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027章 路见不平

百里月桐自然也看见了君煜麟,淡淡道:“开酒楼是三皇子和我的事儿,找他做什么?”

她冷冷的态度也让君弘维顿时打消了念头,莞尔一笑:“说得也是,这开酒楼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与他何干?我们自己决定就是了……”

刻意点了长阳楼几道招牌菜,意在尝尝这里的手艺究竟如何,就在店小二上菜之际,突闻窗外传来一阵吵杂声,与方才的热闹相比,似乎显得有些异常。

出于职业的敏感,百里月桐忍不住朝外俯望下去,只见一位素白罗裙的年轻女子跪在路边,双手高举一块木牌,因为距离隔得很远,看不清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三皇子,你看看那人……会不会是有冤情要诉?”百里月桐眸底闪过一抹精光,她看见那女子虽然跪着,可能让人感受到骨子里透出的倔强。

闻言,君弘维也不禁探出头去看,却也就在这时,从旁边的赌庄出来几条彪形大汉,霸道的推开围观者,气势汹汹的朝着女子走去。

“他们人多欺负人少,咱们得过去帮忙。”

百里月桐秀眉紧蹙,此刻也顾不及想太多,潇洒利落的一撩衣摆,从窗口纵身跃下,整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利落流畅,却是让君弘维当场石化,眸底闪过一抹异色,这女人竟然还会武功。

不过却来不及多想,君弘维自然是不放心百里月桐一个人去管闲事,那几个彪形大汉都是赌庄看场子的打手,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这女人纤弱的身子如此单薄,怎么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君弘维一撩衣摆,紧接着便也从窗口跃下,这一前一后的两个人从酒楼的窗户跳下来,同时不仅吸引了路人和那几个彪形大汉的目光,也惊动了隔壁雅间窗边的男人。

深邃的鹰眸一瞬不瞬盯着路上即将发生的一幕,身边的云一压低嗓音正询问着主子的意思:“爷,咱们要不要插手?”

云一的话音这才刚落,君煜麟便听见窗旁一阵呼啸而过的风声,幽暗的眸底划过一抹暗色,以为是有刺客,不想竟是隔壁窗口有人跃下,好奇的探出头去望望看,诲暗的眸光更显深沉。

响午才刚刚分手,没想到傍晚竟然又在长阳楼给遇上了,这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不过看她稳稳落在地面的沉着模样,男人眸底亦划过一抹复杂,这位月桐郡主的身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倒是从来不曾听百里将军和百里青松提起过。

君弘维的高大的身子,紧接着便稳稳落在女人身侧,看见二人亲昵站在一起的身影,君煜麟不禁皱紧了眉头,站在他身边的云一不禁脱口而出:“爷,是三皇子殿下。和他在一起的那位公子是谁?看起来他们是打算管闲事了,咱们要不要过去帮忙?”

“你觉得以三哥的能力难道这点儿小事也处理不了吗?”君煜麟不悦的冷冷道,显然心情受到了影响。

对于主子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云一微微一怔,不敢再出声,不过却是注意到,主子虽说不愿意出面,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窗口外的那两道身影,深邃的眸光错综复杂的变化着。

距离近了些,百里月桐清楚的看见女子手中木牌上娟秀的字迹,看见上面的内容,让她眸底闪过一抹钦佩之意。

“原来是王员外的女儿,难怪了……前两日本王才听说了他自杀的消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想想那王员外以前在京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富人,看来这赌庄果真是害人!”君弘维喃喃自事道,眸底亦划过一抹复杂,忍不住将跪在地上的女子再度打量一番。

百里月桐同样目不转睛的打量着眼前这位文文弱弱的千金小姐,她能在父亲去世后不惜放弃自己的尊严跪在大路上,只为了揭穿钱庄和赌庄骇人的勾当,警告老百姓不要上当,仅这一点就让百里月桐欣赏不已。

“滚开!滚开!滚开!全都滚开!谁还敢围在这里,老子就打断他的狗腿……”为首的彪形大汉凌厉的吼声传来,几乎连看也未看人群一眼,恶狠的眸光便直逼向跪在地上的紫冰,同时放下狠话:“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会手软,你若是再敢闹事儿,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紫冰缓缓抬起头来,白皙的面孔娟秀清丽,冰冷澄净的水眸直勾勾的对视上那彪形大汉的眼睛,眸光却是透着绝望,清婉的声音幽幽逸出——

“大不了就是多赔上一条命,你们害死了我爹,害得我王家家破人亡,就算是死,我也要揭穿你们赌庄和钱庄狼狈为奸的勾当,你们让那些赌红了眼的人到钱庄里来抵押借钱,一步步将他们逼到绝路,希望大家都能看清楚,不要再落得像我们王家一样的下场……”

她这话一出,还未散褪的围观者不禁一片哗然,顿时议论开来——

“原来这龙门钱庄和旁边的赌庄是一家呀!一边骗赌,一边放贷,简直就是坑人嘛,把人往绝路上逼呀。”

“我还听说王员外把九姨太都抵押给钱庄的老板了。”

“啧啧啧,这钱庄赌庄还真是不挑食,人财全要……”

随着议论声蔓延开来,几名彪形大汉的脸色是越来越黑,为首的高大男子一声低喝:“来人,把这女人带进去,交给猴爷发落。”

他这一声令下,身后的两名彪形大汉大步朝前,一左一右,不由分说的将紫冰的胳膊架起,女人的双脚几乎离地,娇小的身子悬吊在空中,清冷的声音也多了几分戾气:“放开我,你们这些强盗……”

君弘维皱了皱眉头,还未等他开口,站在他身旁的百里月桐已经忍不住抢先一步,上前拦下了那两名彪形大汉的去路,清冷的嗓音从喉间逸出:“这位姑娘叫你们放开她!难道你们都聋了吗?”

望着半道上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几名彪形大汉不禁皱了皱眉头,不屑的眸光将百里月桐由上至下打量了一番,唇角勾起一抹轻蔑冷意:“臭小子,老子只需要抬抬手,就能把你那把瘦骨头捏碎了,识相的话就滚远点儿!”

“今天这事儿小爷还偏偏管定了,放开她!”百里月桐秀眉微扬,唇角勾起一抹冷魅笑意,声音却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别说坐在酒楼雅间窗口的君煜麟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异色,就算是站在离百里月桐最近位置的君弘维也不禁微微一怔,这女人是吃定了自己会帮她么?否则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主动上前叫嚣!

想到这儿,君弘维眸底划过一抹趣意,如果他就站在原地不动看热闹的话,看这女人是打算如何收场?他真的很有兴趣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

“***的,臭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为首的彪形大汉眉头一皱,面露凶狠厉芒,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劲风直刮向女人面门。

百里月桐感觉到一股力量呼啸而来,却只是淡淡一笑,这样的攻击在她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只见她飞快地一跺脚跟,数米的距离在瞬间的冲刺下迅速拉近,精妙绝伦的格斗技巧瞬间施展开来,几招下来那彪形大汉便被她狠狠地摔到地面。

好一招巧妙的四两拨千斤,百里月桐纤瘦的身子,竟然将足足有她两倍那么宽的男人摔倒在地,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原本还指望着看热闹,一明一暗的两个男人,深邃精明的眸底同时划过一抹异色,各自不能置信的盯着视线里的女人。

在这一刻,百里月桐清冷的水眸闪烁着熠熠寒光,绝色罗煞般高高在上,随时可以扼杀了眼前的几名彪形大汉,事实胜于雄辩,君煜麟和君弘维这一刻似乎都意识到,传闻中的那位月桐郡主,确实……与传闻非同。

“爷,和三皇子一起的那位……到底是哪位大人的公子?属下好像真的不曾见过……”云一如墨的瞳仁同样一瞬不瞬的盯着百里月桐,眸光却盛着满满疑惑,虽然百里月桐的功夫在他们眼里只能算中上乘,可是她刚才的那一套拳脚的路数看上去却是奇怪的很,不知这一套拳脚功夫是出自何门何派?

“将军府的……”君煜麟淡淡应道,眸光依然盯着楼下的场景,刚才若是单打,此刻已经变成了群殴,其它的几位彪形大汉已经松开了紫冰,向百里月桐发起了群攻,只见女人依然面不改色,淡定自若,有条不紊的应对这群人,虽未占上风,倒也不落下风。

再看看君弘维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看见一名黑衣人从背后偷袭百里月桐,他想也未想的加入到战斗中去。

云一听了君煜麟的回答,眸底划过一抹疑惑,将军府的长公子百里青松他是认得的,比窗外那道纤弱背影要高大许多,不过当看见君弘维掺和进打斗中,他也无心再去细细思忖。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