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二十七章 回京

云落寺的早上,晨曦洒下,给整个山间都蒙了层薄薄雾霭。天边时不时传来两声鸟鸣,再就是钟鼓声响起,恍如隔世。 这山虽位于京城边上,却与京城有着格格不入之感。这里,是完全另一个世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你死我活。 纵然夏无霜上一世早已习惯了惊险刺激刀尖舔血的生活,可在这里,依旧是忍不住的眷恋。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是她从未尝试过的宁静,由内而外。 “这几日多有叨扰住持,还望住持恕罪,无霜今日便会离去。” 女子站在古刹之前,依旧是来时的一袭白衣,风姿绰约。她去了所有易容,以最真实的面容对上了住持,温婉有礼,全然看不出这个女子曾是世上的顶尖杀手。 这,是她能给的尊敬。 半月间住持同夏无霜相处,才发现这女子对佛法亦是通透,语气中也带着尊敬之意,“佛渡有缘人,施主生性聪颖,往后若是有空,可来云落寺小住两日。” “那是自然。” 仅仅半月时间,一向不喜外人前来的住持居然说出了如此话语,若是传回京城则定又是一番轰动。 不过面前女子神色清浅,全然看不出惊诧之意,反倒是身后两个小丫头眼中俱是兴奋。 一番道别之后,三人齐齐下山,朝着京城方向而去。 比起来时不同,紫寻和烟冬二人体力明显好了不少,半月的锻炼下来,竟是已能轻而易举穿梭于这山林之中。 “小姐,我还倒和尚生活无趣,现在看来比相府着实是好得多。” 烟冬还带着孩子心性,一路下山之时又蹦又跳,已经完全忘了当初来时的百般不愿,彻底喜欢上了这里。 夏无霜缓步于山林之间,举目间尽是绿色,带着泥土芳香,让整个人都觉万分舒适,可当真是神仙之所。 现在一听烟冬所言更是一笑,打趣道,“若不然你就留在这里好好生活,我同紫寻得了空便来看看你。” “是啊是啊,烟冬你现在上去还来得及。” 紫寻跟在夏无霜身后,也是抿嘴打趣,惹得最前面的小丫头嘟了嘟嘴,“我才不,我要一辈子都跟着小姐。” 三人一番笑闹间,眨眼便看到了早早就等在山下的相府马车,霎时加快了步伐。 再回京城,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繁华热闹,只是街上关于相府六小姐的传言还断断续续有人说着,倒是被当今圣上的又一桩赐婚给冲淡了不少。 “相府四小姐和六小姐同时出嫁,嫁的还都是当今皇子,相府真是好大的福气。” “谁说不是呢,太子可是未来国君,自然是高不可攀。再说那个予王爷,听说也是天人之姿,只可惜从小体弱多病。” 说着,周围之人传来一阵叹息之声,不知是为王爷难过,还是为夏羽岚不平。 明明夏无霜就是个庶出女子,怎地就嫁给了太子殿下,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太子妃,其中差距,确实是有些大。 马车刚一拐到大街之上,外面之人的议论之声便透过薄薄的车帘传入,让人听的一清二楚。 三人久在云落寺之中,对于近日京城之事可谓是半点都不知,现下听闻马车之外所言,都是一惊。 紫寻皱了皱眉,“宫宴上居然还发生了这等事。” 往年宫宴上虽也会有赐婚下来,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次赐婚居然又一次的落在了相府头上,可谓是让人瞠目结舌。 “同时出嫁?” 马车中的女子若有所思,很快唇边便又勾起了一抹笑意。 现在的夏羽岚定然是生气的紧,她们二人本就不和,又赶上同一天出嫁,倒还真是有缘,只不过,她要嫁的可是夏羽岚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的太子殿下。 可想而知,现在夏羽岚近乎崩溃的心情。 一旁烟冬似乎是有些不乐意起来,忿忿不平道,“她凭什么和我们家小姐一天出嫁,平的让人添堵。” 这么多年下来,哪一次不都是这个四小姐出尽风头,成日欺压她家小姐,现在居然连出嫁都是如此。 “我倒是还真想看看那一天,夏羽岚究竟是什么模样。” 夏无霜不甚在意,身子慵懒倚在马车之中,眉眼之间风情万种。 二人同时出嫁,到时京城定会热闹非凡,就连相府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这两场婚事而分散开来,不会全然集中到她的身上,岂不是更方便她逃走。 现在看来,还是天助她也。 只是夏羽岚被赐婚给予王爷,倒是让她始料未及。 传闻之中这个予王爷绝世风姿,就连女子都无颜同他媲美,可想而知那是怎样的一种惊艳,居然就这般白白给了夏羽岚,却是可惜。 想着,夏无霜还径自啧啧两声,对于那位她从未谋面的王爷深表同情。 以夏羽岚的骄傲性子,嫁给一个手上无权无势的病弱王爷,大抵同杀了她一般痛苦。 不过朝堂水深,这么多年下来那个予王爷虽然手上无权无势,可也平安活到现在,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说不定,这其中还另有隐情。 就是不知传闻中的这位美男子性情如何,将来待夏羽岚嫁入成了王妃,京城中定又会好玩起来。那个女人,可从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到这里,夏无霜已经是目光灼灼,忍不住心底那些喷涌而出的猜测,看的一旁两个小丫头心惊胆战。 四小姐出嫁,自家小姐怎么看起来比她自己嫁人还要兴奋不少。 “小姐?”紫寻盯着自家小姐那热烈表情,有些犹豫的伸出手在夏无霜面前晃了晃,生怕她又重新恢复了以往的痴傻模样。 夏无霜一看紫寻便知她心中在想什么,一伸手朝着女子头上就是一个暴栗,“好了,我没什么事,一天出嫁岂不是正好,本小姐自有打算。” 说话之间,马车已稳稳停在了相府门口,夏无霜也收起了一贯的慵懒模样,躬身下轿。 “爹爹。” 一掀车帘,许久未见的丞相便直直站在相府门口,依旧是一脸的威严之色。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