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妻有约,老公太凶猛
第28章:这个男人挺可怕

秦时延正坐在欧式建筑的大厅里,开一个跨国的视频电话,电话已经濒临尾声,耳边能够听到壁炉里面正在燃烧的熊熊火焰。秦晨宇有些怯怯地望了一眼秦时延,道:“爸爸?”秦时延摘下了蓝牙耳机,道:“吃完饭了?”“没有胃口。”秦晨宇小大人的说:“你们成年人个个都很任性啊,你不吃饭,怪女人也没有吃饭。”“怪女人?”秦晨宇走到会议桌前,本来是想要爬上了一把椅子,后来因为椅子太高了,爬椅子的话,他的姿势定然不帅气,于是笔直的站着,道:“是啊,她一开始笑好像很开心,但是又好像很难过,因为后面她哭了,是不是喜极而泣啊。”“喜极而泣怎么会难过?”“就是感觉她整个人很悲伤吧。”秦晨宇抬头望着秦时延,这些年来,爸爸好像对女人不感兴趣,也不容许他问妈妈的事情,但是他知道爸爸很想念妈妈,能被爸爸带回来当妈妈的人,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秦时延摸了摸秦晨宇的脑袋,抬头望着上面的画像,是一位老者自画像,家族继承人……么?……简小单回到房间里,洗了个澡后,整个人清醒了许多,一双红红的眼睛出卖她的情绪泄露,曾今有无数次想过重逢,重逢之后呢?比较那些感性的想法,简小单躺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肚子首先饿了,看着墙上的挂钟,睁着眼睡不着不知不觉到了午夜一点。那些悲愤的事情,应当转换成食欲,穿着轻拖鞋,蹑手蹑脚的下了楼去厨房,打开冰箱一看,看着桌上的那么多菜,冰箱里怎么一个剩菜都没有呢?简小单纳闷了,道:“菜呢?”冰箱里尽管什么东西有,可是都是……生的。简小单的肚子叫嚣得更加厉害了,她这种贫血的人最不能饿了,一饿的话,首先会出现的反应是头昏眼花,虚脱。于是,她的手伸向了那细长的火腿肠,看着上面备注,生吃也是可以的,连忙想要撕开了皮,开吃。“你在做什么?”简小单咕噜一下,偏过头来,看到某人正望着自己,嘴巴正在与火腿肠的包装做斗争,这个火腿肠的包装不仅精致高档,而且非常非常的严实。左手一根火腿肠,右手一拼矿泉水,身上穿着洗的发白的朴素村姑睡衣。这形象,让秦时延不禁皱了皱眉头。简小单吓得长大了嘴巴,松开了手,“啪”的一下,手中的东西滑落,人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又随之“嘭”的一声。好痛!好好痛!简小单的脑袋撞到了上面还没关严实的冰箱,倒抽一口猛的寒气,啊啊啊啊!真是太太太痛了!痛得她很想要爆粗口啊!秦时延被简小单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一脸嫌弃地瞥了一眼,拉着她到客厅的一角,拿出一个药箱盒子,“额头磕青了。”“是吗?”简小单手一碰,眉头抽搐了两下,上面不仅是青掉了,而且还发肿了,“我的皮囊。”秦时延拿出了一消肿药膏,固定住她的身子,开始为她抹药,道:“肚子饿了?晚上怎么不好好吃饭?”“你自己也不是一样。”简小单听着秦时延用长辈教训人的口吻,十分不爽。她看秦时延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天衬衣,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还有他独有冷漠高贵的古龙香水味。冰凉的指尖触碰到发胀发痛的淤青处,让简小单心头溢出一丝异动,抿着嘴唇望着他。正巧秦时延低头望着她。两人视线相交之时,黑夜,灯光柔和,男女之间的磁场无端屏蔽着房中的一切。简小单因淤青疼痛中,眼睛出现亮闪闪的盈光,正襟危坐的模样,与那个女人的影子重叠了起来,令他出现了一瞬的恍惚,下意识的俯下了脑袋。“咕噜”一下,简小单的肚子又响亮的叫了起来,猛地一下,简小单身子后仰,躲过了秦时延的暧昧。刚才这个男人是想要吻她吗?简小单拔腿就要跑,却被秦时延一把拽住,压在沙发上,“秦先生,你要冷静!我肚子饿,饿了会没力气。”偶滴个神啊!她在说什么啊?秦时延看简小单像一只炸了毛的母鸡,将一个创可贴贴在她的伤口处,望着简小单惊惧的眼神,眼底略闪一丝幽光,“我很可怕吗?”“嗯。”简小单在恐惧的笼罩下,下意识的说了实话,双手还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害怕情景再显,会被眼前的男人活活掐死。可是,这实话一说出口后,简小单意识到不对,摇了摇头,道:“不……不可怕。”“那就是可怕了。”秦时延忽然笑了起来。“……”简小单不知道该怎么圆这个谎,觉得这个男人的笑容有点……苦。秦时延直起了身子,站了起来,道:“好了,打电话叫阿姨起来弄宵夜吃,我刚好也饿了。”正要去拿电话时,见一只突然来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简小单想着要将功补过,笑道:“我来吧!大晚上还是大冬天的叫人家起来挺不人道的,我虽然跟你家的大厨没得比,好歹也能做出像样的夜宵的。”秦时延道:“你会?”简小单笑道:“那不是理所当然吗?我一个人独自在罗马生活了两年多,要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岂不是早就饿死了。既然是共同的夜宵,那一起吧,你来洗菜。”“我也要动手?”秦时延诧异了一下。简小单站了起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劳动者的果实最美味,不知道吗?”其实,简小单此刻内心的想法是要是弄得不符他大爷的胃口的话,有他的手笔,也轮不到他来挑三拣四了。“怎么啦?你该不会是第一次下厨吧,也对,你家这么多人伺候着,你的确不需要下厨房。”简小单环视了一圈,道:“下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秦时延看到简小单穿上了围裙,正在认真挑选冰箱里的食材。“债主,知道面放在哪里吗?调味剂放在哪里吗?食用油呢?盘子呢?”简小单在偌大的厨房里前前后后的摸索寻找着,当发现一件东西的时候,脸上展露出清爽的笑容。那样的笑容闪晕了他的眼睛,久违的笑容。秦时延走了过去,条件反射地双手缠绕过她的纤腰。简小单整个人瞬间吓得快爆炸了,背脊一下绷紧了,被异性的荷尔蒙包围了,手中的锅盖一下子没有拿稳,眼看要掉了下来,被另一只手给及时的抓住。秦时延将锅盖轻微的放下,又将简小单的身子板正了过来。简小单再一次被秦时延巨型的压迫感,震得屏住了呼吸,看着他幽而深的眸光,嘴巴打颤了起来,道:“你……你想要吃什么呢呢呢?”嘴巴像打架,牙齿也仿佛惊得打颤,因为这个男人的眸光像……狼,想要吃掉她。秦时延看简小单双手抵在他的胸口,与那个女人的主动不同,整个人如面大敌,僵硬的像一块冰块,道:“你认为呢?”“吃面,晚上吃面很好消化,也不容易给胃造成负担。”简小单想要笑,笑着面对禽兽,但是嘴角的僵硬已严重出卖了她。好可怕,简小单压根没有心理准备,以后晚上再也不出来偷食,再饿也不出来偷食,夜半行路终遇鬼,实在太太太可怕了。秦时延不禁笑了起来,道:“我看你现在挺负担的。”“哪里?能为秦先生服务是我的荣幸……”声线成波浪线。秦时延故意俯下头,凑在简小单的耳朵旁,道:“那么吃你也没关系了?”简小单咕噜一下,肚子发出了再一次不满的反抗,“有关系!因为……因为它饿了!”说话时,简小单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异常可怜兮兮眼巴巴地望着秦时延,希望由此来唤醒禽兽的那么一点点本能同情弱者的同情心。秦时延松开了手,道:“煮面吧,需要我帮忙做什么?”简小单摇了摇头,道:“秦先生,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在客厅里坐着等着就好了,厨房里这些粗重的活,怎么能是您能干的?”一伸手,是想要将秦时延这一尊大佛给请出厨房,要不然这位禽兽要是兽性大发,将她给办了,她哭都来不及了。总而言之,要与这位禽兽大人保持相当适合的距离,是当前,眼下,必须最重要的事情啊。秦时延看简小单退避三尺,松开了领带,卷起了衬衫袖子,笑道:“偶尔也需要充当一下劳动者。”简小单有种膝盖中枪的感觉,赶忙摆了摆手,赔笑道:“只要是秦先生,那绝对不需要!”“……”简小单拍着胸脯,和善的笑道:“厨房,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了,秦先生是忙工作忙到现在吧,你先去洗澡吧,待会,我做好夜宵后,会送到你的房间里的,保证服务让你满意。”秦时延狐疑地望着她,灯光柔和的洒在简小单的脸上,稚气之中,她显得分外纯真,若有若无之中,骨子里透出一点野性。“你将夜宵送到我房间来?”简小单心跳慢了一拍,低沉的嗓音,有种惑人的优雅,微笑道:“是啊!”隐隐又觉得他的话有哪里不对劲。秦时延扬唇一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凑在她的耳边,道:“我很期待你晚上的表现。”

章节列表 ×