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二十章 小赌怡情

对于这般情形,夏无霜也不甚在意,一副淡漠表情回了梅苑小筑之中,身子一翻便躺回了榻上。 榻间柔软,顺便晒着暖暖阳光,让女子很快就沉沉睡去。 当紫寻再次进屋之时看到的便是如此景象,夏无霜墨发随意散开,包着那一张妖冶脸庞,散落在榻间。 她唇角微微上扬,眸子紧紧阖着,没了往日的狂妄邪魅,反而多了几分静谧之感。这样的夏无霜让紫寻的步伐也不由自主轻了起来,不禁轻轻一笑。 出了这么大的事,要是换做别人的话估计早就吃不下睡不着,不像她家小姐,一沾床居然就这么睡了。 不过既然自家小姐都不在意,那她们也不再理会那些府内府外的流言蜚语,放宽心态,悠然待在梅苑小筑之中。 可让夏无霜没想到的是,这流言还没传了几日,居然就逐渐淡了下来,连府中之人的反应也没之前那么大,惹得她越发郁闷起来。 这点事都办不好,夏羽岚还真是蠢笨。 这日,女子又换了一身男装上街走了一圈,发现效果远远不如之前那次轰动,就连酒馆中的讨论都没之前热烈。 她同太子的婚事一日比一日近,这样可怎么行。 于是,郁闷至极的夏无霜转身便去了赌场之中,和一群世家少爷们玩的火热。 作为一个顶级杀手,她的赌术大抵是除了暗杀之外最好的一个,只要是她出手,就没有赢不了的赌局。 所以,当夏无霜再次自赌场中出来之时,手边就多了一个极不起眼的灰色布袋,扬长回府。嘴里还不忘嘟囔着,这些她前世都用烂了的手段,里面之人居然连看都看不透,让她玩的着实是无聊啊,无聊。 不过好在这赌场来往之人都是些有钱少爷,挥金如土,如若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去哪儿弄这一笔钱。 片刻之后,梅苑小筑。 两个小丫头盯着那布袋中满当当的银票瞠目结舌,不可置信的打量着消失了半个时辰的自家小姐。 最后,还是紫寻有些结巴的道,“小,小姐。” “嗯?” 心情还在郁闷中的夏无霜懒洋洋趴在榻前案几之上,随意歪了歪头,漫不经心朝着表情精彩的两个小丫头看了过去,又转而看向地下那些银票。 紫寻重新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猜想问出,“小姐方才是去…”说到一半,女子停了一停,似乎是在斟酌如何去说接下来的话。 夏无霜也不着急,静静趴在那里等着下文。 “是去打劫了么?” 终于,紫寻还是鼓起勇气将心中想法问了出来。 自家小姐前几日在后院中成日摆动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不会就是准备着今日出去打劫吧。想着,紫寻的表情也越发肯定了起来。 …… 一句话问完,夏无霜才有了反应,瞥了眼面前二人之后这才慢吞吞从案几上起身,重新换了一个姿势,“打劫?这倒也是个好主意。” 方才她只想着从哪儿搞来一笔钱,赌场无疑是最快的一种。现在看来,紫寻倒是提醒了她,京城权贵那么多,何曾缺过银两,只是这次就算了吧。 紫寻表情一滞,努力不去理会夏无霜的这句话,不依不饶,“那小姐你这么多钱,是哪儿来的?” 就是小半个时辰啊,她就刚去厨房吩咐了两句,回来以后便见小姐带了这些银票回来,而且还是无比招摇的晃悠进了屋子。 “去街上逛了会儿,又顺便去赌场玩了两把。” 夏无霜本还是想逗弄紫寻一番,结果现在见她这幅模样,也跟着收了心思。表情一正,开始想起正事来。 三个字一出,夏无霜还没来得及吩咐接下来的事,就听烟冬一声尖叫,“小姐你去了赌场?” 说着,她还跑过来抓住夏无霜未来得及换下的长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发现没什么伤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夏无霜无奈拉开烟冬,“你们二人拿着这些银票去街上找些人,让他们继续传前两日之事,闹得越大越好。” 说罢,似乎是料到了她们二人接下来的反应,直接打住,“别问我为什么,快去办。”之后便直接转身去了后院之中,留下两个小丫头面面相觑。 花钱去毁自己名声,天底下能做出这种事的大抵也就只有夏无霜了。 二人虽心存疑惑,不过毕竟是自家小姐吩咐下来的事也不得不办。 果不其然,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么整整一布袋的银票洒下去,整件事情在京城中很快便再次被传了起来,而且愈演愈烈,大有种停不下来的趋势。 现在的京城之中,若要问起相府六小姐,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垂髫小儿,估计没什么人是不知道的了。 这般趋势倒是让还在禁足之中的夏羽岚大为吃惊,她只是想去败坏一下夏无霜的名声,却没想到最后收到的效果如此之好。 在京城中引起这般轰动之事,没过多久也就自然而然的传入了宫中,丞相当即便被皇帝宣去,至于其中二人谈了什么,那也只有他们自己才可能知道。 众人只知,在丞相回府之后,勃然大怒,直接将夏无霜叫到了房中一顿训斥,最后被罚去寺庙思过半月,不得回府。 夏无霜领了罚之后也不耽搁,回梅苑小筑收拾了东西就单单带了两个丫鬟离去,对这件事情未置一词,爽快的令人诧异。 就连丞相自己都未曾料到这个女儿对上这件事反而没有半分悲戚之色,几乎是在一秒钟内抬头而后直接答应,表现的仿佛是有了什么好事一般,竟比挨骂之时都要欢快不少。 这对她哪里是惩罚呐,简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惊喜。 梅苑小筑虽好,可成日待在其中也实在太闷,还不如到带着小丫头到寺庙玩两日,也是快哉。 “小姐,宫宴还有两日就开始了,可现在这样定然是去不了,这可怎么办?” 一路之上,烟冬在马车中碎碎念个不停,直让困的昏昏沉沉的夏无霜心烦意乱。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