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024章 为了天天吃她做的菜

“三皇子要开酒楼?为什么?”

百里青松微微一怔,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来,眸底却闪过一抹疑惑,想想这些皇子既不缺钱,又不缺食,开酒楼做什么?

“就为了能够天天吃到令妹做的菜。”君弘维脸上的笑意一直漾到眼睛深处,仿若眸底闪烁的璀璨也透着露骨的温柔,这样的眼神令坐在一旁的君煜麟很不舒服,如坐针毡,冰冷的眸光忍不住移望向坐在旁边一直未出声的百里月桐。

百里青松的眸光也同样落到百里月桐的身上,他这才想起今天说好这顿饭菜是由妹妹做给二位皇子吃的,也就是说他刚夹起的筷子上的菜是……

眸底闪过一抹不能置信,百里青松的嘴巴也不由跟着张大,百里月桐却依然像没事儿人似的,未看任何人一眼,专心专意的对准盘里的佳肴,细细的享受着这美餐一刻,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合她胃口的菜了。

面对女人毫无顾忌的吃相,桌上三个男人的态度各异,君弘维面对女人的吃相,眸底闪过一抹趣意,君煜麟深邃的眸光倏然变暗,划过一抹厌恶之色,而身为哥哥的百里青松,眸底则闪过一丝忧虑,不自然的润了润嗓子,轻咳两声意在提醒妹妹注意斯文优雅的仪态。

“月桐,这些菜……真是你做的?”百里青松低沉开口,打断正在享受美食的妹妹。

“哥,你别总是小瞧我成不成?这些菜可是我在三皇子和四皇子眼皮子底下做出来的,由不得你们不信。”百里月桐一派轻松口吻,半开玩笑的淡淡道:“没听见三皇子要请我去酒楼当厨子吗?而且是三七分成,他三我七。”

百里青松微怔,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就算是宫里的御厨,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礼遇,三皇子的脑子不会是进水了吧?

“三皇子,这事儿……”百里青松不能置信的将眸光投望向君弘维,只见男人笑着点点头,算是证实了百里月桐的话是真的。

百里青松眸底闪过一抹异色,不过转念一想,似乎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再次出声:“恐怕要辜负三皇子的一番美意了,家妹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这样出去抛头露面终是有些不妥的。”

“说得对,青松兄和本王想到一块儿去了,三哥先去张罗酒楼的事儿,至于厨子……本王三日之内一定帮你物色到比月桐郡主手艺更加高明的。如何?”君煜麟眸底划过一道精光,和百里青松认识这么久,他今天的这句话是最有深度的。

“不不不,这件事情本王已经前思后想过,为了不影响月桐郡主将来择婿嫁人,本王打算将酒楼的厨房设为重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进去,酒楼的伙计必须经过严格挑选,除了咱们几个,没有人会知道天下第一食的大厨是将军府的月桐郡主。再则,为了能让百里将军和将军夫人心里踏实,本王会亲自向他们二老表态,月桐郡主在酒楼的身体不是厨子,而是本王的合伙人,算酒楼的半个老板。”君弘维显得胸有成竹,信誓旦旦的将自己的想法说给眼前的两个男人听,希望打消他们的顾虑。

听他这样一说,百里青松显然有些动摇了,将军府可不比宫里的皇子,没有那么财大气粗,若是三皇子出钱出力让妹妹坐享其成的当上半个老板,挣来的银子还三七分帐,这种事情确实不能不让人动心,他也不禁将眸光投望向百里月桐:“月桐,你自己怎么想?”

“我还能怎么想,当然是去呗!”百里月桐酒足饭饱,优雅缓慢的放下手中的碗筷,下一个动作却是极不优雅摸了摸饱胀的肚子,唇角扬起一抹满足笑靥:“今天的饭菜真是太好吃了!”

几个男人几乎同时望向桌上的餐盘,就在他们刚才讨论的那会儿功夫,餐盘里的佳肴已经所剩无己,全都落入了这个女人微鼓的胃里。

好大的食量!君煜麟深邃的眸底不禁闪过一抹复杂,千金小姐他见过不少,像百里月桐这般毫不做作,食量惊人的女子倒是第一个。

“三哥,为弟劝你还是考虑清楚,像她这样的食量,估计吃的比赚得多。”君煜麟低沉的嗓音透着淡淡讥讽的戏谑味道。

百里月桐秀眉微扬,清冷的水眸带着几分挑衅的冷睨一眼君煜麟,云淡风轻的戏谑道:“只可惜四皇子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三皇子又岂能出尔反尔?哪怕是赔本……三皇子也绝不会做失信之人。”

说到这儿,女人笑谑的水眸缓缓落到君弘维的镌刻的俊颜上,声音瞬间温柔的少许:“三皇子,我说得对吗?”

“对对对,本王绝不做失信的小人。”君弘维连连点头,嘻嘻笑道:“月桐郡主还真是了解本王,咱们日后就更好相处了。趁着今日还早,不如一会儿咱们一起去街上逛逛,你也帮忙看看这京城哪处位置最适合开酒楼,如何?”

听说去逛街,百里月桐清澈澄净的水眸立马大放光彩,她刚刚穿越过来,正需要到处看看,熟悉一下新的环境和地形,不过还未等她开口答应,一旁的君煜麟便已经替她开口拒绝了君弘维的美意。

“酒楼选址的事情三哥自个儿就可以解决了,带着月桐郡主招摇撞市,且说就算你不在乎世人说闲话,对月桐郡主也未必是好事儿。”君煜麟深邃的眸光一暗,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不容忽视的威严。

他这话一说,君弘维脸上的表情微怔,倒是真的有些犹豫了,他自个儿确实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只是若因此而影响到百里月桐就不好了。

百里月桐睁大眼睛认真的凝对上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唇角微扬,勾起一抹如花笑靥:“多谢四皇子这么好心的替本郡主着想,不过……本郡主已经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请三皇子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咱们就一起去逛街选址。”

君弘维闻言,眸光瞬间一亮,他很好奇女人想出了什么法子?饶有兴趣的点头应了下来。

君煜麟刚刚舒缓的俊颜又紧紧绷起,而坐在另一侧的百里青松则是从头到尾连一句话也没机会插进去。

百里月桐优雅的站起身来,在三个男人六道光束的注视下走出了大门。

“青松兄,令妹还真有趣,本王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到底想出了什么万全之策?”君弘维狭长的眸底闪过一抹趣意,眸光突然回落到所剩无己的餐盘上,再一次拿起筷子:“吃,再不吃就真的没有了。”

君煜麟此刻早已没有半点食欲,冷睨君弘维一眼,淡淡道:“本王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三哥想逛街就慢慢逛吧,恕不奉陪!”

一拂衣摆,男人倏地站起身上,整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干净利落,带着几分负气的转身离去。

“三皇子,四皇子他……他怎么生气了?这又是谁惹到他了?”百里青松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却只能望见君煜麟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门口,眸底闪过一抹疑惑。

“别理他,他打小就是这坏脾气,连父皇也拿他没辙。”君弘维不以为然,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津津有味的吃着盘子里的那些剩菜,一边等着百里月桐折返回来。

后花园内姹紫嫣红,蝴蝶翩翩起舞,古藤缠树,绿荫葱葱,君煜麟却无心欣赏这一派雅致景象,直奔向他熟悉的那道窗。

下一刻,男人的俊颜瞬间布满阴霾,嘴里喃喃念叨一句:该死!

那女人竟然真的将后面的两扇窗户让人封死了,昨日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似还在耳边回荡,不想今天他再想走一次捷径,这条路真的就没了。

不想却在这时,从窗户里面传来女人清爽的低笑声:“没想到四皇子还真的又来了?看来本郡主这窗户还是封对了。”

“你怎会知道本王来了?”君煜麟的脸色黑一阵绿一阵,活了二十几年,还是头一次感觉这么窘,就像是偷东西被逮到的感觉。

“四皇子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机关,你现在所站在的位置下面,暗藏着三道线,只要有人站在窗外,牵扯着这三道线的铃当就会发出声响,本郡主就会知道有人想偷窥我。”百里月桐轻盈的笑声从被封死的窗口另一边传来,带着淡淡的戏谑打趣。

“偷窥?也亏你说得出口,就像你这样的女人,也会有人偷窥?哼”君煜麟忍不住淡淡反讥道,这女人未免也将自己看得太高了吧!

“本郡主生得花容月貌,自然会有人频频爬窗偷窥,否则我也不用大动干戈让人封了这两扇窗户。”百里月桐一边淡淡的调侃打趣,已经在房间里换好了衣裳,看着镜子里那个气宇轩昂的俊美男子,唇角的笑意越漾越深,换上一身男装,就不怕有人说闲话了。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