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8章 独闯魔族(四)

“冥……” “别说话。”冥曜冷冷地打断她。 待冥曜治好她的内伤,女子已经沉睡过去。轻扶着她放在榻上,盖好被子。 本以为今日听到的消息不过是以讹传讹,没想到竟是真的。他以为她会给自己解释说是误会而已,但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早知是真的,不过是想亲耳听到她说出来,才能死心罢了。看她默然清冷的样子,他痛心疾首。看她为谢他抽取自己的鲜血,他的心伤成道道裂痕,碎成一片片,痛恨自己爱上了一个多么清冷决绝的女子。可是看到她满目苍白,紧蹙眉头倔强逞强的样子,他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了无踪影了。 望着手心里的血石,满心满眼的苦涩,嘴角泛着一抹自嘲的苦笑,早知如此了…… “…姐姐…姐姐…”。 古善瑶在睡梦中悠悠转醒秀眸惺忪。 “玄玉?”声音暗哑。 接过玄玉手中递过来的凉茶,啜饮了一口。 “你怎么来了?”声音已恢复往日的轻灵。坐起来提了提气,伤已好了大半。 “昨日听闻姐姐要大婚的消息,我还以为是谣言,不想那魔君大婚的帖子已送到我父亲手中……”玄玉直言。 “恩,前日里我败在他手下,没能推掉婚约。”古善瑶起身。 “姐姐当真要嫁?”玄玉琥珀色的眸子认真起来,盯着古善瑶。 古善瑶浅笑,眸光清澈。看着玄玉。 “玄玉不希望我嫁吗?我听闻人间的男女若是结成夫妻,便要相守相携,如此一来有人照顾我,你不开心吗?”古善瑶双目澄澈的望向玄玉。 踌躇片刻,玄玉轻扬眸子。 “我自然是希望姐姐能得一良人,白首相携,只是那魔君出手甚是阴狠,姐姐可还记得那日,他一出手便是灰飞烟灭。”玄玉纵眉垂眸沉思。 古善瑶自知槐漓心机深沉,那日比武他明知不是自己对手,竟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若是她没有及时出手阻止,或是她心狠手辣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沉寂,相对无言。 “瑶姑,天君求见。”古一还是一袭青衫,立于他们面前。 “让他去凝安门。”说着偏头看向玄玉。 “老头儿,你怎么亲自来了?”凝安门内没有外人在,古善瑶习惯这样称他。 “呵呵,瑶姑,昨日我接到魔君的大婚请帖。”说完定定的看着女子。 古善瑶扫了一眼玄玉,两人互交了眼神。“恩”古善瑶淡淡的回应。 “瑶姑啊,这自古女方出嫁都是有伴嫁的,你本是上古尊神,可有为自己准备嫁妆和一众伴嫁吗?”古善瑶被问住了,怔怔的看着天君老头儿,楚楚动人倒真有几分待嫁少女的柔情绰态。 “嘿嘿嘿……我就知道你没准备,我已经命人为你备好,随从陪侍首饰嫁妆一应俱全,我怎么也算是你的娘家人啊!”苍墨笑嘻嘻的看着古善瑶,面目和蔼慈善,俨然一副当爹的样子。 古善瑶心中明净,这老头儿的心思她怎会不懂。 “老头儿,你且放心即便是我嫁去了魔界,若六界有难,我也不会坐视不理。”古善瑶笑容明媚起来,明目皓齿间尽态极妍。 “呵呵呵……那是当然,那是当然。”苍墨陪笑着,心思安定了许多。 古善瑶轻摇玉颈,无奈的轻笑。玄玉倒在心里把这个多思的天君鄙视了个遍,嗤之以鼻。 古宴槐海,双郗门内。 槐漓坐在榻上,倾靠着云纹团枕。闭目休憩。 “主人,您真的要娶瑶姑吗?”蛊雕默然垂首,恭敬地问。 男子周身低压,抬眸,血色的眸底涌起无尽的绝望和悲痛,泛着浓浓的恨意。 “蛊雕,你看到了,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主人,那瑶姑不是好对付的。”蛊雕提起这个名字都深感恐惧。 “况且,蛊雕觉得,主人似乎——有些失控!”蛊雕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说出口。 榻上的男子猛然立起身来,浑身僵住,眼底闪过地狱修罗的杀气,怒不可遏的盯着蛊雕,眸底血色翻涌慢慢的吞噬掉眼白,满目惊红深不见底,猛地拂袖,蛊雕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狠狠甩在门框上,弹回来摔到地上。 “你懂什么?我是不想就这么便宜了那个女人!” “若让她这么白白的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薎所受的苦我要统统在她身上讨回来,她伤了一刀我便要在她身上划上百刀千刀,她受了一剑,我便要在她身上戳上千百个孔,若不为此,绝难消我心头之恨!”男子咬牙切齿猩红的眸子像要渗出鲜血一般。 “我和薎曾经受过的伤痛我要千倍万倍的从她身上讨回来!” “滚出去!!!”空旷的房间里,槐漓像脱了力,怔忪的一下坐在榻上,血红色的眸子渐渐变回黑眸,心底有些声音无声的叫嚣着。深陷痛苦的深渊里,面目扭曲。 他不想承认那个女人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那日比武,她不顾一切冲过来的时候,他本可轻而易举一剑了结了她,报了这五千年失去挚爱的痛苦仇恨。 可面对着她如溪水般清澈,水光潋滟的眸子,他忽然怔住了,如何也下不去手,最后还生生的挨下了那一剑。她是毒,见到她的第一眼,槐漓便已毒入骨髓,不可救药了。 短短几日不见,那抹红衣猎猎的身影就像是镌刻在了脑子里,折磨的他五脏六腑都是痛的,他以为是因为恨,可偏偏蛊雕在这个时候提醒他,赤,裸裸的事实,绝不是因为恨。 “姐姐,你若嫁去魔族,以后我们还能常常相见吗?”玄玉抬头看着茶桌对面的清丽女子。 “你可去魔族寻我,我会想念你的。”古善瑶清冷的声音却说着温情似水的话,她当真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自己,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姐姐,你还是第一次会跟我说心里话呢!”玄玉瞳孔大放异彩,直直的盯着古善瑶,调侃的笑着她。 古善瑶拧眉瞪着他,眉目微嗔,双颊透着红晕。 “姐姐,我知道你一直不是众人口中的你。在玄玉心中你只是你,不是什么上古尊神,不是征战平叛的神女。你只是你,你只是个拥有别人没有的力量的普通女子而已,也是个渴望亲情和爱情的女子。”玄玉凝神表情无比认真的凝视着古善瑶。 “姐姐,我相信你,也愿意相信你的眼光,希望你能像个普通人一样,得一人,伴终老。玄玉希望你幸福。” 古善瑶双眸剪水,雾里看花的盯着眼前这个清澈如玉的孩子,明明已经长大成人风度翩翩,心思却如此简单明澈,总能轻而易举的瓦解自己的冰冷,这就是亲情吗?她没有亲人,也不懂那是怎样的感情。但玄玉的话漾在心上,泛开层层涟漪,使她顿觉温暖。 “姐姐可不要太感动哦,玄玉只是怕你嫁不出去……哈哈…哈哈哈…”两人嬉笑打闹,明朗的笑容划破寂静的夜色……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