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029章 春光外泄

屋内热气氤氲,白雾皑皑,屏风后面的泡澡桶内的泉水奔散似烟云清洒,水面上浮着片片夺目花瓣,色泽鲜润,香气弥漫,随着水波起伏,如覆上一层霞光锦缎,赏心悦目。

百里月桐屏退了想帮她梳洗的婢女,轻解罗衫,洁白如玉的身子缓缓没入水底,温热的水波在白玉般的姣好身子上轻轻荡荡,仿若一双温暖宽大的大掌,温柔体贴的为她按摩去除一身的疲惫。

闭目养神,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刻的舒适,突闻房门被推开的声音,百里月桐秀眉微皱,清冷的嗓音透着几分不耐:“本郡主都说了不需要人帮忙,退出去!”

房门砰的被关上,百里月桐原以为是丫鬟退出去了,却不料紧接着又听见了门栓的声音,有人在屋子里。

下一秒,女人倏地睁开眼睛,眸底闪过一抹异色,直觉感觉到气氛里的诡异,屋子里的人应该不是丫鬟。

低沉稳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离屏风越来越近,百里月桐清澈的水眸闪过一抹警惕,哪里还有享受的雅致,嗖的迅速从木桶里立起,刚来得及用宽大的外袍裹住自己的身子,君煜麟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

当君煜麟发现屏风后面竟然是如此景象,咋地怔愣当场,他万万没有想到躲要屏风后面的女人竟然是在洗澡,当他听见水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雾气袅袅,女人的如雪凝肌大多数都暴露在空气里,白中透粉,整个人如同出水芙蓉般清新脱俗,男人深邃的瞳仁很快划过一抹幽暗。

“四皇子为何总是阴魂不散的跟着我?这里可是本郡主的闺房,谁允许你进来的?”百里月桐的柔荑紧紧抓握着长袍,稍一手滑她就会春光外泄。

“嗤……你以为本王愿意来吗?”君煜麟回过神来,不自然的撇开头去,不再看女人的身子,语气同样的冰冷:“本王问你,你究竟是谁?”

百里月桐顿时心中警铃大作,出于警官的本能,她能够听懂男人话语间流露的怀疑,佯装漠然的意欲绕过男人的身子,却脚下一滑整个人朝前倒去,正朝着男人的方向。

“啊——”百里月桐眸底闪过一抹惶恐不安,而男人更是条件反射的欲避开她的身子,就像她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

眼看着整个人就要硬生生的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百里月桐依然不肯松开防护的手,宁可摔倒也不愿意春光外泄,就在她闭上眼睛,等待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至,一只有力的长臂突然环上她的纤腰,在最后一刻将她整个人托起。

君煜麟眉头紧皱,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竟然会在最后一刻伸出援手,虽然心里厌恶极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当看见她秀眉紧蹙,闭上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时,内心深处油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粗粝大掌也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

香软在怀,一股淡淡清香逸入鼻底,沁入心扉,君煜麟大脑数秒失去意识,勾着女人纤腰的大掌不由自主一紧,女人柔软的娇躯更近的贴入男人怀中。

君煜麟望着怀中的绝代佳人,衣衫凌乱,青发如墨,漂亮的蝴蝶锁骨清晰可见,美白修长的脖颈如白瓷般细腻光滑,热气氤氲下肤色泛着淡粉,简直魅惑天成,诱人至极。

而此时此刻,两人极其暧昧的姿势也更是薰昏的男人的头脑,君煜麟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妖魅扬起,女人如贝扇般浓密睫毛凝着水珠微微颤抖,不禁令他血脉贲张。

两人距离近在咫尺,呼吸声清晰可闻,君煜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原始欲望从心底最深处萌芽,肆虐生长,男人深邃的眸光越来越暗,迫人的视线缓缓落到女人樱红的唇瓣,性感的喉结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

虽然君煜麟极其不愿意承认,但是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他竟然会对眼前的女人有了反应,摁捺不住的想将她狠狠的压倒在地上……

可是,下一秒,女人冰冷漠然的嗓音传来:“四皇子……还不松手!”

清澈的水眸直瞪向男人,虽然面上佯装淡定,可只有百里月桐自己知道,她的舌头也开始打卷,近在咫尺的距离,让男人身上独有的淡淡龙涎香清晰可闻,也让她无法心平气和下来。

不过,她这一声冷喝,也让君煜麟瞬间回过神来,深邃幽暗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大掌倏地松开,脚下连退两步,就像眼前的百里月桐是恶毒蛇蝎,避之不及。

空气间的暧昧还未褪去,却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小姐,夫人来了——”

百里月桐脸上的表情一僵,头一次觉得手足无措,衣衫不整且不说,自己的闺房里还有一个男人,若是让娘撞个正着,她还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君煜麟也微微一怔,他也没有料到将军夫人会突然到来,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异色,眸光不禁落到窗户上,却突然想起这两道窗户已经被百里月桐让人给封死了,顿时断了这个念头,鹰眸下一秒便落到了百里月桐的脸上。

“盯着我看做什么?还不快找个地方藏起来!”百里月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声音压得低低的,水眸同时也在屋子里四下环望,看看哪个地方能藏得下男人这高大的身躯。

君煜麟黑沉着脸,却是无话可说,今晚的事儿都是他自讨的,无缘无故的跑来找这女人做什么,这会儿反倒让自己陷入了尴尬之中,若虽破窗而出,弄出的动静自然会被人发现,眼下也只有先找个地方躲躲,否则事情恐怕会越闹越复杂。

“桐儿,你没事儿吧?你确定小姐是回来了吗?怎么没听见屋里有动静?”程桂兰关切的轻柔嗓音从门外传来,听起来有几分担忧。

“夫人,小姐真的回来了,还是奴婢给她打的洗澡水……”

百里月桐也赶紧出声:“娘,您等等,我刚刚洗了澡,穿上衣裳就来给您开门。”

这一刻,百里月桐只能暗暗庆幸男人刚才进来时随手插上了门栓,否则这会儿的后果不堪设想,不过左顾右盼之下,这屋子里还真没有什么地方能容得下这位四皇子,最后女人的目光落到了床榻下。

看看床底,再看看男人,百里月桐什么都没说,不过男人已经能够清楚的了解她的意思,冷哼一声,撇开头不予理睬,这女人竟然让他堂堂四皇子躲到床下面,这怎么能成?

百里月桐同样不悦的瞪了男人一眼,淡淡出声:“如果四皇子不介意,那本郡主就这样开门了,若是我娘问起来,你自个儿解释吧!”

一边说,一边朝着门的方向走去,君煜麟皱皱眉头,他深知将军夫人不仅年轻时是父皇的梦中情人,和皇奶奶的交情也匪浅,若是让她看见这一幕,再将此事告到宫中,那他的这一生就算是要毁在这位花痴郡主的手里了。

不成!看着女人一步步逼近房门,君煜麟咬咬牙,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屈身藏到床底下了。

听见身后传来利落的声响,百里月桐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笑意,颔首回眸轻瞥一眼,男人高大的身影果真已经消失了,樱红唇角亦缓缓勾起满意的笑容,同时将凌乱的外袍重新穿戴整齐,系上腰带后才伸手打开门栓。

“娘,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有事吗?”百里月桐站在门口,温婉出声。

“桐儿,你刚才在屋里嘀嘀咕咕和谁说话呢?”程桂兰越过女儿的身体,径自进了屋子,左右环顾之下,却没有看见半个人影儿。

百里月桐低垂的眸敛闪过一抹异色,不过很快便恢复自如神态,上前轻挽上程桂兰的胳膊:“娘刚才在外面,桐儿急着想给您开门,一时着急嘴里念叨着,自个儿也不记得说什么了。”

程桂兰闻言,眸底的疑惑散去,唇角勾起和譪笑容,抬手摸摸女儿的脸颊:“你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没让娘省过心。”

“娘,您若是想省心,现在就赶紧回屋休息去吧,天色也不早了,女儿也不想让娘亲太劳累。”百里月桐撒娇的晃了晃母亲的胳膊,这番话也让程桂兰喜笑颜开。

“你这孩子……”

“嗤——”一声轻哼若有若无的弥散在空气里,床底下的君煜麟听见女人那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撒娇声,不由自主的冷哼一声,却在下一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眸底闪过一缕悔意。

而这一声虽说不大,却还是让程桂兰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眸底闪过一抹惊光:“什么声音?桐儿,你……听见了吗?”

“阿嚏!娘,是女儿……刚才想打喷嚏生生的忍住了,鼻子发出的声音。”百里月桐心里将床底下的男人骂了千万遍,面上却佯装淡定,掩嘴偷笑的俏皮模样打消了程桂兰眸底的怀疑,也让躲在床底的男人暗暗松了口长气。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