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第一章 迷之重生

余解忧最先感觉到的是鬼压床一样的胸闷气短动弹不得,这就是死了的感觉吗?随着意识的逐渐清醒,饶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余解忧也不由被睁眼所见的景象镇住了, 她像一只翻肚皮的青蛙一般软软地瘫在床上,身上压着一个男人。 作为一个杀手,她打从有记忆起就开始学习要如何杀人,心里自然是再清楚不过,林翔那一枪下去,自己绝对再无生还的可能。 似是有所察觉,男人抬起头来,如墨青丝迤逦而下,遮住了男人大半张脸,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透过发丝直直对上余解忧的眼睛。 他身上甚至还穿着衣服,余解忧原本还有些浑噩的大脑瞬间清明了过来,黑曜石般漆黑的眼眸中,瞬间迸射出冰雪般森寒的锐芒,“你是……呃!” 却不过才起了个话头,就被对方陡然激烈起来的动作给撞碎,细微的喘息从余解忧嘴里溢出。 虽然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可这一刻余解忧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看着自己时的不以为然就好像看一个将死之人。 作为一个屹立在世界之巅的顶级杀手,还从没有人敢用这样轻视的眼神看她,余解忧气极反笑,掩在薄被下的手指狠狠蜷缩起来。 她的容貌本就极美,安静时如出水莲花,素雅中显出几分无趣。反倒是如今这般唇角轻挑的模样,邪气又魅惑,勾的人心尖儿都颤了起来。 男人晃了晃神。 在这失神的瞬间,就见那原本荏弱不堪地躺在那里的女子,也不知从那儿借来了力气,竟宛若只准备捕食的猎豹一般,携着惊人的气势从床上猛地暴起! 素白的柔荑于一瞬间化作了利刃,毫不留情的朝他的后颈重重劈了下来。 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只素手劈下来时带起的猎猎劲风,一下一下,割得他脸颊生疼。他的眸光一瞬间变得极其的幽深,却并没有躲开,只微微掀了嘴角,露出一点清浅而诡秘的弧度。 余解忧从不觉得自己会失手。 自打她正式开始执行任务后,她就从未失过手。 可当她看到他刀锋般锐利的嘴角浮现的诡秘笑容时,心中不知怎的竟是狠狠一跳,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下一刻,男人长臂一伸,竟是直接抓住了她的纤腰,食指微曲,狠狠顶在了她腰间大穴上。 余解忧还来不及反应,就觉腰间一软,双腿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男人低低一笑,顺势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死死扣在自己胸前,唇角的笑容透出几分嘲讽。 “玩儿够了?” 余解忧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眸,该死的,她竟然提不起一点力气! 她的手明明就要贴上这男人脖颈上的大动脉,只要一秒钟,她就可以切断他脆弱的咽喉,送这贱人去见玉皇大帝! 但是现在……余解忧死死咬住嘴唇,殷红的唇瓣被生生咬出了血,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不知所措的滋味。 偏这个时候,男人再次激烈的动作了起来,极尽野蛮粗鲁,好似是在报复余解忧刚才的胆大妄为一样。 余解忧眉眼越发冷冽,只是浑身的力气都已被抽光殆尽,别说是反抗了,就连抬起根手指头,都成了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