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030章 床下有人

程桂兰关切的望着女儿:“你这孩子……怎么打起了喷嚏,是受了风寒吗?娘听说你白日女扮男装和三皇子上街了?这事儿可是真的?”

一来是担心她生病了,二来也关心她和君弘维之间的进展。

“娘,有什么话明日再说吧,女儿今天逛了一天也累了,想早点歇息。”

百里月桐眼下迫不及待的希望能够支走娘亲,她实在是担心床底下的男人一会儿又弄出什么状况来,若是让程桂兰知道四皇子在这里,指不定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她可不希望目前的生活再出现什么变故,就这样平稳有序的发展下去,她才有把握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

“桐儿,娘跟你说正经事儿呢!你过来坐下,娘要和你好好谈谈……”

程桂兰压根儿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反倒走到床榻边坐下,同时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示意百里月桐坐到自己身边。

百里月桐就像被一桶冷水由头淋到脚,心也凉了半截,撅着小嘴儿万般不奈的走到程桂兰身边坐下,脑子里想的却是床榻底下藏着的男人。

“娘,有什么话一定要急着现在说吗?”百里月桐秀眉轻蹙,依然不放弃的继续撒娇,希望程桂兰能够改变主意。

程桂兰盯着女儿微撅的樱唇,脸色也越来越柔和,柔荑温柔的握上百里月桐的小手,认真的凝对上她的眼睛:“桐儿,能让娘这么着急的……当然是你的终身大事。眼下也没有外人在,你老实告诉娘,你觉得三皇子这个人怎么样?”

百里月桐眸底闪过一抹异光,原来娘拽着自己拉长问短,绕了一大圈弯子,最后才将话题转移到了君弘维身上,可谓是用心良苦!

“娘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三皇子为人和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还用得着问女儿吗?”百里月桐故作不解的莞尔一笑,轻松一语带过。

“桐儿,娘再问你,你觉得三皇子喜欢你吗?”程桂兰漂亮的杏眸闪过一抹狡黠,声音压得更低了几分,以她昨日对君弘维的观察,那小子似乎对女儿颇有兴趣。

“三皇子喜欢我?娘,你是不是误会了?三皇子只不过是要和女儿合伙开酒楼罢了,他对女儿可没有非份之想,女儿对他也没有感觉。”百里月桐倒是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不禁连连摆手,也干脆索性将话摆明了说,她当然看得出程桂兰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可她现在实在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情。

“合伙开酒楼?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娘怎么没听你提起?三皇子他为什么要和你合伙开酒楼?”程桂兰眸底闪烁着疑惑,不能理解的盯着百里月桐精致的小脸,这个消息所带来的震撼,让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的话题。

“哥没跟你们提起吗?”百里月桐摊开双手,纯真的水眸盛着满满无辜:“三皇子觉得女儿做得菜好吃,所以想跟我合伙开酒楼,三七分帐,他三我七,我划算着这笔买卖倒是不错,于是便应了下来。我以为哥哥都告诉你和爹了……”

她这一说,程桂兰漂亮的杏眸深处闪过一抹光亮,三皇子要和女儿合伙开酒楼的动机原本就很可疑,再一听说是三七分帐,她心里就更明暸了,要说到她的女儿,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别说做菜,从小到大就连厨房的大门也未迈进过,三皇子放出这么好的条件,明摆着就是想找机会和女儿单独接触,也只有她天真的女儿会自以为是。

不过,这件事情说好也好,但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毕竟百里月桐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总往外面跑对名声是不好的,除非……三皇子能给她一个名份,可是眼下看来,时机似乎还不成熟,他们二人的发展还没有到那一步。

“桐儿,这……这似乎不太妥当吧?!”程桂兰低垂眼敛,若有所思的柔声道。

“娘,女儿知道你心里是在担心什么!其实女扮男装也未必不是一个好法子……”百里月桐冲着娘亲顽皮的眨眨眼睛,眸底的聪慧灵动让程桂兰的眸光微微怔愣,刚才那么一瞬她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她还是头一次在自己女儿的眼底看见如此轻灵的气质,差点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看错人了。

就在这短短的瞬间,程桂兰的脑子已经转了千百回,不论外面的人怎么议论她的桐儿,桐儿永远都是她最爱的宝贝女儿,为了宝贝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她已经细细盘算过了,三皇子不失为女婿的最佳人选,但是她也明白,想要攀上这门皇亲并非易事,首先必须为两个年轻人创造相处的机会。

“开酒楼的事儿,恐怕你爹那一关就难过去……”程桂兰秀眉轻蹙,若有所思的低沉道。

她这话一出,也让百里月桐脸色骤变,眉头紧锁:“娘,那……那这该怎么办?女儿已经答应三皇子了,说出的话可是要算数的。”,她竟然忘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身在传统的古代,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不由她说了算。

“这个……就交给娘亲吧!你只要好好的和三皇子相处便是了。”程桂兰冲着女儿莞尔一笑,那笑容里含藏着高深莫测的意味,倒像是话里有话。

百里月桐彻底无语,娘亲这是有多想将她嫁出去呀?竟然煞费苦心的帮她去应付那个固执古板的将军父亲,实在是为难她了。

和女儿小聊了一会儿,程桂兰只觉得心头舒畅许多,仿若看见女儿的终身大事很快就要有着落了,愉悦的站起身来:“桐儿,你今天出去逛了半日也累了,早点歇着吧!”

“呃……娘,你也早点休息,桐儿送你出去。”

百里月桐再回到房间,迅速的反插上门栓,眸光直逼向坐在桌边饮茶的男人,她还真是头一次遇见这么难缠的人,竟然还没有离开。

“四皇子,你到底想干什么?”百里月桐从外面进来,一阵凉风从脖子灌入,她才意识到自己此刻还是真空上阵,望着眼前美如妖孽的男人,那镌刻般俊美的侧面轮廓怎么可以这般诱人?只可惜,他们都不是对方的菜!

“听起来,你娘是迫不及待的想将你嫁出去。”君煜麟唇畔勾起一抹似笑非笑,沙哑的嗓音饱含惑人的魅力,衣摆上的灰尘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迷人性感。

“嫁不嫁出去又关你什么事儿?”百里月桐没好气的冷斥道:“往后还请四皇子自重,不要随随便便的进本郡主的闺房,没有人告诉你男女授受不亲吗?”

女人气鼓鼓的可爱模样映入眼帘,君煜麟深邃眸光有片刻的失神,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若神情,不自然的润了润喉咙,才幽幽出声:“如果你要嫁给别人,当然不关本王的事儿,但是你们母女俩现在的主意打到我三哥身上来了,本王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那请问四皇子想怎么管?”百里月桐下鄂轻扬,对视上男人深邃诲暗的鹰眸,毫无惧意的反问道,语气间透着几分挑衅意味。

“本王刚才已经想到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好法子,就是尽快给你物色一门亲事,把月桐郡主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这样也能一举两得,一来让将军夫人了却一桩心愿,二来本王也可无后顾之忧,再也不用担心你打我三哥的主意。”君煜麟说到这里,唇角突然勾起一抹邪魅冷笑,眸底也闪烁着魔魅不定的精光。

百里月桐眸底划过一抹疑色,听起来这男人似乎是想将自己嫁出去,不禁令她秀眉轻蹙,清冷的水眸凝对上男人惬意的模样,冷冷出声:“本郡主奉劝四皇子一句,最好不要打我的主意。”

“哦?听起来……月桐郡主这话像是在威胁本王!”君煜麟深邃的眸光一暗,唇角的冷魅却是越漾越深,从骨子里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威严。

“本郡主只是想告诉四皇子,我是不会任人摆布的,哪怕对方的身份再显赫尊贵。”百里月桐的声音淡了下来,语气却依然异常坚定。

“本王也有一个习惯,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哪怕对方是天王老子,本王也不会改变。”君煜麟诲暗阴寒的眸底闪过一抹似笑非笑,手中的杯搁置桌上,缓慢的站起身来。

百里月桐正捉摸着男人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君煜麟却冲着她莞尔一笑,眸底的诡异神色却令人不由深思。

看着男人矫捷的身姿消失在大门口,百里月桐脑子里依然回荡着男人最后留下的话,默默品味他话间的意思,听起来这男人是铁了心要铁自己嫁出去,她当然也是铁了心的不会任由他摆布。

接下来的几日君弘维已经派属下与长阳楼的掌柜进行交涉,要将那间酒楼盘下来,可是事情进展的似乎并不顺利,到最后男人不得不搬出自己的身份,亲自跑了一趟,强行拿下了长阳楼,紧接着便到将军府来向百里月桐报喜。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