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二十八章 天涯何处无芳草

身后两个小丫头似是也没想到丞相会亲自在门口等着,也是一愣,急忙站定在夏无霜身后,“老爷。” 丞相负手而立,威严的眸子扫过面前女子,只见其容色更甚往昔,整个人又平添了几分宁静之感,仿佛超脱尘俗。 当日将她罚去云落寺时她便是如今日般悠闲模样,住持亦是欣然答应,让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一个还未及笄的女子,如何会有这般超脱一切的淡然。 一阵打量之后,丞相才淡淡点头,“回来了。” “嗯。” 夏无霜微微挑眉,漫不经心随意答了一句。成婚再即,这个爹爹就算对她再有意见也不可能有什么动作。 她虽同丞相仅仅只有几面之缘,却也没什么好感。原身在偏院之中住了那么多年,命在旦夕,可这做爹爹的最后只是盘算着如何将这个女儿再卖个好价钱,如何能不让人寒心。 一阵寂静之中,丞相只是眸色深深看着这个无比陌生的女儿,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最后还是夏无霜率先出口,“爹爹,女儿舟车劳顿,如若没有什么别的事就先行告退了。” 她说的毫不客气,已是懒得在这里浪费时间。可丞相也是一愣,随即还是点了点头放她离去,目光依旧跟在女子身后。 这般态度,同以往大相径庭,看的相府门前几个侍卫都是瞠目结舌。 回去之后,梅苑小筑中是一如既往地宁静,三三两两的下人正打扫着院落,见是夏无霜回来,均停下手中动作恭敬行礼,“六小姐。” 女子直直回了屋中,命两个小丫头将她从云落寺讨来的梨花酿搬来,闻着浓郁的梨花香味,心情大好。 云落寺中除了那不可多得的幽静之外,最让她舍不得的便是这幽香十里的梨花酿,入口绵延,让人念念不忘。 比起她之前去的京城酒楼中的花酒可是好了不止一个等级。 所以才在离去之前特意寻了住持又讨来几瓶,以解口馋,还被那看管后院的小和尚好一通嘲笑。 夏无霜百无聊赖拿了一壶梨花酿入了竹林之中,突又想起了还在府中的夏羽柔,眸中多了几分笑意,霎时转了方向。 想必这个三姐成日待在京城之中,也过得甚是无聊。 刚一入院,夏无霜便见了女子那窈窕背影,朗声道,“云落寺的梨花酿,特意来寻你同喝。” 说着,她还顺手朝上提了提那两壶花酒,紧接着便是芳香弥漫。 夏羽柔本是屏退了一院的下人兀自伤神,突然听到夏无霜的熟悉声音后眸子才多了几分光彩,转身回眸,只见那个女子正带着浅淡笑意朝她走来。 诺大京城之中,她大抵只有这一个能够交心之人。 二人同坐于院中,斟了两杯梨花酿来,惹得夏羽柔也是嗅觉大动。 “我观你这半月在外过得甚好啊,居然还有酒喝。” 夏羽柔边品着花酒边道,就知这个小丫头定然没那么老实,合着是跑出去一个人享清闲去了。 女子微微一笑,也不否认,整个人将重心都放在面前的案几之上,“云落寺风景极美,确实是比我那梅苑小筑好上不少,要不是爹爹只罚我去思过半月,不然我怕是还要再多住两日。” 说到这里,她才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头轻轻一歪,有些幸灾乐祸道,“我听闻今年宫宴甚是有趣,三姐歌喉羡煞旁人啊。” 幸亏半月前的京城传言,这才能让她去了云落寺小住半月,顺带躲过了这次宫宴,否则又是一桩麻烦事。 “羡煞旁人又如何。” 夏羽柔猛然拿起案上的梨花酿来一饮而尽,眉宇之间仍旧是淡淡的哀伤神色。 直到现在,夏无霜才觉不对,可却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这个三姐向来洒脱,就是在宫宴献歌一曲而已,也未曾听说出了什么事,怎会这般。 心思流转之间,夏无霜一惊,随意又再次释然,轻轻一笑,“莫不是因为那个予王爷?” 她思前想后,宫宴之上除了此事也别无其他。夏羽岚她一向都不放在眼里,那唯一可能的应该就是这个予王爷了。 一语问出,见夏羽柔微变的神色,她已肯定了自己猜想。 现在,夏无霜却是真有些好奇起那个予王爷来,居然能让她三姐都红鸾星动。 顿了片刻,夏羽柔才缓缓出声,带着旁人从未听过的柔软语气,“这么多年下来,没想到最懂我的只你一人。” 若是未来的予王妃绝色天资,足以同那个男子相配的话,她也会释然。“夏羽岚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他。” 夏无霜何尝不知,只是赐婚已下,不论怎样都是无济于事。 “说到底那都是他们二人之事,三姐怎知你便是最适合他的那个。予王爷这么多年一直置身朝堂事外,却无人动他,不是没有原因,也没有那么简单。” 因缘造化,各人都有各人的路,既然无力改变,那唯有自己撑出一片天地。 夏无霜缓缓说道,带着看透一切的淡然,让一旁的女子定定抬头,眸子中多了几分迷茫之色。 她拍了拍夏羽柔肩膀,“三姐喜欢逍遥天下,他身为皇子,亦是不可能做到。有些人,喜欢就好。” “喜欢就好…” 夏羽柔定定重复着这句话,面上的哀凉也逐渐淡去。 “是啊,喜欢就好。” 有时候,相濡以沫,远远不如相忘于江湖,两生欢喜。 他若不是你命中良人,那又何必强求。 待夏无霜离去之后,女子孤身坐在院中,脑海里回荡的尽是方才夏无霜的话语。 她本就洒脱,只是这个消息来的太过突然让她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可夏无霜的两句话便仿佛醍醐灌顶,让她重新清醒过来。 予王爷天人风姿,仰慕之人众多,而她不过是那众多人的一个而已,又何必一个人在这里作茧自缚。 无霜说的对,她需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皇子,而是能真正陪她懂她之人。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