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2章 琉璃宴(二)

“瑶姐姐何以送我只鸟?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这小狐狸虽爱撒娇耍赖,却是个直性子,倒是合胃口。 “玄玉,少雀她是鴖鸟。”古善瑶轻言。 “姐姐说的,可是能辟火的神鸟?”玄玉媚眼闪着晶莹的华光,清澈如水。 “正是。” “姐姐当真要把她送我吗?”清冽的嗓音中充满了惊喜。 古善瑶微点下颚,浅笑。 “谢谢姐姐!姐姐待我果然极好,有了她我以后便不用再怕雷火之刑了,若是有朝一日飞升上仙,也可少受些皮肉之苦。”玄玉满心满眼的欢喜,心思雀跃。 “既如此,你便好好待她,若是想我了,也可让她来往书信。” 玄玉打量着初化人形的少雀,瘦瘦小小的,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你叫少雀吗?姐姐把你送了我,你可愿意跟着我?”玄玉虽年幼是个小仙,却心思澄明,善良正直,不愿为难少雀。 “主人。”少雀开口,稚嫩的女声。 古善瑶见他一心逗弄着少雀,转身回了祭楼。 一连几日玄玉就住在祭楼,古善瑶倒觉得有生趣了许多。 “古一,家中可还有血玉?”女子斜躺在银杏的枝杈上,黑发清涧,衣魅轻扬。 “古玉还多,只是血玉没了。瑶姑可是要送人礼吗?”青衣男子立于身旁望着树上假寐的女子。 “恩,如此,这几日我还要出去一趟。”慢慢的把头部贴回树干,闭目养神。 “姐姐,血玉是什么?”玄玉好奇。 “不过是有助修为的玉石而已,这几日我要出趟门,你可要先回青丘?”女子半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安然的伏在面颊上。 “姐姐可是要去寻血玉吗?我可否同去?”玄玉眼睛里透着琥珀色的光,宛如寂静夜色中繁星闪烁。 “当真想去?”女子逗弄的目光。玄玉乖巧的头点。 “罢了,你我同去。”女子浅笑声音轻快,光影朦胧柔媚…… “这仑者山中有一种古木,名曰白呙,形状像一般的构树却是红色的纹理,枝干流出的汁液似漆,味道是甜的,人吃了它就不感到饥饿,还可以解除忧愁,也可以用它把玉石染成鲜红色。” “我已有两万年不曾来过了,不知还寻不寻的到它”一红一白穿行在深山老林中,状似鬼魅。 “姐姐,不如我们分开找吧,如此也可快些?”玄玉小仙天真俊朗。 “这林中怕有猛兽,你一只小狐狸可能对付吗?”古善瑶垂眸,眼底闪过一丝揶揄的笑意。 “姐姐,你且往那边去,我怎么也是个小仙,猛兽能奈我何?”玄玉天真烂漫,妙语连珠。 “好,你要小心,若是真有危险,便大声唤我。”说完敛袖而去,林中透过一丝缥缈。 玄玉左顾右盼,走走停停,脚下不时有玉石金属掩着土壤泛着冷淡光泽,时而拨开土壤捡起地上的石头拿在手中把玩着。前面一颗看似泛着红晕的树干引起了他的好奇。 走进一看,正是姐姐要寻的白呙。 “哎,那个便是主子让我们寻的树,你看,还流着汁液呢!” 玄玉正要唤古善瑶,却发现几个身披黑褂,腰间系着图腾金属腰带的人窸窸窣窣的围了上来。手中的刀和腰帯,泛着冰冷的银光。 “你们要干什么?这树是我先寻到的。”玄玉发现这些所谓的人生的奇形怪状,甚是丑陋。都是人身,兽像,有的形状像普通的雕鹰却头上长角,有的形状像普通的狗,脸上却长着豹子的斑纹。 “让开,你一只小狐狸还敢挡我们的路?我们已在这山中寻了三日有余,若是再无功而返,主子必定震怒。”那个头上长角的先开口 “就是,就是!” “你给我让开。”一群魔兽推推攘攘的上来拉开玄玉。 “这是我姐姐要的东西,又是我先寻得,怎能让你们得了去?”玄玉皱眉,手腕轻灵旋转了一圈,只见腕中的铃铛白虹过隙一般,一把剑瞬时出现在手中。 “你这小仙不识好歹,我家主人有言在先,本不许我们无故伤害道友,你既如此不识抬举,今天我便吃了你!”说罢林中顿时狂风骤起,眼前的人,顷刻间黑烟滚滚幻化成一只几丈高的猛兽,仰头望去是一只鸟的模样,朝着玄玉猛扑过来。 玄玉持剑,堪堪躲过,那猛兽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击不成,鸟蹼深深抓地,地面登时显出几条深浅不一的沟壑,作势反扑,林中枝叶簌簌的落下,树干上密密麻麻的剑痕。几个回合下来,玄玉胳膊上被猛兽抓了几条血痕,血液一点点的透出染红了他的白衫,玄玉脸色冰冷。 猛兽再次攻来,玄玉心悸,一道红色的光影迅速的驱散被浓重的烟墨包裹环绕的玄玉,一股温暖安然落在心头,那个妖娆艳丽的女子,竟然瞬间将黑雾击散,天空骤然清亮,好似雨过天晴的七彩明虹。 蛊雕瞬间被打回人形,喉头呕血,嘴角挂着血丝。 “蛊雕,既已入魔,该当入道了。”女子声音森森然的响起,惊得那猛兽浑身一震。 “小兽不知瑶姑在此,有所冲撞,望请瑶姑饶恕小兽。”蛊雕浑身筛糠一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亏你还记得老身。”女子冰雪容颜,声音却有丝丝阴森。 “可还记得当年老身是怎样平叛的?”女子青丝飞舞,眉目如画,可说出的每句话都如凌厉的羽剑,轻薄锋利。 “小兽,小兽当然记得。还请瑶姑手下留情。”蛊雕低垂着头,连连叩首,此刻更是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土里。 “如此甚好,你便自己动手吧!”女子收敛凌厉,敛起袖口,右手负背而立,青丝衣带如火红的蝴蝶漫舞于空中,缓缓落下,清冷孤傲,睥睨的气势使跪在地上的几人无人敢抬眸仰视。 “瑶姑饶命,小兽也是奉主人之命,前来寻这万年古树,如有得罪,念在小兽并非有意冒犯,饶恕小的吧。” 女子侧身而立,姿态娇媚。眼底闪过一抹凌厉,单手挥袖红色的光球瞬间冲向蛊雕,蛊雕惊惧,拧眉闭眼,等待着沉痛的一击,可这凌厉的掌风并未到面前就被化掉了,蛊雕沉眉凝住,豁的睁开眼。 “主人。”蛊雕恭敬。 “魔君!”其他人纷纷单膝叩拜。古善瑶顺着蛊雕望过去。 通穿着黑衫的四人抬着一撵,纱帐中坐着一人,朦胧隐约中可见是个黑袍男子,看不清容貌只可见身形挺拔。长发垂顺的搭在腰际。 他便是新晋的魔君吗?古善瑶不动声色。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