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六章 凤命之说

“不、不是。五小姐伤的这样重,您又走了,等会儿四小姐回来了,怕是不好交代……”连丫鬟自己都没有发现,面对余解忧时,她的声音都是打着颤的。 “不要怕,我是伤的有点重,等会儿四小姐回来想道歉的话,直接来我房里找我就是了。”余解忧拍了拍那丫鬟的肩膀,轻轻一笑,不顾丫鬟错愕地表情,扶起烟冬施施然走了。 “小姐,我们这么走真的没事吗?若是四小姐真的怪罪下来……”想起四小姐平日的跋扈,烟冬心中有些担心。 “怕了?”余解忧挑了挑唇角,“不如我再把你送回去?” “才不要,烟冬是要跟着小姐一辈子的,小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烟冬赶紧抓住余解忧的手臂,不敢松开。 余解忧笑了笑,眼底的狠厉一闪而逝。 四小姐?已经不止一次地听到这个称呼了,不用多想也知道自己先前受的鞭伤就是拜那人所赐。 从没有人敢在伤了她之后,全身而退。 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余解忧望着周遭美景,眼底划过一抹疑惑。上一世她手染鲜血,杀人无数,本以为会入地狱而受万刑,可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是老天你怜惜这个女子吗?所以在她死去之后让我用她的名字活出一番精彩,为我自己的人生,也是为这个女孩的未来。 还未走进自己住的小院,余解忧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全部打探了清楚。 秀气的眉头拧了拧,余解忧道:“所以说,不过是因为天师的一道批命,所以皇帝就硬把太子凑给我了?” “是的小姐,虽然天师只说了那凤命之人在夏家,但是丞相说附和天师所有条件的人,只有小姐您一个。”推开破败的房门,烟冬侧身将余解忧引了进去。 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屋子,破败是余解忧能想出来的唯一的形容词。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是想不到这会是一个千金小姐的闺房! “呵呵,看来我这凤命给我带来的麻烦还真多啊。” “小姐,你快坐下来歇会儿,昨日您一晚未归,可把奴婢给吓死了!” 听了这话余解忧才猛然反应过来。想起腰腿间的酸软痛楚,她的眸光就忍不住冷冽下来。 很好,看来昨晚的意外也跟那些相府的小姐们脱不了干系了。 她们是觉得只要毁了自己的清白,就能顺心如意地和太子在一起了? 殷红的唇瓣挑起一个轻蔑的弧度,余解忧血液中潜藏的嗜血因子开始蠢蠢欲动。 现在,游戏开始。 谁都没有想到,在寂静无声地荒凉小院之中,天师的挂盘正在悄然转动,一个传说即将在历史的舞台上粉墨登场。 丞相府的大堂之内,栩栩如生的白虎图于大堂前壁之上,御赐之剑放于案桌,整间大堂充斥着肃穆之感。 夏羽岚踏着细碎的步子,微微垂着眼,身段妖娆而又摇曳生姿。 “参见太子殿下。”缓步行至大厅中央,夏羽岚微微福身,朝着主座一袭华服的俊美男子盈盈一礼,行为做派皆是大家风范。 “殿下,这便是老臣的四女儿。”夏丞相抚了抚胡须,笑道。 “原来这位是四小姐,不过,丞相大人除了三女儿夏雨柔外不是还有三个未出嫁的女儿吗?”茶盖拨弄着茶水,荡漾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男子面上含笑,眼底却是冰冷的。 “六妹妹身子不适,我和五妹妹正陪着她呢。听李管事说爹爹寻我们,怕是有什么大事,我便先过来了。”夏羽岚极为知机,娇声应道。 “原来如此。”夏丞相笑道。 “看来本宫还真的是来得不巧呢。”纤长的指轻叩着桌面,太子眼中迸发出一抹寒光,“今日来,又见不着本宫的太子妃了呢。” 夏羽岚本是眼波含媚地瞧着太子殿下,轻声道:“六妹妹身子一向娇弱,今日不能得见殿下天颜,也是她没那个福分。” “福分?”凤行止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父王都已经下旨封她为太子妃了,你家六妹妹福气大得很呢。” 夏羽岚面色一滞,不知太子殿下今日火气居然这般大,竟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当下一双桃花眸子便染上泪水,贝齿咬住樱唇,露出不知所措的模样。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