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绛花劫
第1章 琉璃宴(一)

上古。无启国祭楼上晨光未满。 飘红的帐幔盈盈婉转,如蝶翼上下翻飞舞动,轻灵蹁跹。 榻上的人乌黑的发丝如缱绻的绸缎,铺开一室神秘和古旧。脸上搭着本经卷,安然的侧身躺在榻上,张扬的比鲜血还红的衣衫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仅裸露在外的手腕处,肌肤胜雪,昏暗的光线下,泛着莹莹的光泽,丹寇亦是红色,在这陈旧的古屋中越发透着神秘莫测。 窗外回廊房门吱呀被推开,依稀可见古树银杏的树冠,初生的太阳,阳光透过窗户,细细密密的洒进来。 门外站着个少年,身上罩着青色的长衫,衣袂飘飘。轻微的响动,惊醒了睡梦中的少女。嘤咛一声,玉臂轻轻扬起,转了个身,脸上的经卷掉在榻上,光线渐渐明亮,跃入女子眼底。 房间里泛着淡黄色的光晕,墨染的长发随微风荡漾,张扬妩媚艳丽绝尘的脸透过昏黄的光,如盈盈白玉盘。清丽的面容无需施以粉黛,眉梢眼角细微处露出的清冷艳色,便足以肆意动人,无可比拟。 薄唇轻启:“这么早来,可是有事?”说着直起身子,翻身下榻。 男子恭谨的递上一杯清茶,道“洛殇太子在外面候着,说是有要事。”古善瑶摇晃着脑袋,活动筋骨。 “遣他去凝安门稍待片刻。”也不知他所谓何来,莫不是又出了什么事…… 祭楼下,满目花白,随意牵了一朵情花,束在发尾的发带上,瑶姑素爱情花,唯爱红衣,四海皆知。 凝安门内,苍洛殇看着款款红衣而来的神女,还是如此美艳绝伦,轻冷孤傲。 “洛殇,何以来打搅我的清梦?”女子开门见山,似对他的来访表示不满。 “瑶姑息怒,洛殇此次前来,并未有什么难解之事。”苍洛殇在古善瑶面前丝毫没有仙族太子该有的威严架势。倒像是准备听训的儿子。 “那便请回吧!”女子丝毫不想理会便下了逐客令。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 “瑶姑,瑶姑~~”洛殇无奈,顾不得颜不颜面,挡住古善瑶的去路。 “瑶姑,此来是请您参加今年的琉璃宴。”眼睛紧紧地追随着艳丽的脸庞。 “我本已不问世事多年,如今六合之内各安其主,亦无需我挂心了,你来请我,可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琉璃宴七千年一次,本旨在造福万民,此次我父君广发邀请,妖族,鬼族和新晋易主的魔族统领会齐聚我仙族天宇,父君恐有邪佞作祟。遂遣我……” “原来是请我做护卫的!”女子声音清浅,听不出喜怒。 “洛殇不敢,只是听闻魔族新上任的首领修为甚深,天宇之内恐无人能及。”苍洛殇的担心也不是毫无道理。 “罢,回去上禀你父君,瑶姑自会如约应邀。” “古一,送客。”古善瑶径自出门而去,留下一路的花香。 初夏,情花四海绵延到无穷,古善瑶命人送走了苍洛殇,翩然于花海之上。清理着残花落叶,这情花本是剧毒之物,却也是入药的良品,只是全株有毒,无人养殖。 然世间所有毒物都无法伤及于她,所以便栽种下这花田,以供子民药用。凌空翩舞的美艳吸引了无数子民驻足观看。无启国的子民,不分男女,不衍子嗣,国中以任姓部族居多。 瑶姑乃是无启国的守护者,上古尊神,盘古大神的精血附于遗玉修炼成神,不经天劫,不堕凡尘,不入地狱。 花丛中依稀见得毛绒的尾巴,团团的白绒。瑶姑伸手白色的虹光便缚住那白绒绒的一团,两道虹光,一白一红越过被惊艳的人群,落到祭楼底下。 “怎么又是你?”瑶姑轻灵的声音。 “瑶姐姐?哈哈”地上的团绒幻化成白衫蹁跹的少年,媚眼如丝,发如稠。长长的睫毛覆在脸颊上,妖异至极。 “姐姐,你先放开我啊”少年明朗的声音,仿若撩拨的琴弦,空灵。 瑶姑伸手收了捆绑他的绳索,还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偷花贼。 “瑶姐姐,玄玉好想你啊!”少年跑过来带着衣魅翩翩,腕上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声音。一把抱住古善瑶的胳膊,亲昵的抬头望向她。 “姐姐可有想我?”目光流转,流光溢彩。 “你本是青丘的九尾天狐,怎么身上妖气如此重?”古善瑶推开他纤长的手指,轻声细语。 “我九尾天狐虽然是仙,可万年前我们只是被女娲大神收在坐下的狐妖,本也不是天生的仙啊。”玄玉可怜兮兮的盯着古善瑶,眸光似水潋滟。 “既是如此,你更应该好好待在青丘修炼,怎得三天两头跑来我这里霍乱我的花儿?”低眉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 “都说了是想姐姐你了嘛”玄玉低头浅笑,耳鬓带着一抹绯红色 古善瑶看着他这个样子,竟觉十分可爱。 “哪天我见到你尊上双亲,必要他们好好管教于你,驳了你这撒娇闯祸的心性儿!”古善瑶低眸一笑,迎着头顶的情花和绵长的丝带飘舞,媚态百生,摄人心魂的艳色流转。 “姐姐,你生得真美。”玄玉目不转睛不禁赞叹。 古善瑶眼窝流转着笑意,静静的看着这只小狐狸。 “罢了,你既喜欢我这里,我便替你爹娘看管你几日,也解了我自己无趣儿。” “谢谢姐姐!”玄玉一听,紧忙着躬身道谢,他可不想回青丘被关在屋子里。 “你随他们唤我瑶姑吧!我的岁数恐比你祖上还要大上几倍,你唤我姐姐,倒像是老身占你便宜似得,恐有为老不尊之嫌。” “姐姐何必管其他人怎么想,姐姐年轻的很,被唤作姑姑已经把姐姐叫老了,其他人玄玉管不得,就唤瑶姐姐,你看可好?”玄玉古灵精怪,好像说的也有些道理。古善瑶浅笑。 “满嘴的歪理,随你,想唤什么便唤什么吧,不过一个称呼而已”轻转窈窕身姿,往花田去了。玄玉调皮的跟在身后。 “你既唤我一声姐姐,我自不可薄待了你,送你个礼,也对得起你三天两日苦巴巴的来寻我。” “古一,去把少雀带过来。”依然是波澜不惊的语气。不多时名唤古一的男子带了个女子过来。 “少雀,你初为人形,要勤勉修炼,不可荒废。从今而后,你的主人便是他了。”古善瑶侧目,望向身侧的玄玉。本是个翩翩的高贵公子,怎会如此清澈,如孩子一般。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