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倾城悍妃:放倒妖孽王爷
第023章 三七分帐

百里月桐自个儿也是垂涎欲滴,拿着筷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二位皇子,可以开吃了。”

君弘维同样迫不及待的将筷子伸了出去,此刻他早已对百里月桐的手艺深信不疑。

“四弟,你快尝尝。”

“三哥,等等……”

唯有君煜麟,扑鼻的香味儿虽然让他忍不住嘴馋,却依然耐着性子,从袖中掏出一件东西,定睛一看竟是一根试毒的银针。

百里月桐也微微一怔,没想到她刚才的一句玩笑话,这男人竟然还动了真格的,那根银针显然是用来测毒的。

果不其然,君煜麟手持银针,将每一道菜都试了个遍,君弘维先是怔愣的看了他一眼,紧接着男人每试一道菜,他便放心大胆的开始尝试。

百里月桐的手艺真不错,君弘维一边吃一边请教菜名儿,辣得唇瓣殷红,也控制不住还想多吃一些。

君煜麟默默地品尝,一言不发,低垂的眼敛深处,却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深邃神色。

“百里郡主这般的好手艺,若是在京城里开一家酒楼,肯定门庭若市,生意爆棚。”

君弘维一边赞着,突然眸底闪过一道精光:“不如咱们合伙开间酒楼如何?”

这个提议倒是让百里月桐微微一怔,眸底划过一抹精光,想到她穿越到这个鬼地方,每天的日子着实变得无聊许多,没有工作,没有朋友,生活圈子变窄了许多。如果能建立一份事业,倒是件不错的事情,既可以挣银子,还可以充实日子。

百里月桐眸光一亮,唇角微扬,露出一抹如花笑靥:“三皇子要和我合伙开酒楼?不知怎么个合伙法儿?”

君煜麟倏地抬起头,如鹰枭般犀利的眸光直勾勾的凝向君弘维,不等君弘维开口,便抢先出声了:“常人开酒楼都只是为了挣银子,三哥开楼酒做什么?”

显然,君煜麟并不赞同君弘维想开酒楼的念头,堂堂三皇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既不缺银子,也不缺消遣,为何要去满身铜臭味儿的生意人?

“这京城里知名的酒楼,本王哪一家没去吃过?可若真论起口味来,没有任何一家比月桐郡主做的别致。本王突然想开酒楼,自然不是为了挣银子,就算只是为了让自己和朋友平日里多个消遣聚会的地方也好。”

君弘维一副理所当然,满脸期盼的望着百里月桐。

百里月桐当然也看得出君煜麟是个搅局的,为了不让男人打破自己的计划,她也紧跟着说话了——

“虽说三皇子不为了银子,但合伙做生意总不能让你亏本对不对?我倒是有个主意先说来听听,开酒楼的银子由你来出,酒楼营业后厨子由我来做,至于赚到的钱嘛……大家三七分成,你三我七,这样公平吧!”

“你想得美……开酒楼的银子由他出,赚到的钱却你七他三,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君煜麟冷哼一声,没好气的冷瞥女人一眼,紧接着眸光转凝向君弘维:“三哥,你可千万别上当,这女人显然是想让你出资来帮她挣银子,真没想到月桐郡主还是个如此贪婪之人。”

君煜麟最后那句显然透着鄙夷,可君弘维脸上始终挂着愉悦笑容,即便是君煜麟极力反对,他也依然未将兄弟的话听入耳底,含笑的深邃眸光一直落在百里月桐的脸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就按月桐郡主说的这么办。”

君弘维这句话一出,君煜麟的脸色瞬间黑沉下来,怒视的眸光直盯向百里月桐,冷喝一声:“荒唐!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出去抛头露脸,这件事情就算是你们商量好了,本王也绝不答应。”

君弘维这才回过神来,凝望向君煜麟,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四弟,你这是怎么了?”

“哼!”

君煜麟冷哼一声,一撩衣摆便站立起来,动作如行云流水,只是从骨子里透出的怒气却也不容忽视,显然除了对百里月桐很生气,他对君弘维也是带着不满的。

他实在是搞不懂,三皇兄脑子是进水了吗?这样不公平的买卖也给答应……

百里月桐依旧面色平静如水,对于男人的怒气不以为意。而君弘维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忽略,俊颜堆着谄媚笑容上前安抚四弟的情绪。

“四弟,为兄这样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开酒楼其实只是个幌子,还不是为了方便你们……”

君弘维的薄唇靠近君煜麟的耳根,后面的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到百里月桐压根儿听不见了,不过她却清楚的看见君煜麟黑沉的俊颜一点点舒缓。

“如果真是这样,开酒楼的事情本王不阻扰你,可是为什么偏偏要找她合伙儿?”君煜麟说到后面,刚刚舒缓下去的眉头又紧皱成团。

他这话一说,君弘维的好脸色也褪了个干净,不解的凝对上君煜麟的鹰眸,反问他——

“四弟为什么偏偏要对此事纠结不已?我找月桐郡主合伙儿又有什么问题?四弟,我觉得你对月桐郡主有偏见。”

面对皇兄的反问,君煜麟的面色微微一怔,难道他的反应真的过激吗?不禁将眸光凝向依然气定神闲坐在位置上的女人,百里月桐潇洒的耸耸肩,冲着他莞尔一笑,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出声:“没错,我也觉得四皇子似乎是有心针对我,不知……本郡主到底什么地方得罪四皇子了?”

还真是个落井下石的女人,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显然就是挑拨他和三皇兄之间的感情,君煜麟气得胸口堵得慌,怒瞪女人一眼,冷冷回应:“本王只是想提醒月桐郡主,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一个未出阁的千金小姐,若是天天往外跑,就不怕日后嫁不出去?”

“这个……就不劳四皇子费心了,婚姻大事自有长辈们做主。”百里月桐唇角的笑容漾得更加深邃,云淡风轻的模样更是刺痛了男人的眼睛。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众人侧眸望去,看见百里青松拉着一张脸,一脸不悦的走了进来。

百里青松径直走到餐桌边,和谁也没有打招呼,坐下来吩咐下手:“加一副碗筷。”

不难看出百里青松今日的心情不怎么好,否则也不会连二位皇子也不理睬,百里月桐试探的轻问道:“哥,你不是随爹娘去喝满月酒了吗?”

“别提满月酒……”百里青松没好气的低喝一声,打断了妹妹的话。

百里青松的出现打断了方才的气氛,让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的身上,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百里青松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脸上的表情稍稍舒缓好转,环视一圈桌上的其余三人,幽幽低沉道:“我……刚才失礼了!”

君弘维倒是丝毫不介意,不过却是对百里青松的异常感到好奇,不禁试探着反问道:“青松兄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悦,不知到底是遇上了什么事儿?需要本王帮忙吗?”

“今日去吃满月酒,遇到了苏家的人……”百里青松的眉头紧皱:“他们竟主动开口对我爹娘提订婚的事儿……”

“和苏家大小姐?”君弘维眸底闪过一抹趣意,其实从昨日到今天,他心底的好一直都没有减弱,不知这位百里公子和苏大小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昨日上船舫之前似乎都还听说百里公子极想娶苏家大小姐,可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显得太诡异了。

百里青松点点头算是默认了此事,却不再说话,自顾个儿的端起桌上的酒壶为自己斟酌满上,而君弘维显然没有善罢干休的意思,眸底闪过一抹趣味,试探着戏谑出声:“青松兄,你和那位苏大小姐之间到底怎么了?不久前还爱得死去活来,非她不娶,怎么眨眼的功夫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会是因为你知道了苏大小姐的什么秘密吧?快说来听听,那苏大小姐有什么不能曝光的秘密……”

君弘维显得兴致高昂,似乎压根儿没有想过自己这是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百里青松此刻已经够痛苦了,他却不以为然,还想挖人家的八卦。

“三哥可以不要这个八卦么?与后宫里那些嚼舌根的女人又有什么区别!”君煜麟低沉醇厚的嗓音冷冷逸出,侧眸白了君弘维一眼。

君弘维不以为然,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玩笑戏谑的口吻道:“四弟也知道,为兄平日也没有什么正经事儿,若是不八卦一下,日子岂不是也太无聊了。”

君煜麟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淡淡道:“既是如此,那本王以为你还是尽快着手酒楼的事情吧,好歹也算是个正事儿。”

“那是当然,酒楼的事情本王呆会儿就让人去办,地址一定要选要咱们京城最好的位置,招牌本王都已经想好了,就叫【天下第一食】,四弟以为如何?”君弘维一提起酒楼,整个人更是红光满脸。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