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14章 出手相救(二)

“你去吧!”女子颔首嘴角溢出浅浅的笑意,钦原领命径自去了。 “门主,前面便是轩辕丘了。”尚霞门属下禀告。也不知槐漓为何如此固执,偏要天不亮就起程来这个鬼地方。据说五千年前这里封印了一个魔鬼。 “槐漓,传闻是真的吗?” “恩,那些魔族不会无故搅乱轩辕。”槐漓神情严肃。 “走吧——等等!”槐漓蓦然止住脚步。 “有魔军。”面色阴寒的站在原地。果不其然,刹时间便有黑气将他们一行人团团围住。眼底闪过一丝不可见的嗜血笑意。 尚霞门的人被魔军缠住,槐漓默然的负手而立,对着空中晦暗大喊了一声。 “出来吧!”魔军不得令绝不会擅自出动,魔军令牌只有四大长老和自己手中才有。他早料到族中必有地魔的余党。 “炙宁,果然是你!”男子抬眸冷冷的睨着面前的黑袍老者,这老头便是竭力反对他娶古善瑶的四大长老之一。 “魔君,老臣恭候多时了。哈哈哈……”那猖狂的笑声中透着蛇蝎般的阴狠谲厉。槐漓静静的站在那里,睥睨着状似疯癫的炙宁,文傲剑似是感觉到血腥嗡嗡鸣响不止。 槐漓如离弦的羽箭一般,刹时间靠近炙宁。炙宁大惊只看到一个黑色的闪电瞬间近身,那凌厉的剑气却从头顶垂直而下,掠起他的黑色长袍,炙宁速度极快的避开,还是被剑气划破了衣袍。 两人同时向后退去,明明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炙宁却明显感觉到男人的冷厉的气势,那唇边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瞳孔中泛着丝丝血色,整个人如地狱幽冥一般冷酷残忍,那双瞳孔与魔鬼无异。 “槐漓,你不要得意,珊瑚独角兽已经从封印的裂缝里逃了出来,你若不想死就让开,待我主人重操大业时,或可留你一命!”炙宁被他冷傲凌厉的气势震慑住,却仍不甘心就此屈服。 “是吗?可惜你等不到那天了。”槐漓瞳孔彻底被血色浸染,似笑非笑的绝傲霸气,那如炼狱修罗般的笑意渐渐漾开在嘴角。 炙宁一听这话,浑身遏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槐漓稳如泰山般顷刻立在他身前,文傲剑冰冷的银色寒光闪过他的眼睛,手中长剑如闪电般一顿,剑尖上一抹血迹蜿蜒而下。 “本君心情不错,改变主意了,留你一命。”槐漓佞笑着,那一字一句如毒蛇,带着阴邪之气钻入炙宁耳中。 炙宁低头,那血迹从心脏处蜿蜒崎岖,宛如一只身染剧毒其丑无比的血蜈蚣匍匐在身侧,那横眉纵眼老气横秋的瞳孔中顿时装满了惊恐愤恨阴毒狠辣之色。 挥手间一把精美绝伦钳着红色宝石的匕首闪着寒光,刺向背对着他的槐漓。暗处的钦原见势不对,瞬间飞出冰凌般剔透晶莹的毒液,毒液顺着炙宁的伤口蔓延全身,而那匕首却已然划破槐漓的手臂,一只诡异的血色肉虫顺着手臂上的伤口瞬时消失在槐漓体内,文傲剑落在地上发出嗡嗡的嘀鸣。 槐漓面色发紫,那蛊虫进入身体,他的身体颤抖不止,连剑也握不住,只听噗通一声,槐漓单膝跪在地上,那蛊虫顺着血液蠕动,行动越来越迅速剧烈的穿梭,槐漓只觉一股辛甜翻滚着堵在喉头,压抑着不发出声音,却还是粗粒的呜咽着。墨色的双目瞳孔放大狰狞着随着蛊虫的深入逐渐猩红。 殃黎冲过来时便见到眸如嗜血的槐漓,躺在地上不可自制的抽搐呜咽。浑身一凉,惊呼手下带槐漓离开,那炙宁已然中了毒,气若游丝离死不远了。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等我一起去查探吗?”锦莲门内,锦王姬颜暴怒,一句一句怒怼着殃黎。 “你再废话下去,槐漓就会死在这儿!”殃黎怒目圆瞪着眼前的锦衣玉袍的男子,猛甩开他钳着自己的胳膊,背着药箱转进内室。 “他像中了蛊,去找用蛊的高手来。”殃黎黑着脸,转身对着姬颜道。 “好,我马上命人去找巫女。”姬颜失了魂的样子月眉紧拧双臂垂落中反应过来,立马答道。 “主人!主人!”钦原急切的敲打着房门,自己失职了,致使槐漓身中蛊毒,不得救治。 “钦原?何事如此慌张?”古善瑶挥开门,正低头看着手中的经卷。 “主人,钦原失职!请主人责罚!”钦原单膝跪地,英姿的脸上铺满了愧疚之色。 “你先起来,可是槐漓出事了?”古善瑶黛眉轻凝,放下手中的经卷起身,红色的明纱随意的飘落。 “主人,快去救他!”钦原面上严肃异常急迫之情不禁令古善瑶心头一震。 “君上中了蛊毒!被人抬回了锦莲门,我回来时锦王正派人请巫女去解蛊。” “你说他中了蛊毒?”古善瑶眼中明觉之色眼神登时凛冽。 “正是,那尚霞门主殃黎亲口说的。我见君上十分痛苦,不像寻常中了蛊毒的人。”钦原面色沉寂之下藏着隐隐的担忧。 古善瑶低眸沉思,若是蛊,没有催动便不该发作的如此迅猛,以致于他不省人事! “钦原,我们去看看。”最终还是放心不下,决定亲自走一趟。 “王爷,宫中的巫女都已试过了,这蛊,甚是诡异无法引出,这,这该如何是好?”手下又一次出来禀告,还是无功而返,束手无策。此时已过晌午,槐漓被带回来两个时辰了,能试的办法都试过了,那些巫女能力不够,甚至无法辨认他身中何蛊。 “快,快去民间找,若找不到人救他,你们统统去给他陪葬!”小斯被一向温和的锦王怒吼的不知所措,忙不迭的跑出去,不偏不倚撞在古善瑶身上。 红衣女子抬手,那小厮被一股不可见的力量偏开了。 “什么人,胆敢擅闯王府别院!”一般侍卫拦住那绝色的红衣翩跹的女子。 钦原不待古善瑶下命,恍然间如旋风一般扫过众人,那些侍卫便如睡着了一般,安静的立在原地动也不动了。 “主人放心,我只是麻翻了他们。”钦原立在身后解释道。古善瑶微微点头。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