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二十三章 宫宴

夏无霜若有所思看着后院方向,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木桌,眸中闪着微弱光芒,“皇子。” 她的语气肯定,让烟冬和紫寻都是一愣,同时惊呼出声,“皇子?” 女子微一挑眉,做了个噤声手势,示意此事不可再提后便转身离去,留下两个僵直在原地的小丫鬟,面面相觑。 那人悄然而来,想必是隐瞒了身份,可满京城之中能进入这寺庙之人寥寥无几,他身份定是不会简单。再加上那周身气质,也绝非一般王侯所有。 听闻云启皇室尽是美男,看来有时候传言也并非虚假。 想着,夏无霜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方才在梨树下的场景。 他一袭白衫,五官深邃且清润,娟狂的唇角微抿,生生透出一股倾世之感。纵然她美男子见得不少,可就在第一眼看见之时,还是忍不住的失了神。 外面是漫天星辰,女子静静立于院中,眸中盛满了星光璀璨,似乎定格成了永恒。 夜凉如水,比起寺庙这边的清冷宁静来,宫中却是非同寻常的热闹。 大殿之中,烛火摇曳,酒香弥漫,透着满满的奢靡之气,所有王侯皇室尽数到场,一副其乐融融景象。 殿中一角,夏羽岚等人齐齐坐在榻几之上,个个都显得温婉可人,与平日里在府中的形象别有一番出入。 夏羽柔坐在中央,自顾自喝着酒水,懒得理会这一殿的明争暗斗。突然有些羡慕起自己那个被罚入寺庙的六妹妹来,怪不得当日夏无霜悠哉悠哉过来向她道别离去,仿佛就怕爹爹突然反悔一般,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 心思流转之间,女子暗叹一声,又突觉有些好笑般摇了摇头。若是让爹爹知道了,定又是一阵怒火。 在女子对面,刚解除了禁闭的太子正目光专注的朝她看来,其中带着几分不郁之色。 一个太子,求而不得,大抵才是最痛苦之事。 这般场景落在一旁夏羽岚同夏羽婷眼中,均是一阵嫉恨。太子如此,她们又何尝不是,想尽办法出现在太子面前,最后偏偏敌不过一个刚刚回京的夏羽柔。 想着,夏羽岚忍不住对着毫无反应的夏羽柔开口,“这太子殿下真是痴心,快大婚了居然还想着三姐。” “三姐行事一向潇洒,哪里是闺阁女子能比。” 夏羽婷瞥了眼女子后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讽刺,听得夏羽岚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闺阁女子…岂不是也直直讽刺了她。 夏羽柔久不在府,她三番两次得见太子殿下最后都是无疾而终,让她如何不气。 前两日伤药之仇她还未报,现下走起路来都未彻底利落,全是拜面前这个贱人所赐,当即也没了耐心,“你给我闭嘴!” 二人既然撕破了脸皮,夏羽婷便也没了那份顾忌,冷笑一声,“四姐何时管的如此之宽,我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可并非指的是你。” “你…” 她没想到,这个一向柔顺的夏羽婷如今也敢当面顶撞于她,可碍于众多王侯在场,又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重新坐回榻中。 被夹在中间的夏羽柔微微蹙眉,懒得理会身旁聒噪的二人,拿了块糕点细细品尝,似乎周围所有都同她无甚关系。 见成日压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夏羽岚吃瘪,夏羽婷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勾唇一笑,朝着太子走去。 夏无霜,你能当上太子妃本就是意外,今后可不要怪我。 她步伐缓慢,身着一华丽衣裙,整个人显得愈发柔弱起来,正拿着一樽酒款款而来,面带笑意。 当她走近之时,太子依旧对着夏羽柔静静出神,根本没察觉到一旁的女子。见此情形,夏羽婷十指轻握,转而又重新松开。 “太子殿下。” 如黄鹂般的清脆声音响起,将面前男子的神思重新拉回,转头见是夏雨婷之后似乎有些不悦,“嗯?” 这个女子他也不是没有印象,不过也是一胭脂俗粉而已,他堂堂太子可不是谁想靠近就能靠近的。 男子轻轻抬头,俊郎的脸上看不出神色,不过夏羽婷好像是毫不在意,躬身行礼之后又是一笑,“羽婷只是提前来庆贺太子殿下同我六妹大婚之喜,只可惜了我那六妹今日不在。” 夏羽婷语调中带着淡淡的欣喜,宛如是真心诚意前来祝贺一般。她的声音不大,却正好足以让整殿之人听到,俱是一阵沉默。 这场婚事,在众多人眼中,现在已成了一场好戏。 殿中所有人,表情各异,都朝着这方看来。 一如既往,相府那个痴傻的六小姐依旧没有出现在宫宴之上。这么多年,好像已经成了众人的默认。 她的话音落下,一边的夏羽柔眸中便泛起了凌厉之色,朝着女子看来。 所有皇族之人都在,夏羽婷当众提起这件事情可不止是会让无霜难堪。京城传言有多不堪她是亲耳听过,在如此场面公然提起,只会引起更多人的不满。 还未嫁入东宫就沦落到了如此境地,那以后… 夏羽柔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哟,这下可有热闹看了。”夏羽岚一听女子话语,便知其意,亦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也不阻挠,乐得在旁边看这场好戏。 就是那个贱人不在宫宴之上,如若不然,这场面定然是越发有趣。 说罢之后,夏羽婷脸上笑容愈盛,拿着酒杯微微举起,便是一饮而尽,眼底带着报复的快意。 太子从未将她放在过眼中,那这样也好,不属于她的东西,她也绝不愿意拱手让人。夏无霜,你在京城之中的名声尽毁,我看你如何来做这云启国的太子妃。 “多谢。” 太子身子一顿,眉宇之间不悦之色越发明显起来,捏着酒杯的手青筋尽现,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了这两个字。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他为了退婚一事惹得龙颜大怒,现在父皇还在主位之上,自然是要忍下天大的怒气。 很好,夏无霜。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