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026章 惊弓之鸟!

百里月桐一行坐在后屋饮茶,等待正在忙碌的杜植,君弘维戏谑的眸光不禁再度投望向白画纱,玩笑似的口吻淡淡道:“白四小姐觉得我四弟为人怎样?”

百里月桐细细观察着白画纱脸上的表情,她注意到她听见君弘维提到君煜麟时,如同惊弓之鸟,白皙的小脸那刻更显苍白。

“画纱……对四皇子不甚了解,所以没有办法回答三皇子的话,还请三皇子勿见怪。”

白画纱的声音很轻很柔,透着微微的颤,仅是这样听着,也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

君弘维眸光闪烁着狡黠坏意,唇角扬起的笑意更有一种落井下石的邪魅:“四弟若是听见白四小姐这番话,心里一定难受死了。不过……本王一定会将白四小姐的话转达给他。”

百里月桐唇角亦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坏笑,看来那四皇子也不过是单相思罢了,他与白四小姐之间根本就是他一厢情愿,显然眼前的白画纱对他的感觉更多是害怕,也不知那男人到底对人家做过什么,竟让人家听见他的名讳就吓得面若土灰。

就在气氛陷入尴尬中时,后屋的门被推开,一袭银灰素袍的欣长身影映入眼帘,此人肤色白皙,唇红齿白,玉树临风,英姿卓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温儒雅致,一看便知是个读书人。

“不知三皇子驾临,杜植有失远迎,失礼了。”

此人便是杜植,君弘维多年的朋友,虽然交情甚深,却依然保持着尽有的礼数。

君弘维佯装不悦的冷斥道,淡淡的白了男人一眼:“好你个杜植,竟然自立门户开起了医馆,连半点口风也未露,你这是怕本王到你这医馆里来蹭药吃么?”

杜植白皙的脸颊瞬间便红了,双手抱拳赔着不是:“三皇子身份尊贵,日理万机,开医馆这样的小事儿,杜植哪里敢惊忧。

虽然红了脸,可杜植的语气却并无半点惧意,唇角甚至勾着淡淡戏谑笑意,与他温和腼腆的性格似乎有些不协调。

他这话一出口,君弘维倏地站起身来,原本漠然的面孔一点点变得柔和,性感的薄唇一点点扬高,划出优美漂亮的弧度,声音瞬间恢复了原本的戏谑:“日理万机?好你个杜植,这是在讽刺本王每日游手好闲,不误正业吗?”

杜植笑而不语,百里月桐这一刻则看出了两个男人之间匪浅的交情,与此同时她还有一个发现,那就是坐在另一侧的白画纱,自打杜植进来的那刻,她的神色便显得有些紧张,眸光不时偷睨向男人,却似又带着几分内敛的羞涩。

咦!事情在这一刻似乎变得有趣起来,百里月桐唇角的笑意漾得更深,饶有兴趣的凝向杜植,而这刻男人的眸光也正好落到她的脸上。

“三皇子,这位公子是……”杜植脸上的笑容凝结,眸底闪过一抹疑惑,以他和君弘维的交情,君弘维身边的朋友他没有不认识的,可是眼前的这张面孔陌生里却又透着几分熟悉。

“这位公子……哈哈哈!月桐郡主,看来连杜兄也被你给蒙骗过去了……”君弘维爽朗低沉的笑声响起,颇为得意的瞥向百里月桐,眸底多了几分赞许之色。

百里月桐笑而不语,坐在另一侧的白画纱眸底先闪过一抹惊诧,紧接着小手捂上樱唇,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此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总觉得这位公子看着眼熟,原来她长得与将军府的百里公子颇为相似,只是身材没有那么魁梧,少了几分英气。

“她……就是那个……月桐郡主?”

杜植俊颊上的表情同样错综复杂的变化着,到了嘴边的‘花痴郡主’几个字硬是生生的咽了回去,不过却是憋得脸颊通红,最重要的是,他一直被百里月桐那双清冷的水眸注视着,一瞬不瞬,女人的唇角始终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仿若已看穿他方才的心思。

君弘维深邃的瞳仁如同夜空的星辰,璀璨夺目:“你也没想到吧?她就是将军府那个赫赫有名的月桐郡主,本王告诉你,她这个人啊和传闻说的大有不同,真的很有趣,本王已经决定要和她一起开酒楼了。”

话刚出口,君弘维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敏锐的眸光瞥向白画纱的方向,虽然他在杜植面前说话无所顾忌,但毕竟和白家四小姐并不是那么熟络,如果这话让她传了出去,那百里月桐的名声恐怕……

白画纱那对漂亮澄净的水眸对视上男人的鹰眸,似是看出了男人的心思,樱红唇角勾起一抹温婉浅笑:“三皇子放心,刚才的话说到这儿,止到这儿,我绝不会漏出半个字的风声。”

君弘维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没想到这个病蔫儿的白四小姐洞悉力倒也挺细腻,仅仅只需一眼便看透了他心里想什么。

“三皇子放心,白四小姐是个谨慎之人,我可以为她担保,这话她绝不会传到外面去。”杜植低沉稳重的嗓音缓缓逸出,百里月桐清楚的看见,当他这句话出的同时,白画纱白皙的脸颊泛起一抹异样红晕。

敏锐的观察力让百里月桐已经心里有数,这白四小姐十有八九是日久生情,喜欢上这位替自己医病的杜大夫了,不过再看看他们二人,谈吐举止,温文优雅,倒是颇有相似之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夫妻相?

听杜植这么说,君弘维警惕的眸光也一点点松缓,眸光再度转移到杜植身上:“本王想开一间京城最豪华最特色的酒楼,地址自然也要选在京城最好的地段,杜兄以为哪里合宜?不妨给本王一点建议。”

“若说到京城人流量最密集,最适合开酒楼的地方,自然要属龙门钱庄那块位置,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里不是已经有了一间长阳楼吗?”杜植低头冥思数秒,缓慢抬头对视上男人的眼睛,思绪有条不紊。

长阳楼?百里月桐聪慧的脑子很快便浮现出这个词眼儿,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昨儿哥哥还提起要请三皇子和四皇子去那里吃饭,能让百里青松一口便提出来,看来那间酒楼确实在京城里还是有一定势力的。

“长阳楼?本王倒是去吃过几次,菜肴马马虎虎,价格还出奇的贵……”君弘维微蹙眉头,若有所思的道:“如果只有那地方再合适不过,那本王就花一些银子,将他那间酒楼盘下来。”

“三皇子有所不知,这酒楼可不是你说想盘就盘的……我听说这长阳楼背后的老板可是大有来头的。”杜植如墨的瞳仁闪过一抹暗色,嗓音同时也压低了些许,意味深长的语间明显藏着深意。

“大有来头?能有本王的来头大么?”君弘维忍不住冷白杜植一眼,没好气的反问道。

“咳咳……这个嘛,杜植也只是听人那么一说,若是想知道,三皇子还是自己去了解的好。”杜植不自然的轻咳两声,唇角扬起一抹优雅弧度。

“也是,本王还是自己亲自走一趟。”君弘维似被杜植的话点醒,饶有意味的点点头,眸光凝向百里月桐的方向:“月桐郡主,咱们现在就往长阳楼走一趟,顺便……晚饭就在那里解决了,本王请你!”

百里月桐莞尔一笑,那长阳楼被他们二人如此寒喧一番后,也无形中变得神秘起来,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三皇子这么慷慨,本郡主自然不能推辞,咱们在医馆也呆了好一会子,不发现在就走,不要再耽搁杜公子为白画纱小姐就诊了。”

说话的同时,百里月桐清澈的水眸淡淡从白画纱和杜植身上扫过,杜植面色平静如水,白画纱虽很恬静,可低垂的眼敛却透露出她内心稍许的紧张与羞涩。

“月桐郡主说的是,我们现在就走。”君弘维说走就走,拍了拍杜植的肩膀,饶有趣意的戏谑道:“杜兄,那些酸柑就当是本王送给你医馆开张的贺礼。”

“虽然贺礼与三皇子的身份有些不搭,但杜植还是要谢三皇子的美意。”杜植唇角依然噙着笑,态度恭敬,唇角的浅笑却透露出他骨子里天生不羁的野性,与他温文尔雅的外表形成鲜明的对比。

君弘维爽朗低沉的笑声响起,心情显得十分愉悦。

长阳楼,百里月桐和君弘维找了间临窗的雅座,饶有兴趣的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如同杜植所言,这一片人声鼎沸,除了长阳楼,对面还有钱庄、赌庄、布庄,人头窜动,生意看起来都出奇的不错。

“杜植那小子的眼光还真不错,看来这一片是个好位置。”

君弘维低沉的嗓音里明显透着兴奋,却就在这时,人群里出现两道挺拔欣长的熟悉身影,正是四皇子君煜麟和他的随从侍卫云一。

“咦!那不是四弟吗?他怎么也上长阳楼来了?难不成也是这里的常客,不如咱们叫他上来一起商量商量……”君弘维戏谑的口吻望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百里月桐。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