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10章 大婚(二)

“娘子?”槐漓不知为何,见她如此宠溺玄玉心底泛起一丝酸涩,胸口又像被压了块巨石呼吸不畅,脸色也黑了。墨色的眸子瞥了眼玄玉轻唤身旁的女子。 古善瑶偏头水光潋滟的双眸望着他,清清凉凉,完全不似对那玄玉小仙的样子。 “娘子,不要让大家久等了。”深沉的眸子里星光点点,眼角一丝邪魅妖孽的笑意,说着长臂环住她宛如春风摆柳的细腰,顺势带入自己怀中,拉开她和玄玉的距离。 古善瑶抬眸看着他,不明所以他们好像还没有熟到可以有肌肤之亲的地步,古善瑶想要躲开他的手,可男子似乎早猜透了她的心思,伏在她肩头低语。 “娘子,你若还想打,不如存些体力留给我们的洞房!”墨色的眸底流光溢彩神秘莫测,嘴角沁着魅惑妖娆的笑意,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古善瑶耳垂上,惹的她像被雷电击了一般,粉白的脸上腾的红透了。古善瑶避开他妖孽的眼睛,稳了稳心神,这人甚是可恶。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槐漓被推搡来去,灌了一番又一番。 “魔君,恭喜!”冥曜仍是一袭碧衫,颈上挂着一颗血红血红的珠子,在碧衫衬托下泛着莹莹红光,丝丝缕缕的透着一抹妖异。 “多谢,想必这位便是冥君了?”槐漓饮了不少酒,可识人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狠辣精准。 这男子盯了他许久了,他想不识得也难。从进来到现在,冥曜的眼光一直如毒蛇信子一样盯着他,或者他移不开眼的一直是古善瑶?槐漓心思明澈。 “魔君不必客气,我是冥曜。”男子介绍着自己,褐色的瞳孔锁住槐漓,那里面泛着丝丝不甘和浓重的敌意,冰冷中透着微微杀意。槐漓妖孽的笑容溢在眼角,冷冷的与他对视,墨色的瞳孔深沉的如寒潭冰水,漫出一抹清淡的讥讽和嘲笑。他若是没记错,琉璃宴上古善瑶醉伏在他肩头低眉呓语的名字便是‘冥曜’。 两人错开视线,槐漓的视线落在他胸前挂的那颗血色的珠子上面,那珠子仿佛有慑人心魄的诱惑力。 “冥君胸前的饰物很是特别!”槐漓语气轻浅,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低沉的声音缓缓钻入面前男女的脑子。古善瑶心悸,他果然心机深沉,眼睛毒辣的很。微蹙娥眉,没有言语。 “故人所赠,甚为珍视。今日魔君大婚,特意带了来。”冥曜语气渗着丝丝暧昧望向槐漓身侧的女子,曾无数次想象过她穿上嫁衣的样子,如今她终于嫁衣在身,而他却不是新郎。本不想来,却终究挨不过自己那颗心。 冥曜的话硬生生的砸在槐漓胸腔,那语气中像是在说心爱女子所赠,炫耀之意散在他眼底,激起槐漓的汹汹怒意。 望着那冥曜的眼睛,发现他明晃晃的盯着自己的女人,他的怒意更甚了,亘古幽深的瞳孔缕缕的红色如细细的丝线来回穿梭,又恍如洒出的朱砂融在墨色的眸底。 古善瑶低眸,回避冥曜的灼灼目光。晃神瞬间感觉到槐漓身体僵直,望向他的眼睛,丝丝的红色反复穿唆于他的瞳孔,那冰冷的如寒冰,嗜血的样子不禁让她浑身一寒。 握住他的左手,迎转身体面向他的怀中,顺势夺过他右手中的酒杯。 “槐漓,你醉了!”眸底望着他轻唤。 她的声音穿透力极强,如轻灵缥缈的琴瑟瞬间拉回他的理智,馨香满体冲入他的鼻孔。槐漓垂首看着身前的女子,她正含情凝睇娥眉微蹙的望着自己,清澈的眼底泛着一丝丝关切。眸底的血色渐渐退去,接过她手中的酒杯。 这一串的动作落在冥曜眼底,褐色的眸子黯然失色,刺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到五脏六腑,呼吸也不顺畅了。 “我与冥君初见,竟是在我的婚宴上。我该敬冥君一杯,冥君此来不是来喝我的喜酒的么?” 槐漓恢复往日的神采,只是眼底跃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说着伸出盈白的手掌,捏起桌上的酒杯,递给黯然伤神的冥曜。 冥曜剑眉紧拧着,接过他手中的酒杯,望了眼绝美的女子,褐色的眸子溢出满满的痛苦之色,蓦地闭上似是下定决心一般,扬起天鹅般的玉颈,一饮而尽。 古善瑶侧转过身,不去看这两个莫名其妙的男子。 槐漓右手端起酒杯,妖孽的对着古善瑶轻笑。 “娘子,为夫不胜酒力,便由你替为夫饮了此杯吧!”邪魅的笑容溢于眼底幽幽的说道。古善瑶抬眸。 “好。”清凉的答应了。 槐漓却如鬼魅般,扬起头酒灌进嘴里,捧住古善瑶的脸,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舌头如缠绕的毒蛇,撬开她的朱唇皓齿,温热的烈酒伴着他的翘舌一同灌入她的口中,他用力的吻着她动作霸道,身后如飞泄的瀑布般的长发簌簌的划过肩头落在左肩前,古善瑶只觉眼前一暗,唇上冰冷的软软糯糯,下意识推开他,双手却被他一手按在左胸前,他吻得极霸道又没有章法,辗转的吻着她,古善瑶觉得要窒息了,狠狠地咬了下他的唇,丝丝的血腥浸润缠绕在彼此唇齿之间,他才吃痛的松开她。 古善瑶的手不知何时攥紧了他胸前的红衫,本就喝了酒醉颜微酡,腮晕潮红,低垂着眸恨不得手撕了这个大胆又妖孽的男子。 “娘子的味道好美!”槐漓丝毫不觉他做了什么丢脸的事。魅笑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微醺的艳丽女子。古善瑶微抬了眸子瞪他,他权当看不见,倒是看着她唇间那抹猩红,忍不住又覆上去轻啜了一口,抹去那抹血色,古善瑶还没缓过神,竟然又被他吻了。眉目微嗔的瞪向他。 冥曜此时已面如死灰,转身离去碧色的长衫有些凄凉,那愤怒和深深的恨意都被槐漓看在眼里,还有他胸前那抹刺目的红色。 古善瑶望着那抹碧绿,那是怎样的寂寥和落寞。万年的牵挂,可她终究不能给他一个他想要的结果,古善瑶双眸剪水,模糊了视线。 “你心疼他?”槐漓森森的声音,冷厉的面孔宛如千年不化的冰山。古善瑶抬头便撞进他幽森的瞳孔里。 槐漓脸色转变的太快,如疾风骤雨一般说来就来。古善瑶看着负气而去的男子,定然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