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028章 搬来了救兵

有了君弘维的助阵,那几名彪形大汉很快便落荒而逃,头也不回的入了赌庄,百里月桐潇洒的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侧眸瞥了君弘维一眼:“没想到三皇子的身手还不赖嘛!”

不待君弘维回答,一道秀美高挑的身影已经走上前来,嗵的一声跪倒在百里月桐面前:“多谢公子刚才出手相助,紫冰看得出公子是个好人,想请公子好人做到底,帮忙安顿一家老小和安葬家父,紫冰愿一辈子做牛做马服侍公子。”

百里月桐微微一怔,这是神马情况,这古时候的人还真是奇怪,动不动就给人下跪,让她很不习惯,连忙上前搀扶起紫冰:“姑娘站起来说话,这样大的礼节让在下消受不起。”

被百里月桐如此体贴的扶起,紫冰面色一片绯红,男女授受不亲,只是因眼前站在的是自己的恩人,她生生忍了下来,什么也没有说。

“这里有一些银子,姑娘先拿去用,如果不够的话……就到将军府去找我。”百里月桐将钱袋全数塞到紫冰的手里,想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能够走到这一步也实属不易。

“原来是百里公子?这些银子已经很多了,待办完了爹的后事,紫冰便会来将军府兑现自己的承诺,一辈子做牛做马的侍候公子。”紫冰清澈的水眸划过一抹暖意,似雪的冰霜在百里月桐的面前点点融化。

“这些银子就当是在下送给姑娘的,此事姑娘也不必再提,回去安顿你的家人吧。”百里月桐清澈澄净的眸底漾着缓缓笑意,同时云淡风轻的挥挥手,她哪里能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只因区区几十两银子便断送了一生。

紫冰内敛的低垂下头,缓缓点点头,恭敬的欠身行礼:“多谢公子,紫冰先告辞!”

紫冰前脚刚走,赌场里随后便窜出了一群人,方才被百里月桐和君弘维打的落花流水的彪形大汉脸上还挂着彩,模样十分狼狈,只见他抬手指向百里月桐和君弘维的方向:“猴爷,就是他们!”

显然是去搬救兵了,百里月桐和君弘维的眸光同时顺着朝后望去,只见一袭蓝布褂子马裤的中年男子映入眼帘,身材瘦长,一张脸更是长得尖嘴猴腮,深邃锐利的眸光在落在君弘维身上时,划过一抹异样复杂。

为首的彪形大汉眼巴巴的望着中年男子:“猴爷,就是这两个人把兄弟们伤成这样,您一定要替兄弟们出头……”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被人称为猴爷的中年男人抬起手来,狠狠的甩了面前的彪形大汉一巴掌,让其余的几名彪形大汉瞬间全都懵了。

“一群有眼无珠的东西,竟然敢在三皇子面前放肆,你们全都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猴爷凌厉的眸光从几人身上一扫而过,再落到君弘维身上时,脸色瞬间变得柔下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颊眨眼间堆满谄媚笑容,殷勤的上前行了礼。

“不知三皇子驾临,小的有失远迎,还请三皇子恕罪。你们几个……还不快给三皇子请罪!”猴爷那双泛着精光的瞳仁,让人感觉深不可测。

而站在旁边的那群彪形大汉,则更是个个瞪大眼睛,不能置信的望向君弘维,没想到他们刚才竟然是被三皇子收拾了,不禁暗暗出了一身冷汗,幸而方才是他们被打的落花流水,若真是他们将三皇子收拾了,恐怕他们项上的人头此刻也难保了。

“三皇子恕罪,是小的们有眼无珠,还请三皇子殿下大人大量,饶了小的们这一回。”为首的彪形大汉耷拉下脑袋,双手抱拳恭敬的行礼,身后跟随着其余几名彪形大汉。

君弘维几乎连看也未看那几人一眼,只是淡淡瞥了瞥那个被称做猴爷的中年男子,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不简单,虽然外表瘦弱,略显苍老,可是那双精明的眸光却泄露了他骨子里的狡黠。

“你怎么会认得本王?”君弘维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反问道。

只见那位猴爷面不改色心不跳,唇角的谄媚笑容依旧,哈着腰笑应道:“在京城里做生意,若是连这点儿眼力劲儿也没有,那还能混得下去吗?”

男人并未从正面回答君弘维的话,只是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君弘维也没有接着追问,话峰一转,淡淡道:“你是这赌庄的老板?”

“呃……是,这赌庄确实是小的开的。”猴爷小心翼翼的应道,低垂的眼敛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异色。

“本王听说,冯府的员外前两日在家中自溢就是被你们逼迫的,此事可是真的?”君弘维不冷不热的低沉出声。

“冤枉呀!三皇子,我们赌庄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有客人来总不能往外撵吧,是那个王员外自己输红了眼,把所有的家当全都抵押卖了,我们可是没有占他半点便宜,反倒是他这一死了之,欠下我们赌庄一大笔银子,我还没有去找他家那些孤儿寡母讨债,他的女儿就先到赌庄来闹事了。这……这事儿三皇子您来评评理,小的真是冤枉呀!”猴爷这会儿看起来是真急了,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百里月桐眸底闪过一抹精光,侧眸凝望向君弘维,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三皇子,这赌庄老板并未趁着王家落败而落井下石,看来还是个好人。”

“这位公子好眼力,我猴爷在道上混了这么些年,可是出了名的好人。”猴爷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连连点头。

君弘维对视上百里月桐,眸底闪过一抹不解,以他短短几日里对她的了解,她这番话的用意绝对不是表面上这样简单。

果不其然,百里月桐唇角的笑容越漾越深,接下来淡淡道:“那王家欠赌庄的那些银子,猴爷日后还会派人去向他们讨要吗?”

她这话一问,猴爷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这位公子拐了一个弯,原来是在给自己下套呢!

君弘维顿时也明白了女人的用意,还是女人的心思细腻,给了王家小姐银子且不算,最重要的是帮王家人处理完欠下的债务,这才是真正帮他们解决了后顾之忧。

想到这儿,男人佯装不悦的故意黑沉下脸,冷瞥向猴爷:“猴爷怎么不出声了?难不成死人欠下的赌债还要让那些孤儿寡母来偿还吗?”

“不不不,当然不是……”猴爷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其实他早就看中了王家那座大宅子,正想过两日拿着王员外留下的欠条上门去讨债。

不想,还真是天有不测风云,竟然让他遇上了三皇子,还真是哑巴吃黄连,打碎了牙只能默默地咽进肚子里去。

百里月桐清澈的水眸与君弘维对视一眼,眸底闪过一抹得瑟,莞尔一笑:“既是如此,那事情就再圆满不过了,三皇子,我们回酒楼去吃饭吧。”

君弘维笑而不语,凝望着女人的深邃眸光多了几分趣意,这女人还真是狐假虎威,利用他的身份达到自己的目的,虽然有些狡猾,却同样让人感受到她机智聪慧的一面。

百里月桐正欲从窗口原路返回,却不料抬眸时正好对视上一双诲暗幽深的鹰眸,就在他们隔壁的那道窗口,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君煜麟同样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就像没有看见君煜麟似的,百里月桐就在男人面前潇洒利落的一记燕子翻身,轻松的攀上二楼的窗口,进入雅间继续进食。

君弘维随后对视上四弟犀利的目光,蛮不在乎咧嘴低笑两声,紧接着施展轻功也从窗口返回到雅间。

“爷,和三皇子的那位真的是将军府的青松兄?怎么今日看上去怪怪的?”云一眉头紧皱,刚才如此近的距离,他不可能看花眼的,虽然长得与百里青松有几分相似,但是他敢肯定那人肯定不是百里青松。

“够了!你先回府吧,本王今夜会晚一点回来。”君煜麟低沉的嗓音从喉底逸出,略显不耐的摆摆手,示意云一先行离去。

云一眸光微怔,却是恭敬的抱拳行礼,看得出主子此刻的心情不怎么好,他也不敢再吱声,顺从的退了下去。

夜色微凉,百里月桐穿过后花园径自朝自己的闺房走去,虽然夜幕已经降临,看不见花园里繁盛的花朵,空气间弥散的淡淡花香却依然沁人心脾。

百里月桐推开院门,丫鬟便迎上前来,先是微微一怔,下一秒便认出了百里月桐:“小……小姐,真的是你!你……你打扮成这样上哪儿去了?夫人今晚来问过两次,奴婢们可都急坏了,你若是再不回来,奴婢就真的没法向老爷夫人交待了……”

说话的丫鬟都快要急哭了,响午百里月桐离开的时候就没人看见,这一晃一天过去了,连个人影儿也没有,让丫鬟们怎能不着急。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今儿在外面跑了一天,人也倦了,你去帮我准备热水泡澡。”百里月桐慵懒出声,绕过丫鬟率先进了屋。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