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二章 有辱家风

她心里有点绝望,可骨子里的倔强,却让她不愿就这么认输。 “我要杀了你。”她几乎是咬牙切齿。 “呵,我等着。”男人低低一笑,满是轻蔑。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接,同样的冷漠,同样的锐利,如暗夜里潜伏的猎豹,时刻等待着将猎物撕的粉碎。 余解忧死死盯着面前男人汗涔涔的脸,愤怒和屈辱在心中如杂草般茂盛生长,直到身体达到极限,才沉沉地陷入黑暗。 昏黄的烛火静静摇曳,映照着两道相互纠缠的身影。 也不知过了多久,粗重的喘息慢慢停歇,厚重的帘蔓被掀开,男人性感而沙哑的声音随之响起:“炎清。” 烛火微微一跳,下一瞬,一个身着黑色劲装,面带金色面具的女暗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帘蔓外头。 从帐内走出的白衣男子并未看她,只表情冷漠地吩咐:“原样送回去。” 女暗卫闻言一愣。 她还以为主子会吩咐说直接将人处理掉呢。 “没听见?”见她呆立不动,白衣男子终于偏头睐了她一眼,那一眼清冷平淡,却自有股不怒而威的威严。 深知他的性子,女暗卫抱拳应了声,再不敢胡思乱想,忙不迭闪身进了帘蔓深处。 她没有瞧见,在她进去后,白衣男子随着她的动作朝里头看了一眼,原本无波无澜的眼眸中,竟十分难得地掠过了一抹深思。 不过很快那抹深思就又重新被冰封般的冷漠所取代。 他抬脚迈过高高的门槛,再没有回头看一眼。 此时已是日落时分,绚烂红霞绵延了泰半天际,落下的却是大片不祥的血光。 余解忧被丞相府的小厮发现的时候,就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如血的霞光中,乍眼瞧着竟好似早已死去多时一般。 小厮被吓了一跳,忙寻了两个婆子将她给抬了进去。 丞相府后院早已经有人听见了风声,匆忙赶了过来。为首的女子一身华服,飞仙髻张扬跋扈,眉眼间满是戾气,甫一瞧见余解忧的模样,一张俏脸就已经沉了下来。 “贱人,丞相府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 “四小姐,需要奴婢将六小姐唤醒吗?”婆子小心翼翼的请示。 夏羽岚心中火气正旺:“用不着,我自己来。” 说话间,旁边的丫头便已乖觉的将她的鞭子递了过去。 夏羽岚扫了眼惯常用的银色软鞭,蹙了蹙眉:“我新做的那根鞭子呢,把那根给我拿过来!” 丫头面露不忍:“新做的那根可是长满了倒刺,还是不要……” “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夏羽岚眉角一挑,语气里藏不住的狠厉,“不打不长记性的东西,还不快去!” 围观的人深知四小姐的性子,虽心中不忍,却再不敢多言。 烟冬听闻消息赶过来时,夏羽岚已经接过了鞭子,带着倒刺的漆黑软鞭在半空中划过,空气都仿佛被撕裂了。 烟冬吓得心脏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她忙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大着胆子道:“四小姐,放过我家小姐吧,小姐她不是故意……” 掂了掂手中的鞭子,夏羽岚冷冷一笑,却直接严厉地打断了她,“什么不是故意,堂堂相府千金,莫名昏倒在这后门口,这要是叫外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相府教女不严,家风不正呢!今儿个我就替爹娘好好教训教训她,也好让她长长记性!” 最后一个“性”字还未落地,漆黑的长鞭便已气势汹汹的抽了下去。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