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二十二章 惊为天人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你同紫寻下山去吧。” 女子轻轻摆手,抱胸站在门口,头微微歪着,笑眯眯盯着烟冬,态度无比明确。 她们二人的这体力,她管定了! 于是,在夏无霜的一再坚持之下二人开始了为期半月的悲惨生活。每日吃得多也睡得好,到了要离开之时,反而都是胖了整整一圈。 当然,这是后话。 打发了二人下山之后夏无霜也无事可做,便孤身一人在寺庙中闲逛。偶然发现这寺庙后院之中竟是别有洞天,居然有一片梨树林。 梨花盛开,一片纯净之色,绽放枝头。 因为是清晨缘故,所以其上还带着晨时露水,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显示出耀眼光芒,好一片静谧之所。 反正也是闲来无事,夏无霜随手拿了一本书卷便翩翩而来,随意寻了一处席地而坐,身子慵懒倚在树干之上,抬首便是茫茫雾霭和绵延群山,只觉神清气爽。 梨花轻落,染了衣襟。 由于这处实在幽静,寺中僧人也不管这一地落花,所以呼吸之间都能闻到隐约的梨花香味,自醉人心。 一片宁静之中,女子轻捧着一本书卷,睫毛微垂,打下一片剪影,看得入神,已是不知时辰。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夏无霜眸子才轻轻抬起,神色倦怠看向一边,只听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此人脚法张弛有度,气息微弱,如果不是她前世身份,现下也绝对不会察觉到有人前来。所以此人定是个中高手,说不定与她亦是旗鼓相当。 晃神之间,一白衣男子随之负手而入,眉目如画,清润温雅。 一时之间,夏无霜脑海中仅仅只是不停重复着一句话,被夺了心神。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大抵说的就是这般男子吧,他凤眸朝着这处林子扫过,其中带着一片冷清之意,而后朝着林边走去,宽大的白色衣袍猎猎生风,透出一股潇洒之意。 夏无霜敛了周身气息,将身子朝后躲了躲。女子的白色衣裙同一地落花混在一起,再加上那根本就寻不见的气息,只要是不到近处便绝对发现不了。 来这后院要径自通过整个寺庙,这男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光那周身的一股华贵之气,便知他定不是寻常之人。 夏无霜收了书卷,依旧倚在那株树干之后,想要看看这人来这是要做何。 仅仅片刻之后,后院小路之上也传来的轻微的脚步之声,让夏无霜再次挑眉,居然又是一个高手。 她微微侧头,朝着身后看去,只见一黑衣男子身着斗篷而来,整个人看不真切,可浑身上下却弥漫着一股危险气息,让人不由自主想要远离。 他见了方才那男子之后,竟是躬身行礼,远远看去显得极为恭敬。 二人就立于梨林边上,压低了声音不知交谈着什么。最后只见那白衣男子淡淡点头,神色之间尽是淡漠之色,宛若九天寒冰,带着浓厚到化不开的冷意。 可就在这时,夏无霜身子一僵,心中暗道不好,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了后院之外传来的一阵熟悉声音。 “小姐,小姐我们回来了。” 这声音在如此寂静的后院之中可是显得无比刺耳,她的气息还略微急促,大抵是因为刚大老远从山下爬上来的缘故。 声音一出,那身着黑色斗篷之人倏然离去,仅剩下白衣男子朝着外间看去。 这方一向无人涉足,突然传出一小丫鬟的声音的确不对。 而与此同时,就在烟冬露面的瞬间,只觉眼前一花,就被人死死的制住,动弹不得,而且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整个脸蛋都憋的通红起来,惊慌失措。 她只是听寺庙中的小和尚说小姐大概是来了这里所以才跟着寻来,却怎么都没想到一进来便直接被人制住。 夏无霜本是想着烟冬发现这方没人后便会离去,她则等着这男子离开后再现身,毕竟听人墙角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更何况是听人墙角还被人恰好发现。 但是现在情形,夏无霜眸子一眯,凛冽之意尽数透出,身子一转便出现在林边,语气淡淡,“她不过是一个婢女而已,公子何必为难。” 清丽的声音陡然间响起,让人没有一丝防备。 白衣男子回首之时,只见夏无霜正踏着不急不缓的脚步而来,整张脸蛋巧夺天工,只是肤色黯淡,白衣轻动,却有种说不出的熟悉之感。 她逆光而来,眉宇之间的冷意同煞气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倒是让一向淡漠的他有种惊艳之感。 一个娇弱女子,缘何会有此番气场,竟是丝毫不输于她。 见男子依旧定定站在原地,夏无霜继续开口,算是解释现下之事,“我闲来无事到此小憩,却没想到公子也看重了此处,烦请谅解。” 说着,她还扬了扬手中书卷,以示清白。 几秒对视之后,那男子才终是放了手。重得自由的烟冬定了定神,惊魂未定的朝着夏无霜而去,“小姐。” 小丫头经过方才一番惊吓现在声音都带了些战栗,让夏无霜微微心疼,伸手将其拉在身后,轻拍了拍烟冬肩膀,“无事。” 烟冬一向胆小,应该是真的被吓着了。 对面男子冷眼看着这边一切,半晌后才道,“既然今日是意外那便算了,下次还请小姐及时出声,莫让他人误会。” 他声音便如人一般,冷清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说罢之后,男子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了一道白色背影,仿佛悠然行走在天地之间。 那一句话,已是直直对夏无霜的讽刺。 但转身的瞬间,男子如墨般的眸子已起了一丝波澜。连他都完全没有感知到这女子的气息,他竟不知,京城之中居然来了如此人物,而且还是个女子。 二人都不知,今日一眼,便赔了一生。 “小姐,他是谁啊,怎地在这里就敢如此嚣张?” 回了屋子中的烟冬终于缓过来不少,开始回想方才那如天人般的男子。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