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二十四章 旗鼓相当

一个废物也就罢了,可还未成婚那般流言便传满京城,让他太子的脸面放在哪里,让他以后还如何见人! 想着,男子眸底已出现了阴狠之色,像是要把人燃烧殆尽。 短暂的寂静之后,殿中众人都带着一种心知肚明的表情窃窃私语。 夏无霜的丑事闹到皇宫众人都知道,他们岂有不知的道理。若是真如传闻所言,相府六小姐早已失贞,那太子这顶绿帽子戴的可真是冤枉。 就因为夏羽婷方才那淡淡一语,完全改变了之后宫宴席间的对话。 原本众人今日也不曾想到此事,可这么大庭广众之下一提,太子又还是那般神色,再加上近两日这传言的确是如火如荼,让他们想不注意都难。 “这相府六小姐不是个痴傻的么,多年都在府里养着,怎么会一夜未归?” 某一席间,压低了的讨论之声不断传出。 一旁的女子嗤笑,“她一个傻子竟是也知道一夜风流,还衣衫不整被人送到丞相府门口,让丞相脸上都跟着无光。” “是啊,你看现在丞相同太子的脸色。” 不远之处,丞相面色不善,太子也是一脸的阴沉,大抵都是在为了这个夏无霜而头疼。 说话之间,众人对于这个未曾谋面的夏无霜敌意也越发大了起来。不知不觉便成了众矢之的。 这里女眷本就极多,大都是权臣之家的适婚女子,打扮的花枝招展。 可现在整个殿中原本应该最受欢迎的太子殿下却没了希望,让她们如何能不生气。一个废物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抢了太子妃之外,名声还如此之差,让她们怎么能够心平气和接受。 越来越多的议论声之中,不知是谁率先出口,朝着丞相问道。 “丞相,既然相府六小姐同太子殿下马上就要大婚,缘何不带来出席?” 众人目光跟着聚集过去,也都是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废物,未来的太子妃。 丞相微微一顿,“小女近日惹了祸事,被本相罚去云落寺思过,不日便归。” 云落寺三字一出,周边众人又是一阵诧异之声,惊讶于名满天下的云落寺住持居然会同意夏无霜入寺,倒真是又一件奇闻。 不过现下众人关注的焦点显然不在这里,“惹了祸事?丞相所言可是近日京城传言中那事?” 这,已是直白至极。 然,在众人都未曾注意的一方角落之中,一极美的男子眸中闪过一丝趣味,手中正把玩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若有所思。 云落寺… 莫非便是今日那女子? 灼灼落花中,不惊不燥,淡然的让人不可置信。 京城之中最近流言他也略有耳闻,本以为就是个痴傻小姐,没想到真正的相府六小姐居然是那般模样。 虽不是绝色天资,但周身的气度却是世上无二,莫名的让他有种熟悉之感,却怎么也抓不住脑海里的那一点线索。 呵… 想着,凤予弦唇边勾出了一抹笑容,清润中透着邪魅。 能够同他都旗鼓相当的女子,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那这传言…男子端着酒樽轻轻一抿,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个区区相府六小姐,就有那般身手,这相府之中还真是卧虎藏龙。 男子凤眸闪动着幽暗光芒,眼前是今日夏无霜护着那小丫鬟的模样,霸道至极,却也恰好显出了她的护短性子。 天生凤命… 皇宫之中暗流涌动,所有矛头都指向了未来的太子妃,而那个女子此刻却正在云落寺中,万分悠闲的赏月喝茶,仿佛所有一切都同她没有半点关系。 殿中之人的一声声质问传来,丞相刚想答话,只听主位之上久久沉默的皇帝出声,瞬间又恢复了安静。 “好了,此事不要再提。” 皇帝淡淡的声音中透着威严,让众人心中都是一凛,连之前的窃窃私语之声都完全消失不见。 他虽对丞相家的那个六小姐也没什么感觉,但天师言辞凿凿,断言紫薇星出世,却是那个夏无霜无疑,他才赐婚太子。 也没想到还未成婚居然传出如此流言,还闹得京城人尽皆知。 但那女子既然生有凤命,这赐婚,就绝不能变。 一边的夏羽婷努了努嘴,心中又是一阵气恼。她好不容易才在这宫宴之上将话题引向夏无霜,凭什么现在连陛下都站在那个贱人一边。 许是她的愤慨表情太过明显,夏羽柔只是淡淡一笑,声音冷清,“夏羽婷,你还是安分点的好。” “三姐,那个废物有什么好,值得你百般维护。” 夏羽婷依旧是一副不服气的模样,直直回道。 对面的女子无奈摇头,也不回复,突然觉得煞是无趣,直接转身离去,回到了方才的角落之中。 宫宴继续,过了方才的小插曲之后,众人又都恢复了以往神色,丝竹管弦之声再起,殿中热闹非凡。 夏羽柔静静坐在那里,目光时不时朝着凤予弦而去,勾出了几分温柔神色。 时隔一年,这个男子一如既往的俊郎,如天边明月一般,带着高高在上的光华气质,孑然一身立于凡尘之中。 传闻中凤予弦生来便是体弱多病,多年来一直都是个闲散王爷,坐看云起云落,永远都是置身事外。 这般男子,风光霁月,仿佛只有让人仰望的份。 初见之时,他就是这样静静坐于一隅,带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气息。 就在夏羽柔兀自出神之间,凤予弦似乎是感受到了注视的目光,微微抬眸,见是相府三小姐之后,才淡淡一笑。 对于夏羽柔,他的确早就相识。身在相府之中,竟能违背丞相意愿毅然跟着王医师出京,可想而知需要多大的勇气。 他对她,一向都是欣赏的。 这一笑,当真宛如云开破月,让殿中的不少女子再次看呆了去。 云启国皇室美男子虽多,各有风情,可若是真要细说起来,当属这位闲散王爷,美得天怒人怨。 可大抵也是因此,身为皇子却是被疾病缠身,隔绝于皇室争斗之外,无权无势。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