耳闻,是她违反天规在先,苍墨天君也不过是依照天规,而你,更不过是个执行者而已。若不是你求情,只怕我也会受她牵连。瑶姑有事便请直言!祭必当知无不言。”帐幔中女声丝丝入耳,只是声音略微沙哑。不似从前清爽。 “看来你不是故意躲我了,斯人已去,祭,莫要伤身才是正经。”古善瑶微微规劝了几句。 “祭当明白,多谢瑶姑关怀。” “我遇到无法解的蛊毒,还需请你解惑。” “那中蛊之人不知何故,并未有人催动蛊虫可那蛊却来势汹汹竟会夺人神志,便是我用了紫萝之术,亦无法令他清醒。反而激怒了他体内的蛊虫。”古善瑶白粉黛青,娥眉微纵,眼下迷惑之意渐深。 “那蛊虫可有进入心脏吗?”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便是我要说的了,那蛊虫偏又未进入心脏,只是绕着心脏来回辗转。好像那心脏处有什么它顾忌的东西。且甚是诡异以我之力尚不能轻易将它引出,故特来问你。”古善瑶心思不定,若是祭不出关,那便麻烦了。帐幔中传出女子轻咳的声音,孱弱无力。 “咳,咳咳依瑶姑所言,怕是有些麻烦,无人催蛊蛊毒尚且自行发作,想来中蛊之人体内,必是有与那蛊虫相呼应的东西,或者中蛊者本人的血液本就与那蛊虫有所呼应,所以蛊虫噬了血才会被唤醒。凶猛异常。咳,咳咳……” “咳,若以你的力量都无法安抚,只怕那蛊虫已近千年了。中蛊之人可是男子?”祭气息羸弱,才讲了几句话便已气息连连,呼吸紧促。 “正是。”古善瑶答。 “如此便是了,千年情蛊无疑。”祭肯定的语气。 “千年情蛊?”古善瑶声音冷凝,陡然提高声调。发觉自己失态,稳了稳心神。 “可有解蛊的方法?”声音带着一丝不安和颤抖。 “那情蛊发作起来迷人心智,中蛊的男人若是思念或是爱上养蛊人以外的女子,那蛊虫在他身体里每发作一次便会嚼食他的筋络骨骼,吸噬他的血液,随后啃噬他的心脏,最后进入他的脑子,吮吸脑浆,而这个过程中蛊者会痛苦万分,甚至随着蛊虫撕咬血脉会体会到剜心蚀骨生不如死的痛苦,一旦蛊虫进入脑子,中蛊之人就会随着蛊虫的残食,失掉记忆,最后只会变成施蛊人的傀儡。”祭喘息着解释着情蛊。 “只是这情蛊向来是女子拴住心爱男子的方法,若要解蛊,需得找到真正的施蛊者。如今我修为大不如前无法帮你引出那蛊虫。或者,那男子若不动心动情,那蛊虫自会安然无恙。” “当然,于你而言,还有两种方法,想来你应该知道,这第一种,便是用你上古神女一半的血液,渡入那男子体中,那蛊虫自会被杀死在体内,还有一种,便是用上古巫术,幻妙之术将那蛊虫引入男子心爱之人身上,只是,这是一命抵一命的法子,该如何做,想来,瑶姑心中自有定夺了。”祭说完这些话已气息衰弱的很。 “罢了,我知道了。你好歹也是上古巫女,身体怎会如此衰弱?这是陆吾赠我的丹药,说是能增进修为,养护仙体,我便放在这桌上,今日之事,多谢了!”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