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3章 琉璃宴(三)

“既是冲撞了瑶姑,的确该罚。”男子声音冰冷刺骨,诡谲莫测,宛如亘古魔域传来的地煞修罗。 蛊雕闻言,双膝打颤,噗通跪倒在地。男子于撵中出手,身手快如闪电,跪在地上的几人刹时化作烟灰,四散分离。古善瑶竟来不及阻止。 “这样的惩罚可够了?”男子的声音如深秋寒霜,覆了古善瑶一脸的冰冷雪白,连玄玉也如受惊般,扯紧了她的衣袖。 站在远处的女子依然屹立,不动声色,丝毫没有因为他忽然出手乱了章法或是感到恐惧。 “这样呢?”低沉的声音宛如炼狱的恶鬼,男子出手极其狠辣,与此同时掐住了蛊雕的脖子,带往空中,蛊雕双腿挣扎,木然,没有丝毫反抗和叛逆。就在蛊雕以为必死无疑之际,一抹虹光,击退了覆在脖子上的黑雾,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大口的呼气。 “魔君不必如此,好好管教手下便是。”红衣女子轻浅孤傲的语气,仿佛在诉说着一件于她毫无干系无关紧要的事。 “我们走。”黑色的虹光伴着浓重的烟雾顷刻消失在原地。 古善瑶负手而立,这世间竟有如此修为之人,也难怪天君老头会如此恐惧。 “伤的严重吗?”古善瑶回转身体,七巧玲珑。 “姐姐,你因何不问缘由便如此护着我?”玄玉眼神清澈如洗。 “瑶姑向来如此,帮亲不帮理。”纤白的玉手搭上玄玉墨色的头发,轻抚了几下。 “姐姐是把玄玉当成亲人了吗?”玄玉眸光中透露着喜悦和深深的感动之情。女子凝眉不语,静静的为他疗伤。 “皮外伤,无碍的。不是说若遇到危险,便大声唤我吗?”女子轻言口中虽是责备,目光却轻柔的扫过他,眼底缭开丝丝暖意。 “姐姐,那古树是我先寻得,只要是姐姐要的,我必然不会假手他人!玄玉下次必不会如此鲁莽了。”玄玉年纪虽小,可眉眼透着坚定与决绝,颇有几分帝王之魄。低眉垂眼,几缕青丝越过肩膀,簌簌的滑下来,眼眸泛着一丝失落与愧疚。 “才问了你一句,就生出这么多话来。那蛊雕岂是你一个区区小仙能对付的?若有下次,就叫你变作他肚中的美餐,我可不救你了,看你逞能到何时!”女子巧笑倩兮,看似教训着玄玉,实则是心中疼惜。 “姐姐不怪我给你惹了麻烦吗?听闻那魔界的新君很是不服管束呢!”玄玉抬眸,自然听的懂女子十分疼惜他。 “怪你做什么?你虽顽劣了些,可却不是无理之人,想来也是他们欺你在先。” “走吧,去采写汁液……”玲珑的身段,轻巧的步伐,玄玉望向身前的女子,他所识得的她,并非如世人所言,虽清冷孤傲,艳冠四方,却也有灿烂如阳,炙热似火的时候。 琉璃宴开席,盛况空前。各路神魔汇聚,歌舞升平。 “今日,你便随我去赴宴,迟些时候也可把你交给妖族族长,听闻现在的妖族也是你同族人在做族长,想来,他必会把你看管好交到你爹娘手中。”古善瑶轻浅的玩味,故意刺激玄玉。 “瑶姐姐,我能不去吗?”玄玉面露难色,眼神闪烁蔓延着丝丝委屈和恐惧。他的眼睛一点儿也骗不了人。 “怎得害怕了,莫不是你在族里犯了什么错?” “没有,我只是舍不得姐姐。”玄玉闪烁其词,魅惑的眸光里闪着一抹狡黠。 “既如此,那便走吧。” 天宇。六合之内除却人魔两界,都已经到齐。 “天君”古善瑶微微欠身。 “瑶姑如此大礼,孤愧不敢受。”天君走下仙坛,对面还礼,双手伸到古善瑶面前表示恭敬。 古善瑶扬起头,还是红色的丝帛,轻盈的明纱红衣猎猎,乌黑如墨的头发随意挽起,被一只简单的玉簪别在如玉的颈后,眼睛清澈明媚,眉眼间,轻冷孤傲却高贵艳丽,不施粉黛却给人轻灵遗世独立的美,魅惑张扬,睥睨自若。 在座之人无不发出赞叹溢美之词。 古善瑶的美像情花,是蚀骨的毒药,望一眼便不敢深凝。第二眼,便会毒入肺腑,无可救药。 “去哪儿了?”古善瑶落座。 “瑶姐姐可曾见听见这些痴人夸赞姐姐的美貌?”玄玉心思通透 “我既不老不死,这些话早已是听厌了。说起来,我都忘了我究竟多少岁了。” “尝尝这天宇的清酒,据说是瑶台的莲花露水酿制的。”玄玉斟满酒杯,递到古善瑶面前。 “酒味清冽有些甘甜,的确不错,比陆吾在人间带给我的槐花酿要好喝的多。”古善瑶禁不住多饮了几杯。这酒劲甚大,几杯下肚,古善瑶面色愈发红润了,皮肤滑腻,让人禁不住想咬上一口。 “姐姐,想不到你还是个贪杯的女神,我扶你去瑶台吹吹风吧?”玄玉本意想将她灌醉,免得被她交到狐帝老爹手里,谁想才喝了没几杯她就醉了。 “玄玉,你看那白鹤,当年四海初现,我便每天与鸢鸟为舞,饮山泉,食甘露。你可知那时世间只有我一人,却从不觉孤寂,呵呵呵……反而现在,倒显得越发孤单了。世人皆畏惧我,像你这样与我知心相交的,也仅你而已,为了你的一声姐姐,我为你一舞可好?……便是你回了青丘,也要记得常常托少雀稍书来……”古善瑶当真醉的不轻,把心底话都对着小狐狸一一道来。说罢,不顾脚下瘫软,凌空而起。 她的身形婀娜,许是喝了酒,十分娇媚,整个裙摆都飞起来,双手蓦地抛起,鲜红色的明纱越过头顶,缠绵的飞向瑶池中的白鹤,仙鹤受惊,腾空飞翔,刚刚还远在几尺之外的女子恍惚了一下,已经跃起到仙鹤胸前,红色的纱裙在仙鹤的翅膀挥舞下如虹如霓,像漫天红霞,又像血染的残阳,宛如绝世的仙娥,清美至极的容颜,撩人魂魄的舞姿,那一红一白在雾霭中追逐嬉戏,惊鸿灵动恣意妩媚,竟把那一池盛开的莲花都搅动的毫无丽色。 玄玉看痴了,姐姐从来都是冰冷绝艳的,从不曾有如此的肆意快活。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