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7章 独闯魔族(三)

“槐漓,你!”女子抚着胸口,胸前如玉的肌肤随着她的喘息上下起伏,嘴角挂着殷红的血丝,不施粉黛亦是颜如渥丹。 “娘子还想耍赖吗?”槐漓不顾自己肩头涌出的鲜血,紧迫的逼问。 “槐漓,你身为魔君怎可如此卑鄙?”古善瑶恼怒不已,中了他的苦肉计。 “你就不怕我措手杀了你吗?”古善瑶深觉恍惚,不知他为何以命相搏。 “多谢娘子夸奖,我本就是魔,再说,娘子怎会忍心杀我?”槐漓轻言,语气像是夫妻间的情话一样缠绵,低沉的声音缓缓钻入古善瑶心底,激起层层涟漪。捂住左肩的伤口,眉眼间红色渐渐退去被浓墨的黑色浸染,薄唇轻抿眼带笑意。古善瑶望着这个妖孽的男子,看着他的眼睛就能轻易被蛊惑,成为他的鼓掌之中。他笑的绝美,那笑容此刻便已深深烙印在了古善瑶的骨血之中。 “你——咳…咳咳……”古善瑶动气,体内力量翻滚,惹的她娇咳不止。 “娘子莫要动气,我来为你疗伤。”槐漓黑衫曳地,迈着修长的双腿款款的走过来。 “站住!”古善瑶大喝一声。 “不必劳烦你,且顾你自己吧!”古善瑶压下怒火,身体里内力的波动也平缓了许多。 “我瑶姑向来重信,今日我既输给你,我们的婚期如约就是,不过,我有三个条件,你若答应,我便无话可言。” “娘子请讲!”槐漓波澜不惊。 “第一这古晏槐海里,唯有瑶姑一个女主人!”狭长清澈的眸子看着他。 “好。”槐漓剑眉轻蹙,双眸沉寂。半晌才开口答道。 古善瑶本以为他必不会答应,没想到他倒爽快。 “第二他日你若负我,我可自行离去,不必知会你,你也不可多做纠缠。” “好!”槐漓眼带笑意看着眼前跟他条条理清的女子,爽快的答应了。 “第三…呃…祭楼下的情花开了,便移来你这里吧!”古善瑶顿了片刻,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她本以为第一条他是绝不可能答应的,所以根本没有想好后面要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娘子,你真可爱!”槐漓不顾女子怒目瞪他,兀自明朗的开怀,此时魔界众臣人人脸上透着被雷击过的表情,震惊不已。 这新主平日里不苟言笑,冷厉严酷,脸上表情都很少,今日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戏个女子,最重要的是那女子还是堂堂的上古神女…… 窗外灯盏摇摇晃动,风拂过银杏叶子沙沙作响,映着昏黄的灯光树影婆娑。 “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古善瑶斜倚在榻上,靠着团枕。对着房间的某处忽然出声。 轻灵的声音刚落下,一抹靛青色的烟雾恍然出现在朱门内。来人系着靛青斗篷,遮着面昏暗中辨不清容貌。只可见身形挺拔。 待靠近茶桌方可看清,男子一袭碧衣气宇轩昂长身玉立。摘下斗篷可见深褐色的长发被竹簪高高束起,发尾微微的卷曲,天庭饱满,五官分明,面部轮廓有棱有角,只是那美人裂的唇形生的极美,薄薄的轻抿着,似乎昭示着来人此来的目的。 古善瑶起身坐在圆凳上,斟了杯茶放在对面,那玉手起伏间落在男子眼中,变成无尽的妖娆明媚。 “你当真要嫁他?”男子的声音透着丝丝阴暗。 古善瑶抬眸,扬起玉颈。 “坐吧!”一如往常的轻浅,男子轻扬碧衫,缓缓坐下,压迫感骤增。 “我若不嫁,只怕无法收场。”清冷的语气在男子听来倒像是在给自己找借口一般。 “你若不想嫁,我便是豁出所有也可保你平安!”男子的声音微微颤抖,急切中泛着浓浓暖意。 古善瑶沉寂片刻。 “冥曜,万年了你还未死心吗?”古善瑶语气清冷起来,夜里凉意渐深。 男子踌躇,剑眉紧拧,唇瓣轻抖。 “瑶姑,若你不应,这世间启有人能威胁的了你?呵呵……” 男子起身嘴角眼底泛出浓重的苦涩,眼眸迷乱,藏着深深的痛苦和嘲讽的笑意,瞬间便消失了,独留一缕青烟和桌边艳丽绝尘的女子。 茶杯中浅浅的绿色水雾缭绕。女子垂眸,纤细的手指托起茶盏朱唇轻抿,轻绕的茶香伴着眼底些许落寞。 冥曜去而复返,隐在斗篷下的长臂伸出,手指纤长,指甲如珍珠一般,泛着莹莹珠光。 “这丹药可治你的内伤。”放下锦盒转身欲走。忽的一抹虹光闪到他身前。 “冥曜。”古善瑶轻唤他的名字,那轻灵的声音宛如绝美的音律,砸在他心口。狭长水润的眸子盯着他褐色的瞳孔。 “谢谢!”灯下的女子双眸颤动,睫毛如蝶翼一般精灵悦动,她不知为何会拦下他,只觉得自己似是欠了他许多,该说一声谢谢的。本想送他的血玉,阴错阳差辗转到槐漓手中,变成了他们的定情之物。 古善瑶说着扭转侧身,右手掌心对准胸口的遗玉,那玉仿佛有生命一般,泛着红红的光晕,丝丝缕缕钻到女子掌心纠缠盘绕,一会儿工夫,掌心泛着红光的光晕凝成一颗指甲大小的红色的珠子。冥曜反应过来,碧绿的荧光顿时阻挡在女子掌心和遗玉之间。 古善瑶踉跄,刚刚如玉般的女子,此刻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脸色有些苍白,倒衬的那魅惑的红唇愈加妩媚了。 “你干什么!”冥曜怒意更甚,责怪的语气里夹着丝丝的心疼。伸手搂过她的肩膀,古善瑶脚步虚浮。 “我没事。”女子摇晃了下,安稳的站住。拂开他的手臂。 “这血石是用我身体的鲜血凝成,里面有我一成法力,若说这世间我有什么亏待的人,那便是你了,这万年的时光,你帮了我许多,我没什么好谢你的,这颗血石送你,把它带在身边危难时或可救你一命,或是吸收了里面的法力,你的功力也会精进不少。”古善瑶气息有些紊乱,明显的气虚短促。 冥曜听着她这番话,望着她白皙的手心里摊着的一颗血红。顿时气血翻涌,拉过她的肩膀幻影间甩在榻上,欺身而上褐色的眸子里怒意暴涨。 “古善瑶,我何时用你还了?你” 对视许久,冥曜错开眼睛,吞咽了口水,亦是难压怒火,伸手把她从身下扯起来背对着他。碧绿的荧光缓缓地进入古善瑶的薄背。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