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十四章 未婚夫上门

然,在夏羽岚眼巴巴的期待中,接连几个三日都过去了,可脚伤却没有半分要转好的征兆,反而越来越疼,走起路来都是一瘸一拐,引人发笑。 自然,脾气本就不太好的相府四小姐这两日可是生足了气。无奈因为脚腕原因无法出门,只能自己一个人窝火。 她无法出门,相府之中整体气氛倒是好的不得了,让刚刚回府的夏羽柔都有些诧异,后来得知此消息后才了然点头。 而在这其中,最为高兴的还要属夏羽婷。 以往在相府之中她头上总要压一个夏羽岚,现在没了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过得好不自在,甚至就想着夏羽岚永远这般最好。 “小姐,我们不要去看一下四小姐么?” 丫鬟小心翼翼站在心情颇好的夏羽婷面前,大着胆子问道。 之前不管四小姐出了什么事首当其冲的定然是夏羽柔,可这次自家小姐不但不去献殷勤,反倒是不闻不问。 夏羽柔翘着两条腿随意躺在榻上,眸中尽是洋洋得意之色,“看她?就让她一个人在揽芳阁中待着吧。” 就算爹爹宠她又如何,若往后这脚伤一直不好,给拖成了瘸子。试想,相府出了一个瘸子小姐,最先要解决掉她的人肯定是爹爹无疑。 再说,夏羽岚沦落到今日地步,完全就是因为她活该。 “可…” 那小丫鬟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刚出口一个字就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小姐,听说太子殿下又来了咱们府,现在就在门口呢。” 一侍女自屋外小跑而入,声音中还带着些许起伏。 听到这一消息之后,夏羽岚微微挑眉,淡淡一笑,“太子殿下的消息还真是快,三姐才刚回府几日,这便急匆匆追着来了。” 她轻轻起身,语气中有着几分嫉妒,朝着屋外看去,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半晌之后,女子才缓缓起身,“既然太子来了,那我们便去迎迎太子殿下吧。” 夏羽岚现在这幅模样定是不会出来,也不会有人再继续拦着她。 这一次,对她来说便是机会。 比起夏羽柔来,她自认不差半分! 相府之外。 一男子负手而立,一身玄色衣裳衬得其越发冷厉起来,就这般直直站在门口,周身散发着尊贵气息。 相府显赫,府邸便处于帝都最繁华一条街道之上。平日里行人来往,最多也只是带着仰慕之色看上两眼,便匆匆而过。 可今日,相府门前景象大有变化。 太子这般尊贵身份,就这么光天化日站在这里,不少来往行人纷纷停下脚步,不可置信的望着不远处的男子。 他名满京城,可他们都是些平头百姓,何时见过真人。 不过片刻之间,偌大的街道之上已经尽是人头拥挤。还有不少得了消息特别赶来之人,时不时爆发出一阵女子尖叫之声。 而远处的男子唇角带笑,仿佛是早已习惯了这般景象,时不时对着底下众人微微点头,又是一阵躁动之声。 此时,得了消息的丞相亦是满心郁闷,正朝着府门口而来。 他才刚刚下朝回府,屁股都没坐热,便听下人禀报说太子到了门口。 远远走来,丞相的眉头也越发紧皱起来,朝着一旁下人吩咐道,“一会儿将柔儿带到前厅,便说太子殿下专程来访。” “是。” 太子对于相府三小姐的兴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所以对众人来说也不是什么私密之事。不过如今皇帝已经赐婚,铁板钉钉,也不知这个太子到底心作何想。 又过了片刻,丞相姗姗来迟,满脸堆笑,“老臣参见太子殿下。” “无需多礼。” 男子笑容温雅,朝着丞相微微颔首,悠然转身。正打算随丞相入府之时,目光反而朝着一侧看去。 丞相脚步一顿,目光跟着看去,只见夏羽婷正带着一脸娇羞表情飘飘而来,衣裙飞舞。 “太子殿下。” 远远见到这般俊郎太子,夏羽婷心中激动愈盛,更是庆幸夏羽岚的脚伤。如若不然,她大抵根本没有如此好的机会。 女子含羞带怯,微微垂首,声音温软,让人一听只觉浑身酥麻。 太子朝着夏羽婷看了眼后随即撇开了目光,继续朝前走去。 这种女子,他一个太子平日里见得多了,什么样的美人尝不到,自然是不将一个夏羽婷放在心上。 与夏羽婷不同,夏羽柔生性便带了一股洒脱之意,让人看过之后便再也无法忘却。当日惊鸿一瞥,就已是心动。 当他费尽周折终于搞清那女子身份之后,却被告知她已跟着医师出京,一时半会儿根本回不来。 求而不得,一来二去,便成了执念。 丞相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自己这个女儿,跟在太子身后离去,将夏羽婷一个人晾在了原地。 而女子的神色,也从一开始的羞怯期待,慢慢变得失望起来。直到最后,她的脸色已经铁青,十指紧握站在原地, 她到底是哪里不好,凭什么太子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殿下请。” 当二人到达前厅之时,夏羽柔早早已侯在了那里,躬身行礼,表情却是少见的淡漠有礼。 她当初选择随王医师出京,一方面的原因便是太子。她纵情医术,巴不得远离朝堂权贵,对上太子更是避如蛇蝎。 “三小姐。” 太子微微抬眸,只见这个女子多日不见变得更加灵动起来,心中那处地方变得越发痒痒起来,迫不及待想要得到。 这,才能是他未来的太子妃啊。 至于那个传说中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废物,还是留给别人好了。 一来二去之间,太子也不再委婉,直接开门见山道,“不瞒丞相,本宫今日前来是为了与六小姐的婚事。”他面色冷凝,带着几分储君该有的威严之。 “哦?” 丞相眉头轻挑,恍若不懂,“天师不是早已将这门婚事的日子定下了么,太子可有疑问?” 一句话道出,对面太子眉目微凝,端着茶杯的动作也是跟着一顿。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