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二十五章 赐婚

逐渐的,丝竹之声缓缓停下,皇帝靠在龙椅之上,等着接下来的表演。一来二去,这已成了每年宫宴的规矩一般,各府小姐轮流上台献技。 闺阁女子,琴棋书画均应不落,更何况是这些王侯家中的女子,更是潜心苦学。 这些,很有可能决定着她们的一生。 随着屏障褪下,殿中不少女子都是跃跃欲试表情,忍不住想要上台技惊四座。她们等这次宫宴,已经等了许久。 当然,也有不少皇子臣子前来,便是期待着这一刻,看各色美人使劲全身解数登台表演,那可比青楼里的强上许多。 众人屏气凝神坐在一边,只见周身烛火一灭,只有台间缓缓亮起,竟给人一种耳目一新之感。 夏羽柔静静立在台子中央,虽未精心打扮,可她的美却是浑然天成,让人挪不开眼球。 女子一袭淡紫色衣裙,衬得整个人愈发出尘起来。她的声音清亮中带着几分缠绵悱恻,就在安静的大殿之上响起,带着众人去了另一个世界。 微风拂过,那原本就只亮了几根的烛火也是忽暗忽明,照在女子脸上,更多出了神秘之感。 这个相府三小姐不同于众人所熟知的废物夏无霜,他们只知这女子从小便师从王医师,经常陪同身侧,出京看诊,却是没想到相貌也是姣好。 歌声唯美,听得众人只是如痴如醉,坐在一边的太子殿下更是如此,所有注意力尽数都放在了夏羽柔身上,心中一阵阵的懊恼。 为何夏无霜会是那个命定之女,他要的从来都是相府三小姐。 就在众人各自的思绪飘飞之中,夏羽柔的歌声也渐渐舒缓下来,最后直至完全消失。 她对这宫宴本就没什么兴趣,可无奈这是宫中规矩,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破坏,只能上去随意献歌一首。 反正在京城也不打算多待,如此能应付便应付过去。 “我倒是从未想到过三姐唱歌居然如此好听。” 夏羽柔刚刚回席,便听到夏羽婷阴阳怪气的声音,心中正是烦躁,径自回道,“你不知道的还多,我劝你今日还是不要招惹我的为好。” 现下她对这宫宴早就失了兴趣,只想着快些结束回府,对于这个一整晚都在挑事的夏羽婷自然没什么耐心。 她这个三姐姐从前说话一向委婉,可这次回来却是大变了模样,夏羽婷被堵的一滞,愤愤道,“羽婷只是夸三姐一句,哪里用得着招惹一词。” 说着,女子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趾高气昂,“再说,三姐不就是师从王医师嘛,就算那样王医师再好,三姐你一个女子成日在外面抛头露面也不是什么好事,传到众人耳中,指不定背后怎么说。” 夏羽婷的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之意,她知夏羽柔一向好脾气,可这次显然是估计错了。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夏羽柔的眸色便已陡然加深,变得无比凌厉起来,欺身而上,直直看着面前女子。 “那伤药的事,不知五妹妹还记不记得,你大概也不想我在这里把一切都尽数说出吧。” 这夏羽婷,已太不知好歹。 她是不愿参与到这些乱七八糟的斗争中来,但不意味着,她可以任人摆弄。 说起伤药来,夏羽婷大抵也是做贼心虚,身子一顿,看着面前的三姐顿时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没想到,夏羽柔医术极好,对这些东西更是敏感,若是她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此事抖出,那… 见夏羽婷的气势逐渐弱了下来,夏羽柔也跟着冷笑一声,同丞相说了两句之后就悠然离席。 这,从来都不是属于她的世界。 她要的是天高海阔,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已。 在二人方才的争吵之间,已错过了不少女子的节目,当夏羽婷再次回神之时,那木签便已摆在了她面前。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女子收起了之前的慌乱神情,有些紧张的朝着面前伸手而去。翻过木签,只见其上赫然写着琴字。 她松了口气,带着最为得体的笑容缓缓登台,她要证明,她不比任何人差。 表演一个接一个的继续,直到最后尽是那些往常技艺,看得众人也有些倦怠起来。 于是,微微的嘈杂之声逐渐响起,一开始还是淡淡一点,可越到后来,这嘈杂之声便愈盛,直直盖过了现在台上夏羽岚的奏琴之声。 台上女子显然没想到自己一向拿手的琴技放在众人面前居然无人欣赏,反而是吵闹之声越来越大,连看向她的人都没有几个。 夏羽岚本身相貌不错,可就在刚刚登台之时那有些一瘸一拐的步子让不少男子都是面色惊愕,果断失了兴趣。 既然没了兴趣,那这听琴之人自然也就没几个,成了夏羽岚一个人的表演。 女子越弹,心中的不安也就愈盛,慌乱之下竟是接连好几个调子都尽数弹错,发出一连串刺耳的声音,倒是惹得不少人重新朝着台上看去,皱着眉头不断摇头。 弹成这样,如何还敢上台。 一曲终了之时,夏羽岚的面色已变得苍白起来。她盈盈一拜,声音中都带了几分颤抖,可看在众人眼里又是一阵唏嘘。 表演完毕,殿内也跟着再次亮堂起来。而这殿中之人,都是心情各异。 “夏爱卿,你这女儿可有婚配?” 主位之上的皇帝眯着一双眼睛,其中透着精明光芒,却让人无论如何都看不进去,捉摸不透。 “回陛下,还未曾有过。” 丞相照实回答,另一边的夏羽岚却是重新打起了精神,面带希望的看着皇帝。 能得到皇帝亲自赐婚,在云启国之中,是无上的荣耀。 她的努力终归还是没有白费,方才的那一点阴郁之色也很快烟消云散,低垂了脑袋,一副害羞之色。 殿中众人也都是一愣,他们早知今晚皇帝会挑适龄女子赐婚,却没想到竟是为相府四小姐。 那六小姐已经是未来的太子妃,现在皇帝再次指婚,相府可是出尽风头。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