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5章 独闯魔族(一)

女子轻启樱口。 “玄玉,那日我醉酒后,当真把自己许了人吗?”女子宜嗔宜喜,顾盼流转的望着身边人徐徐开口,好像还未从睡梦中清醒一般。 “姐姐,那日那男子于瑶台中救了你,我初次来天宇不熟门路,便把你交由他照顾,不想我请了天君和我父亲来,便见你……” 玄玉拧眉,片刻的迟疑才又开口。 “见你依靠在他怀中,嬉笑喃喃的问他‘娶了你可好’”玄玉越说声音渐弱。 “他可有强迫我吗?你因何不开口阻拦?”女子愠怒黛眉轻纵,望着身前的妖异男子。 “姐姐,我发誓!”男子见她杏眼圆睁马上举手投降。 “我可是唤了你的,本想阻止,哪知你偎在他怀中,抚着人家脸颊调笑……根本不听我……天君和我父亲均可作证。”玄玉断断续续的说完,只见女子曲眉轻蹙,两鬓泛红。 “咳,如你所言,我本是醉了的,不可当真。”女子冰肌玉骨间,俏脸微红生出几分的羞涩,饶是风姿绰约,千娇百媚了。 “后来呢?” “后来那男子便应允了,说是十日之后便来迎你,哦~还有他把你的血玉解走了,给你留了那个。”玄玉葱白如玉的手指着枕边的一枚莹玉簪子。 女子顺着他的指尖望过去,把那玉簪拿在手中,沉思片刻,眼神已恢复往日的清逸冷然。 “苍墨!”门外的天君忽听女子轻灵的轻唤,森森然,勾起狐帝一同推门进去。 刻意忽略眼下的凌乱不堪,踱着快步走至跟前。女子斜倚在榻上,身覆丹纱,黑发披散耳后,清眸流盼孤傲似雪,丹唇宛如映光的樱桃红透了能滴出蜜汁,纤纤玉手轻抬,柔弱无骨,辨不得喜怒。 “你可识得此物的主人?”月眉微扬。 天君远远的望了眼玉簪低眸,暗自喟叹。 “那男子便是魔族新主,槐漓。”榻上绝美女子闻言,星眸微凝。 思索片刻,起身坐正。 “这位是?” “小仙青丘狐帝白允。”躬身请安。 “甚好,我正想托你件事。”瑶姑忽然回转话题。 “小仙愿为瑶姑效劳。”白允着素衣,气宇间颇有些傲然风范。 “这小狐狸名唤玄玉,你且帮我把他带回青丘,安然送到他父母手中。”女子轻语,浅笑着望向身边的青衣男子。 “呃……”白允心中狐疑。 “哈哈……”青衣男子撩起胸前的墨染长发,绕在指尖,琥珀色的眸子灵动闪烁。 “姐姐可知我父亲是谁?”男子笑容妖娆,顾盼生辉。 “玄玉,不得无礼!”白允脸色难看的训斥。 “瑶姑恕罪,玄玉乃我家幼子,平日里被兄姐宠溺惯了,自小天分不高,又爱胡作非为,若是有什么地方做的欠妥当了,还请瑶姑莫要怪罪。”白允低垂着头敛眉,施礼,神情紧绷。 “原来如此。那我便放心了。你且随你父亲回去,姐姐要去魔族走一遭,带着你多有不便,你若想我,可叫少雀托信来。”女子缓缓开口,吐气如兰语气虽一如淡然,却有几分暖意。 此话一出,惹得天君和狐帝纷纷侧目,少年竟唤她姐姐,千万年来从不见这女子对何人如此温声细语心慈和蔼过。竟连自小收在身边的神鸟也一并给了他,可见这少年在女子心中不同万一,怪不得方才那般情景他竟敢闯进门来。 “姐姐要自己去魔族吗?”男子波光流动,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担心。 “放心,我不会有事。你若担心,过些天便去无启国找我。”女子眉目清明,徐徐道来。 无极之国。 飘河上来往船只络绎不绝,殷红的河水浸染着船身,透着腐败的气味。传闻飘河是联通鬼族与魔族的通道,河水之所以是红色,是因为轮回中横祸和战时亡魂经万年怨气不化,元灵被噬,怨气便将河水染成了红色,过河之人,无论鬼神,所有的法术均无法在飘河上施展。 古善瑶倒无心尝试,因为她不可虚耗法力做这些无意义的事。 落地,直奔古宴槐海而来。 魔族秩序井然,道路上各类魔族不计其数,以古善瑶看来,有土蝼,有狡,还有一些她也叫不上名字来的,女子莲步轻盈,裙带飘飘,珠纱掩面,步履间摇曳生姿,行止中仿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随着娇嫩丰盈的体态袅袅娜娜,幽韵撩人。行人都在怯怯私语,那珠纱后的容貌,必然倾世独立,冠绝古今。 红衣女子顾盼流转,这魔族倒也繁盛,只是终日不见阳光,晦暗不明。抬眸望天,黑红色的积云层峦叠嶂而起,邪魅的如同这魔界的众生一般。 女子止步,停于屋宇楼阁间,上悬几个大字“古晏槐海”。 门前一眼望过去数不尽多少的台阶,气势恢宏,里面似是有大殿,绰约中可见门窗玲珑精致,高不过五丈,四角飞檐挂着串串铜铃,看的出这古晏槐海的主人品味不俗。 守门的魔族侍卫见一红衣女子沿石阶徐徐而上,盈盈走来,风姿冶丽。纤纤玉手擢起明艳张扬的红裙,依稀可见凌波玉足,纤纤细步。 女子身量轻盈,待众人惊艳中反应过来时,以来至殿前。 “你是何人,敢擅闯魔族圣殿?”魔军挥舞兵器拦住女子。 “我要见槐漓。”声音轻灵如潺潺细水。 女子语气轻浅,无惊无惧,清眸坚定。面色清冷如玉,冰炫冷凝。 “魔君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说完举剑便刺。 女子近在咫尺之间,玲珑的腰身如蛇舞一般,轻易的避开攻击,垂首间,已把众人甩在身后,红色的身影,如烟如雾如雨如风,似云间闪电快而不觉。魔军成批的冲上来,女子眸底闪过一抹嘲讽和冷凝,拂袖,转瞬间红袖中散出漫漫白雪,似云似幕似霜似雪,及近时才看出瓣瓣情花,袖间飞出的白虹于空中弥漫开来,凌厉的飞散,划破大批魔军的手腕脸颊。凄厉哀嚎声声不断。 女子立于高处的石柱之上,红衣猎猎伴着墨色的瀑布凌空飞舞,随至毒情花蹁跹飘舞,月眉星眼间,泛着清冷孤傲,睥睨自若,宛若傲睨群雄的王者。 大殿之上魔界重臣纷纷仰目。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