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七章 梅院小筑

翌日清晨,夏无霜便直接被院中下人来回走动的声音吵醒。微微睁眼,似是还有些不太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强光,再次转了个身。 刚想再阖眸之时,只听屋外烟冬声音传来,“小姐,该起榻了。” 她胡乱应了一声,待眸子重新张开之时,已是说不出的清明之色。 阳光四散,洒在女子脸上,无比动人。 夏无霜掀开小毯,随意揉了揉还依旧惺忪的睡眼,起身下榻。 “小姐。” 听到内屋动静之后的烟冬推门而入,此时的夏无霜早已收拾妥当,正朝着她微微颔首。 “外面什么声音?” 她一个不受宠的六小姐,再加上这处偏僻,本应是无人踏足,今晨却是非同寻常的吵闹,惹的她心烦意乱。 平日里相府下人来了这偏院可都是绕着走,今天是怎么了? 烟冬脸上瞬间扬起一抹灿烂笑容,快步走到了女子身边,朝着院中道,“一大早老爷便派了些许下人前来帮小姐搬院,看来这次老爷是真的开始重视小姐了。” 小丫头语气明快,兴致勃勃看着屋外忙碌的众人,感慨万千。 从前她家小姐备受冷落,即使是住在这偏院之中吃食还要被克扣,现在可好了。 梅苑小筑在相府中可算是最好的院落了,这十几年来一直空着,也不知为何突然让小姐搬进去。 夏无霜眉头轻挑,一手把玩着铺泄而下的墨发,“重视?” 那老家伙大抵是盘算着如何才能将她的利用价值发挥到最大吧,天师突如其来的预言虽让众人诧异,可却也不能不信。 命定之女,倒是有点意思。 女子移步生莲,来到院落之时,只见众人齐齐行礼,脸上都是说不出的恭敬之色,全然没了往日轻蔑。 在相府之中,丞相的态度,便决定了一个人的所有。 她倒是也懒得计较这些,随手挥了挥袖,“接着搬吧。” 既然主动示好,那她何不顺水推舟,只怕有些人该按捺不住了。 相府荣华,梅苑小筑更是位于整个相府中心,梅花盛开,竹林幽静,确是别有一番景象。 夏无霜悠然而入,一举一动间皆是风华,看的烟冬一阵诧异,随后便是一阵激动。她家小姐是命定太子妃,那再也不会受众人欺负了,这样真好。 越往前走,烟冬的表情就愈发惊诧,一双水灵眼珠不停转动,打量着这诺大的院落,不由发出阵阵感慨。 比起之前那偏院,这里好了可不止一点半点。她同小姐在相府生活如此多年,都从未进来过这里。 水榭楼台,一步一景。 夏无霜看着自己身边小丫头满脸的丰富表情,也是不由一笑,“罢了,让你跟着我怕是你也没什么心情了,去四处看看吧。” 她杀手一世,刀尖舔血的日子过多了,从不怕死。只是那些并肩作战的兄弟们,那些让她可以安心露出后背的人儿,始终还是有些想念。 她的人,她夏无霜从不会让受了半分委屈。 浩大丞相府之中,一直对她忠心耿耿的怕是就这两个身边的小丫鬟吧,不然原身大概连现在都活不到。 “小姐,你一个人…” 烟冬一听夏无霜的话,脸上表情变得犹豫起来。上次她离开小姐身边才不过短短半刻,小姐就失踪了一整天,还差点被四小姐用软鞭打死,现在想起来都还是心有余悸。 女子伸手拍了拍烟冬肩膀,将其心思看的干干净净,“无妨,从此以后,再无人能欺负的了我。” 笑话,向来都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何曾吃了亏去。 她语气清浅,可听在烟冬耳中,却让她不知不觉便尽数信服,这才放心离去。 看着小丫头轻快的步伐,夏无霜的心情跟着也好了不少。对着直直射来的太阳光眯了眯眼,径自朝着院落中心而去。 “你们都下去吧。”刚刚迈入门槛,女子就跟着蹙了蹙眉,似是对这一院的下人颇不满意。 她一向喜静,这般阵仗也太夸张了些,不知那老狐狸心中又在想什么。 待屏退了一院下人,夏无霜才缓缓坐在了藤椅之上,整个人显得万分慵懒,微微晃动着身子。 墨发垂下,衬的女子肤如凝脂,美艳中透着几分邪魅之色,倾国倾城。 她伸手捏了捏自己的一侧胳膊,若有所思。原身这么多年来成日窝在偏院,身子骨确实是差了很多,导致她原本的力量根本发挥不出来,那日也仅仅只是出了一成而已。 一个杀手,若是连自己都控制不了,那便离死期也就不远了。 更何况此地她从未涉足,朝堂水深,总是要多些自保的本事才好。 想着,夏无霜轻轻阖了眸子,任由阳光打在脸上,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净。 午膳过后,她便唤了一众下人前去准备她所需之物,反倒是弄得烟冬一头雾水,跟在夏无霜身后定定看着下人们不断忙乎。 那一个个冰冷的铁片,还有她从未见过的银针… 直到半晌过后,烟冬终于再也忍不住起来,按捺住不停抽动的嘴角问道,“小姐…,你要这些东西干嘛?” 她一个闺阁小姐,这些东西,怎么看怎么都是男子才会摆弄的玩意儿啊。 “我自有用处。” 夏无霜抱胸看着面前众人,时不时亲自前去指挥一下要如何安放,心满意足。这才是她那么多年习惯下来的生活,原身的力量,也是时候该恢复一下了。 待众人忙乎的差不多之后,夏无霜才朝着后院而去,只是走到一半时脚步一顿,微微侧头,“往后我在后院之时,不准任何人前来打扰。” 女子神色淡淡,温声吩咐。 依旧是过去的那个模样,可偏生让人只觉不可抗拒。 说罢,众人只见夏无霜衣裙摇曳,逐渐消失在他们视野之中。这样的六小姐,往后相府就有的热闹看了。 而相比于这处的安宁,相府的另一边可就炸开了锅。 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过后,紧接着传来女子尖锐的吼叫之声,“她凭什么!凭什么!”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