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025章 换了身马甲就不认识她了?

窗外的君煜麟的脸色更难看了,不过他却清楚的听见女人的脚步声已经走远,看来她是要去见君弘维了。

也不知为何,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这双脚,君煜麟下一秒便追了过去,差点与小院里走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你……”君煜麟深邃诲暗的眸光微微一怔,只见面前这位唇红齿白,细皮嫩肉的俊美少年看着如此眼熟,与他的好兄弟百里青松长得颇为相似。

“只不过换了身马甲,四皇子不会就不认得我了吧?”百里月桐唇角勾起一抹得瑟笑容。

女人这一开口,君煜麟便彻底的回过神来了,他就说这男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竟然是她!

“这就是你想的那个万全之策?”君煜麟眸底闪过一抹异色,他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脑子倒是好用,竟能想到这样的主意。

“四皇子刚才一眼不也没认出来吗?”百里月桐秀眉扬起,唇角的笑靥更加迷人。

君煜麟凝对着女人清澈的水眸,竟有一时的失神,这双眼睛应该是他见过的最亮的眼睛,幽幽的,如同山涧的清泉一般,沁人心田。

该死!他竟然会觉得这个女人漂亮,君煜麟很快便回过神来,佯装漠然的冷瞥一眼女人,醇厚沙哑的嗓音低沉逸出:“你和三皇子合伙开酒楼没问题,但你最好记住本王的话,不要和他沾上半点关系,否则不要怪本王翻脸无情。”

丢下这句,男人再也未看她一眼,猛然转身离去。

望着男人的背影,百里月桐耸耸肩膀,无所谓的嗤之以鼻:“皇子了不起?本郡主才不稀罕呢!”

夏周国地大物博,富饶多产,眼下正是到了果实丰收的季收,京城的大街上一片繁荣景象,百里月桐一路上东瞧瞧西看看,一会儿买个橘子尝尝,一会儿买个果子吃吃,她发现自己这一趟出来还真是对了。

“老板,把这个给我来一点儿。”凤飞飞惊诧的发现这里竟然有青柠,不过当地的百姓称这为酸柑。

“你买这个酸柑做什么?酸的根本无法入口,人家都是买来做药引的。”君弘维脸部肌肉不禁微微抽搐两下,看着这些绿油油的果子,男人似乎就感觉到了一股子酸意。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酸柑用来泡水或者做菜都是很不错的哦!”百里月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却在这时,一道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老板,这些酸柑我全要了,麻烦你帮忙送去泰心医馆。”

卖酸柑的老板闻言乐了,若不是遇到这样的客人,他这两大筐酸柑恐怕要卖上好几天,于是连声应道:“好勒,客官,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回答了那位客人,紧接着又对百里月桐道:“对不起啊,公子,这些酸柑那位客人全要了,我不卖了。”

百里月桐望着做生意的中年汉子,忍不住秀眉微蹙,冷冷道:“老板,你这样做生意可不厚道,明明是我先说要买的,做生意也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

“可是……公子,你就买那么几个……”中年汉子面色泛起一抹异样红潮,被百里月桐这么训斥一下,也显得面子上有些难堪。

“就算是只买几个……那也是生意,你若是给我称完这几个再全都卖给他,我绝不说半个不字。”百里月桐的态度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

就在这僵峙不下之时,突然身后那人再度出声:“三……三皇子,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大街上……买酸柑?”

这一声出口,且别说卖酸柑的中年男人愣住了,百里月桐和君弘维也不禁微微一怔,同时回眸望向来者,看上去似有一点眼熟,君弘维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似乎看出了男人眸底的疑惑,那个长相阳光俊美的少年连忙笑着自我介绍:“小的是杜御医长公子的随从,您和我家公子交情匪浅,所以小的有幸见过三皇子几面。”

“哦,本王就说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你是杜兄身边的小随从,我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见到杜兄了,他近段日子到底在忙什么?对了,你刚才说买这些酸柑送去医馆,这是怎么回事儿?杜兄不会真的自立门户,出来开医馆了吧?”君弘维眸底闪过一抹精光,唇角的笑容越漾越深。

“让三皇子给猜对了,我家公子的泰心医馆已经开业两三天了,生意出乎意料的好,这不,我买些酸柑回去也就是为了做药引。”杜小四乐呵呵的道。

“好他个杜植,医馆开张好几天了,竟然连个口风也未露,他这是不拿本王当朋友了吗?走,我们一起去医馆看看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君弘维戏谑的嗓音低沉逸出,显然透着玩笑意味,百里月桐也不难听出,那个叫杜植的大夫和三皇子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

“呃……三皇子,我家公子其实也是不想惊扰大家,大家都是大忙人……”杜小四先是微微一怔,不由心口中一紧,连声解释道。

而一旁那位卖酸柑的汉子更是赶紧的道歉:“小的有眼无珠,这些酸柑就……就全都送给三皇子吧。”

“哈哈哈!这些酸柑就当是本王送给杜兄的贺礼,老板,这是银子,你可收好了,本王绝不搜刮民脂民膏,这是你应得的报酬。”君弘维云淡风轻的笑应道,手中的银子已经塞入了老汉手里,惊得他不禁睁大眼睛,不能置信。

百里月桐望着君弘维的眸底闪过一抹光亮,这男人的品性倒是不错,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不过想到卖酸柑的老汉刚才的行为,她还是忍不住要再多训斥一句:“做生意的人要以诚信为重,否则永远都成不了大事儿,因为你狭隘的价值观已经决定了一切。”

“这位公子训斥的对,小的往后一定踏踏实实的做生意。”那汉子黝黑的脸颊布满臊红,耷拉着脑袋不好意思看百里月桐的脸。

杜小四忍不住好奇的将百里月桐打量一番,这位公子长得……怎么和将军府的百里公子有几分相似,不过显然身材却没有百里公子高大魁梧,也没有百里青松眉宇间的那股英气。

泰心医馆,牌匾上龙飞凤舞的朱红大字刚劲有力,流畅而华美,等候排队的病人不少,不难看出这位杜大夫的医术深受百姓信赖。

就在这时,一辆紫檀木制的轿辇徐徐而来,杜小四不禁脱口而出:“那是白小姐的轿子,她今儿来晚了。”

“白画纱?她每天都上药馆来?”君弘维眸底闪过一抹复杂,据他所知这位白家四小姐可是四弟的心上人,不过却是天生娇柔多病,所以即便是君煜麟有意向父皇提起,父皇也佯装不解的一带而过,并没有让白画纱做儿媳的意思。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百里月桐眸底划过一抹精光,她好像在哪里听见过这个名字,脑子飞速的运转,很快便反应过来,这个叫白画纱的女人正是四皇子的心上人。

“回三皇子的话,自打我家公子开药馆后,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白府替白四小姐扎针诊疗,所幸白大人和白四小姐都能体恤,所以现在白四小姐每天都乘轿辇亲自来医馆诊疗。”

一行人说着,紫檀木制轿辇已经渐缓走近,在医馆门口稳稳的停落下来,轿外随行的丫鬟腼腆的对着杜小四一笑,算是打了招呼,紧接着便到轿口去搀扶自家小姐下轿。

紫檀木轿辇帘布掀开,一只皓腕从轿出伸出,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葱指纤长,优雅的落到丫鬟的手心里,紧接着一双鎏金绣花鞋落入众人眼帘,露出素白裙袂,一个清尘脱俗的美人儿落入百里月桐眸底。

眉如翠羽,腰如束素,冰肌玉肤,细润如脂,一袭质地朴素的白色拖地蝶圆纱裙,虽无丝毫的点缀,然而在她纯净出尘的气质渲染下,罗裙也变得生动起来,仿若衣袂飘飘,裙角轻扬,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女人那不堪一握的纤腰束住。

这就是传说中的白家四小姐,用倾国倾城四个字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体态盈弱,面色虽然略显苍白,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态,反倒更显楚楚动人,犹人见怜。

白画纱走下轿辇,却在看见君弘维一行人时眸光微怔,就在女人怔愣之际,君弘维反倒是先开口了:“白四小姐别来无恙,怎么像不认识本王了?”

“白画纱失礼了,见过三皇子殿下。”白画纱微微欠身,向君弘维行了礼,对这位性格亲切随和的三皇子她并不陌生,除了偶尔的见面,她也时常会听杜植提起此人。

“白四小姐不必拘礼,咱们先进去坐吧。”君弘维颔首笑道,让杜小四在前面带路。

白画纱的眸光无意落到百里月桐的身上,眸底闪过一抹疑色,百里月桐冲着她友善点头微笑,让出一条道来:“白四小姐,你先请!”

“谢谢公子。”白画纱苍白的小脸微微泛起一丝红晕,眼敛低垂,不再敢看百里月桐一眼。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